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三月, 2007

報導 關於 Migration & Immigration 來自 三月, 2007

29 三月 2007

伊朗:对民众而言,《斯巴达300勇士》不只是电影

译者:Nausicaa 校对:twmax 由Project 300的Afshin Sabouki 所作的一张卡通图片,响应《斯巴达300勇士》这部电影 根据Frank Miller的漫画改编而成的电影《斯巴达300勇士》不但票房成绩亮眼,还成为伊朗媒体间的热门话题。在Zack Snyder执导的片里,三百位斯巴达武士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以抵抗波斯王Xerxes 和他的百万大军。 许多伊朗人对这部电影感到非常愤怒。日报Ayande No指出,这部片「要告诉人们,现在成了邪恶轴心的伊朗,一直都是罪恶的根源,而且现代伊朗人的祖先,就像在电影里看到的那样,是既丑陋、愚笨且野蛮的谋杀者。」制片商华纳兄弟(Warner Brothers)旋即澄清,强调这是部「以历史事件做为蓝本的虚构作品」。 伊朗的博客们对于这部电影则有不同的反应。 愤怒与希望 Lego Fish制作了一个名为「Project 300」(300指电影名称)的googel炸弹(Google bomb),导引在在线搜寻这部电影信息的人们到一个有各种以「古代波斯」作为主题之艺术品的网站。他说可以「藉这波电影风潮,把真正的讯息传达出去,也就是,伊朗人并非片中所描述的那样。」 Lego Fish表示,Project 300并不像有些人所猜想的,是拿来报复和做为对抗的。它是通力合作下的成果,目的在于展现波斯人不为人知、且在现今媒体上缺乏能见度的艺术面。 博客The Spirit of...

阿富汗:酒精、女性以及和伊朗的关联

校对:Leonard 阿富汗以及非阿富汗的博客分享许多关于阿富汗的故事,包括酒精、女性以及阿富汗移民等问题。 酒精 Onne Parl告诉我们为什么酒类去年秋天会从市场上消失。这位博客说: 根据消息灵通人士指出,酒类去年秋天从市场上消失之因有二种说法。有人说,伊斯兰政府对于酒类易得性的关注。另一种说法是关于钱的问题。从价钱低廉来看,显然过去酒类免课税。当政府开始对酒类征税,商家不愿支付。于是,酒类就从商店下架,或是被商家藏起来。 陷在痛苦中的女性 Afghan Lord诉说着关于3月8日国际妇女节以及阿富汗妇女的处境。他写道: 一些阿富汗男性无故殴打他们的妻子,只为向家人展示他的权力和愤怒。当他想殴打妻子时,就立刻动手。许多父母将女儿嫁给六、七十岁的有钱人。坎达哈有个小新娘四岁出嫁,但这惊人故事只是数千案例之一而已。许多父母将女儿当作物品一样贩卖,也不管女儿的去向以及将来是否会发生什么。大约有57%的阿富汗女孩在合法结婚年龄16岁之前就结婚,而大约60-80%是被迫结婚。 Safrang说着几乎相同的阿富汗女性故事。他说: 在国际妇女节来临前夕,阿富汗女性的命运自塔利班垮台后并未明显改善,无论是媒体报导,或是联合国、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及许多组织的报告也一致认为如此,家暴、强迫结婚、缺乏适当的医疗服务(以及立即照护和教育)依然非常令人担忧。 人道无国界 由于伊朗的IT专家及博客Jadi,我们得知有一群伊朗人正发起活动,抗议伊朗政府虐待阿富汗移民,我们可以在此看到许多抗议活动的照片,其中一张标语写着「人道无国界」,另一个标语写着「当不公不义变成法律,反抗即为责任」。

20 三月 2007

哈萨克与当地妇女

原文链接:Kazakhstan and its Women 作者:Leila Tanayeva 翻译:Joyce 校稿:scchiang 国际妇女节在哈萨克是国定假日,当喜悦的上班族部落客暂离他们的办公室及部落格休息并为他们的母亲、妻子与女儿庆祝之际,我们将呈现最新由女性所写及关于女性的部落格文章汇集。 有关美丽 一位来自巴甫洛达尔的部落客籍摄影师Slavoyara,在由部落客megakhuimyak所组织的比赛中,赢得Livejournal网站里最美丽女人的称号,恭喜! 她写到 (RUS): 当谈起去评价一名女子的美丽时,我很严格:不错,有身体上吸引人与不吸引人的女人,然而这并非是评定人格的标准…如同某人说过的:美丽是幸福的许诺。 有关工作 图片由kamneed拍摄,引用自工作中的人们系列 在捷克共和国有2247名哈萨克的合法移民,neweurasia的Leila遇到一个女孩,其家人都不在此项(合法移民的)统计之中。由哈萨克南部Taraz城来的移民,相较于待在家乡,他们更愿意在海外从事非法工作,以求安身于一个拥有高度经济展的国家(指捷克)。 有关洋人丈夫 在西哈萨克一个坐拥油田之上的城市Aksai,在那里充满着来自西方国家的工作者,根据Aiman的说法,许多当地的女孩们因为憧憬有更好的生活而希望嫁给他们其中之一: 一个在小巴士坐我隔壁的女孩,晴天霹雳般开始以微细的声音喋喋不休:“西方男士比哈萨克人及俄罗斯人好,他们既礼貌又有教养,他 们不知道如何口出秽言也不偷窃!”,说到这我惊讶地几乎无法掩饰,带着震惊的心情我检视起她的脸孔并开始猜想她来自何方,我想回话,但她继续说到:“他们 比起苏联人,甚至对女人更好呢,我希望嫁给外国人。” 自己本身就嫁给外国人的Aiman提列了一些萦绕着外国人的普遍迷思,她并试着破除它们。 她写到: 因为某些缘故,我的亲戚们断定我将嫁给百万富翁,并为了爷爷要求他以一架直升机付聘礼,因为祖父年老并还是二战退伍老兵,而且对...

15 三月 2007

尼泊尔:特莱地区动荡与过渡政府

校对: Justin 尼泊尔南部平原特莱地区的争议至今未解,「特莱人权论坛」曾在当地南部发起最大规模抗议活动,要求政府提供平等机会与社会地位,近来又再度开始发动罢工。 部落格Democracy for Nepal的Parmendra Bhagat认为,取消2月7日抗议活动是一大错误,当天由于政府同意制宪会议内将有49%的代表来自特莱地区,于是临时取消抗争计划。 决定取消2月7日特莱抗议真是大错特错,该组织根本没有明确诉求,他们当下应坚持要求内政部长辞职并组成调查委员会,否则就要持续罢工,但最佳时机现已流失。 Parmendra Bhagat主张抗争行动要持续下去,直到政府答应并落实所有要求,他一方面批评媒体对此事报导不足,另一方面谴责某位少数团体领袖反对罢工。 特莱罢工事件不仅失去了时机与动力,也招致阻碍交通运输与商务往来的批判,United We Blog的Dinesh Wagle便提及反对罢工的情况。 特莱人权论坛虽发出各地罢工令,但当地多个地区都未跟进,不过东部仍有部分地区受罢工影响。 毛派由叛乱团体转型为政党组织,目前准备加入政府运作,尼泊尔部落客十分关注这项议题动态,他们相信毛派进入政府是和平进程一大进步,也会让新尼泊尔的梦想又靠近一些。 Dedicated to Daniel Pearl的Ghanshyam Ojha认为过渡政府愈早成立愈好,但他也忧虑毛派可能持续使用暴力: 我强烈主张过渡政府应尽速成立,但毛派份子应先发表声明,公告他们将停止所有暴力活动,包括妨碍其它政党运作,毛派也不该再持武器公然示众。 Ghanshyam Ojha在一篇文章内,描述他与毛派最高领袖普拉昌达见面的过程,内容好像电影一般,当然也反映出毛派在尼泊尔运作的情形。 Hamro...

7 三月 2007

俄罗斯:民族主义

校对:Portnoy 在今日的俄罗斯,法西斯主义者、国族主义者、爱国者、极端主义者等标签似乎被无分别地套用。 前西洋棋冠军,现任反对党政治家的加利·卡斯巴洛夫(Garry Kasparov)声称俄罗斯总统蒲亭领导的政权是法西斯主义份子;亲蒲亭的青年组织NashiNashi则以指控英国驻俄罗斯的大使在背后支持法西斯主义者(也就是反对党)来反击。反非法移民行动联盟集结其它自称是国族主义爱国者的团体并举行所谓的俄罗斯大游行;国家布尔什维克党(NBP)宣称在此游行活动中,有目共睹地很少有人拥有(发言的)道德权利,因为他们的国家布尔什维克党是唯一合法且健全的国族主义政党。然而根据自称”反法西斯”的Nashi组织所说:民族布尔什维克党与反非法移民行动联盟都是和卡斯巴洛夫等自由派政客同一路的极端法西斯主义者。一名青年以西洋棋盘袭击卡斯巴洛夫的头部,众人指责两个不同对象:当反对党一致认定凶手一定是Nashi组织的成员(a nashist-带有些微贬抑的称呼,源自Nashi拼法近似纳粹Nazi);Nashi组织却说犯人可能是布尔什维克党的成员。 总而言之,有那么几分”某些人认定之恐怖份子,却是他人心中之自由斗士”的意味。 记者Aleksandr Plushev(LJ 用户 plushev)最近在他莫斯科回音电台的部落格上发起讨论民族主义议题: 国族主义齐步走 历经我们[…]白天的广播节目,结果我们有将近百分之四十的听众自认是国族主义者。 这结果是否让任何人感到困扰呢? 这就是我们社会的样貌吗? 我们电台的听众就像这样吗: 如同无处可走的自由派人士那般的有条件的民族主义者?亦或这被扭曲的风貌是因为并非人人都承认自己是民族主义者? 这则条目引发了一长串的讨论,部分讨论翻译如下。 然而,首先这则简洁的意见留在讨论串半途: Merkator说:我觉得很困扰,依我的愚见,每个人自己皆有对何谓民族主义的认定,因此产生了这百分之四十的人。 现在,我们继续看这些论述 Mironova Nataliya Alekseevna说: 人们觉得处境凄苦且备受压迫,但我并未察觉使人们感受到种族被抑制的结构,这当中有许多的迷思,举例来说,每个人可得到他那部份的石油租费,但犹太人手握全部;不合理吗?这的确没道理,但试着对一个受压迫的人解释:假如你将所有的石油利润平均地分给每个人,每人至多得到一百元,而不是煽动者所说的125,000,元。即使赶走了全部的犹太人,也多分不到五块钱。 我无法接受要每个人都得称自己是俄罗斯人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