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五月, 2007

報導 關於 Migration & Immigration 來自 五月, 2007

28 五月 2007

伊朗:美伊谈判、中国经济模式、驱逐阿富汗人

作者:Hamid Tehrani 校对:Justin 伊朗接受美国上周四的提议,就伊拉克情况进行直接谈判,由于自1979年伊朗挟持美国外交人员事件,两国于1980年断交之后,这是伊朗首度同意展开双边谈判,故可称为历史重大时刻,再加上伊朗官员指控美国为“大撒旦”,美国也将伊朗列入所谓的邪恶轴心,使两国会谈更值得关注。 数名部落客都对此事提出评论,也有人提及伊朗基本教义派学生对此十分震惊。 与大野狼往来 Shafieyan指出[Fa],对于政府竟然与“大撒旦”美国就伊拉克议题谈判,基本教义派学生感到不可置信,他认为此事大大撼动学生对美伊关系的想法。 Shafieyan相信谈判是好事一椿,但一切必须透明公开,才能弭平外界对谈判内容的疑虑,他还提到基本教基派学生至总统府与国会大厦前抗议,一名学生质疑,伊朗与美国断绝对话28年后重启谈判之门,要怎么向受压迫的人民解释? Shafieyan也表示,伊朗领导人哈米尼(Ali Khamenei)针对谈判发表的声明内容前后矛盾,无法说服自己相信此事有益,声明中一方面写着“我们怎能与美国谈判?”,另一方面却又宣布政府已接受与美国谈判,以提醒美国对伊拉克仍有责任。 Jomhour提醒[Fa],伊朗国父何梅尼(Ruhollah Khomeini)曾将美伊关系形容为狼与羊,哈米尼亦呼应此项说法,而Jomhour认为在过去八年的改革派政府期间,基本教义派便阻挡任何改善美伊互动的机会。 Jomhour亦提及基本教义派学生聚集总统府与国会大厦,高呼反伊朗政府口号,并抨击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其中口号包括“外交部无耻”与“伊拉克之子,我们很丢脸”。 中国模式与脆弱经济 许多人认为伊朗经济体质虚弱,需要外资才能存活,除非与美国发展正常化关系,否则无法吸引投资人前来,数名部落客于是检视国内经济及其问题。 部落客“能源消息”(Energynews)表示[Fa],伊朗政府近日宣布开放外籍银行进入,几年来许多评论员都主张依循中国模式,一方面压抑政治异议,另一方面强化国家经济。 这名部落客则认为政府行动太慢,尤其国内贪腐猖獗,光是更换口号无法吸引外资。 改革派政治人物Ali Mazroi指出[Fa],政府总说要以消弭贫困与歧视为首务,但如今仍一事无成,经济贪污情况年年每下愈况。 “伊朗观点”论及政府企图减少国内汽油用量,伊朗身为石油出口国,每年却进口160亿美元的汽油。 每辆车未来都有张配额卡,所以拥有愈多车辆,就能获得愈多燃料补助,这项计划很糟,无助于节能,只是继续图利富人与狡猾的人,富人有愈多车,开车花费就愈少,而狡猾的人买下高耗油的老爷车,就能获得更多廉价汽油。 伊朗确实需要油价改革,配额只会带来灾难,油价应调高、合约应重议、薪水也应上调。油价上扬会带动所有物价提高,但若什么都不做,每年付出的代价也将愈来愈高。 我无法相信配额卡政策今年就要生效,国会内也仍争论不休,人们也恐惧经济将再度受损。 阿富汗人问题...

19 五月 2007

马达加斯加:部落客冷漠面对危机

原文:Madagascar: Lack of Activity in Local Blogs in Times of Crisis Sparks Debate 作者:Lova Rakotomalala 校对:Justin 很多人写到马达加斯加最近遭逢连串天灾,Tomavana则提及当地西北地区爆发饥荒: 由于马达加斯加接连遭遇气候恶劣与气旋袭击,世界粮食计划呼吁各界协助19万灾民,该组织已决定,未来四周内,将自Antsohihy镇的中心派送100吨食品与援救物质。 这篇回应也引起另一名读者Lamako的想法,他很失望类似文章太少: 马达加斯加媒体对于这些事件着墨太少,甚至只字未提,很遗憾海外马国民众对数千受灾户缺乏团结之心,马达加斯加各个网站也未提到 任何饥荒的风险,影片与相片只专注于“人”的问题,外界若要得知相关消息,只能前往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网站,好似否认气旋曾发生一样,但当法国电视台FR3 播出稍微批评马国的报导时,许多海外马国民众却大表不满,这种差异真是难以置信! Tomavana同意应该采取更多行动,但都是由其他组织行动;Tattum认为人民对慈善团体的信任下滑,因为人道援助计划已多次出现贪污弊案,她宁愿自己来,才能自己控制计划方向;Lamako回应马达加斯加部落格应更努力宣扬团结,就像南亚海啸或美国卡翠娜飓风时期一样;Vola指出,部落格的基本概念即是部落客本人自己决定讨论主题与想法,部落格不该背负任何道德或经济责任,人们也不该对部落客的主题选择进行道德审判,除非自愿,部落格并无拯救世界的责任,外界有必要评价我们写或不写吗? 其他相关新闻方面,上周马达加斯加据称发生企图暗杀总统事件,但没有部落客对此提出任何评论。

13 五月 2007

爱沙尼亚:粮食与和平

校对:Leonard 爱沙尼亚首都塔林(Tallinn)的军人铜像冲突事件虽已逐渐退烧,但要和平落幕仍言之过早: 5月9日可能再有动乱,爱沙尼亚警方正全力戒备;亲俄罗斯的青年团体仍在莫斯科游行示威;政客与博客均持续议论情势发展。 先前全球之声翻译小组曾翻译过发生于4月26日的暴力事件报导,以下为居住在塔林的Live Journal用户orang-m在5月3日写的一篇完整报导: 粮食方面 今天我在爱沙尼亚美食展场摄影一整天。 展场人潮移往会议室之后,我独自穿梭在摆满食物的展示桌之间。 现场有许多卖相及美味俱佳的产品:碳烤香肠佐神奇酱料、某种胶状的肉类料理(kholodets)、各式各样的肉制品、布丁、甜点、起司面包、果汁及杏仁饼。 拍摄工作结束后,我坐在窗台大啖香肠。 一名身着爱沙尼亚国服的60多岁老妇人走向我:她是一家肉制品摊位的顾问。 我们聊了各式各样美味食谱。 然后她听到我用俄语讲电话。 她说:「我拿些东西给你吃好了,人潮会在休息时间移到这里,到时连剩菜残羹都没有。」 她开始对我说俄语,之前我们是用爱沙尼亚语交谈。 然后,她把我喂得饱饱的。 展场的食物真的很好吃。 我为何写下这些? 所有混乱均由人心开始。 当有人将他者视为敌人──他就是有问题的人。 连医生也不会帮助他。 为何我总是遇到好人? 以下是一则这篇文章的回应: ulixes::这阵子我一直希望能够写一些正面的事情来鼓励你,不过最终仍旧是你写了这些激励人心的文字,谢谢。 和平与世界都是奠基于人与人的关系,但突然间世界与和平均被国家政治给粉碎了,于是人们感到自己像是无助的白痴,后来我读了你的文章,这才让我安心一点,其实世界与和平仍然存在,人与人的关系也还在,各位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