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七月, 2007

報導 關於 Migration & Immigration 來自 七月, 2007

17 七月 2007

阿富汗:专访部落客兼记者 Baktash Siawash

接下来是专访部落客兼记者Baktash Siawash,谈到关于阿富汗的审查制度、媒体和部落格。Baktash为许多杂志写作,包括了WashingtonPrism。 问:请简介你自己及你的部落格。 答:我叫做Baktash Siawash,现居于阿富汗,我的部落格是Writings of Siawash(波斯语Neweshtehayeh Siawash)。我的部落格写作要回溯到2003年在阿富汗的首都喀布尔(Kabul)。我以前将我所写作的文章经由 Persianblog平台发表,但在发表了一篇名为“德黑兰不适当的面纱”(Bad Veil/Hijad)之后,我的部落格被这个伊朗的平台提供者移除了。现在我有一个新的部落格http://www.kabul.tchatcheblog.com/。 问:你如何评估阿富汗部落格的现况? 答:我想,阿富汗的部落格写作开始于2002年,而部落客仅限于可以在工作时接触到网路的那些人。那些部落客大部份为非政府组织(NGOs)、联合国 (UN)或是其它在阿富汗的其它国家机构办公室而工作。有些阿富汗的部落格则是由居住在加拿大、美国或世界各地的阿富汗人所建立。 2004年时,阿富汗部落客的数目增加,部落格也增加到约300个。到了2005年,统计资料显示阿富汗部落格的数目已增加到约 900个。目前则有3000名部落客,但许多人在一个月内未曾更新他们的部落格。有少数的部落客每天、每周、每月的更新他们的部落格。絶大多数的阿富汗部 落格是有关诗、政治和文化。 问:看来阿富汗人很乐在享受言论自由,在那里有很多的期刊杂志。你认为部落格可以为言论自由带来附加价值吗?部落格的目前为止的角色是什么? 答:在阿富汗,目前有大约70个电台、400份日报/周刊/月刊、五个新闻通讯社、七个电视台,但我们尚未拥有言论自由。阿富汗政 府不接受评论性的期刊以及记者。我可以举出很多例子。阿富汗的独立记者Narmgo,只因为批评一位阿富汗官员,就被拘捕送进大牢。阿富汗政府控制着部落 格。二天前阿富汗的独立部落客兼记者Kamran Merhazar 由于也批评政府,而遭阿富汗特别警察机构NDS监禁了几天。 这些例子显示了部落格和其他媒体所遭遇到的压力增加,使得经营部落格、报纸、和杂志在阿富汗变得日益困难。 问:传统媒体和部落格的关系为何?许多记者从事部落格写作吗? 答:我认为部落格对阿富汗而言是一个新的概念。在这里,一些报纸和周刊有网站和部落格,但普遍来说,和部落格合作还在未发达的状态。大部份...

16 七月 2007

(短信)非洲:《煤油杂志》欢迎投稿

《煤油杂志》是本为非洲散居族群而写的新刊物:「实体版杂志正在筹备中,欢迎有意者投稿,详情请见『投稿须知』,请将作品寄给我们,社论与艺术作品截稿日期为2007年10月5日,创刊号主题为『今昔』。」

9 七月 2007

黎巴嫩: 几乎无关政治

我们吃下肚的是什么?为什么我国银行业这么发达?谁在清除子母弹?巴西要怎么协助黎巴嫩回收废弃物?在战火中失踪的孩子在哪里?黎巴嫩音乐水准如何?这些都是本周黎巴嫩部落圈在讨论的部分话题。 首先Mazen Kerbaj在其艺术作品中,提出三项存在主义式的问题:“我们是谁?谁知道一切?谁能填补空格?” 再来,Rami Zurayk教授写了篇文章名为“如果在黎巴嫩的各位了解眼前食物”,其中转录了黎巴嫩农民组织主席Antoine Howayyek写的一封信,寄给内阁部会首长,并质疑他们: 为什么国家没有管控进口食品的标准?蔬果、牛奶、乳制品等都没有,为什么政府不善尽责任,于边界进行或外包执行品质管控的工作? 这封信当中提及许多有关贸易、农业与本地产业的问题,其中一项是: 民众在市场上根本无从得知产品来源,国内大多数产品均为进口,但是却当作黎巴嫩本地生产产品贩卖,每年黎巴嫩都进口5000吨的白起司,不过却都以国内生产的食品销售。事实上,黎巴嫩法律明文规定产品出售时不得改变原包装。 探究信件内容后,Rami Zurayk教授的结论是: 标明原产地不仅能协助本国产品,也是建立食品品质标准的第一步,不过如果我们决定标示含基因改造的食品,那么美国谷物、垃圾食物、大豆油、糕饼都会名列其中,我们目前大量进口此类食物为美方带来了钞票进帐,不过如果加上此标示将影响销量,美国老大哥应该不会高兴吧? 去年以色列与真主党开战期间留下许多未爆子母弹,严重损害黎巴嫩南部的农粮生产,自宣布停火以来,亦有239人因误触未爆弹而伤亡,部落客黎巴嫩人提到一部影片,其中记录志工清除未爆弹的情况,企图真实反映出数字背后的故事与脸面。 影片介绍名为Muhammed Nahle的民防组织志工,他在战争最后一天因子母弹爆炸而失去一条腿,但他仍维持乐观态度,着实鼓舞人心,这些人都是战火下的英雄,也是各种数据背后的真实人物。 黎巴嫩一家主要银行的周报显示,虽然政治动荡、社会危机不断,客户存款仍年年增加,2005年提高4%,2006年为6%,Remarkz的Bech便谈到此一现象: 我认为那些押宝于黎巴嫩经济者,尤其是那些大户,必然已获得政治保证,而且是来自于相关的事业。似乎也只有在银行业,我们还看得 见稳固的体制,这个体制的参与者不多但却有大量的金钱投入,完全不受整体经济的影响。毕竟这些人在意的不是经济本身,而是某种由公共金融体系所虚拟创造的 “信心经济”,然而公共金融体系却不断淌血,因为本地银行若非投资于获利丰厚的TBill,就是投资国外市场。在这个情况下,这个体制的稳定与否已与战火 无关。 巴西将协助黎巴嫩回收建筑物废土石等废弃物,根据部落格黎巴嫩之泪报导,废弃物将用于建屋与铺路。 部落客Golaniya张贴巴勒斯坦孩童的照片,这些孩子因为黎巴嫩军队与伊斯兰征服者(Fatah al-Islam)武军团体交战,而被迫逃离Nahr al Bared难民营。她上周另外提及,部分伊拉克孩童在伊国一间孤儿院里,不仅受到虐待,更几乎要饿死。...

6 七月 2007

巴勒斯坦人内閧

巴勒斯坦怎么了?巴勒斯坦人为何内哄?冲突的导火线为何?到底谁胜、谁负?后续又会如何发展? 巴勒斯坦博客Haitham Sabbah综合心中厌恶感受,响应以下问题,笔者将原文(阿拉伯文)译为英文。 巴勒斯坦占领区正上演一出丢人现眼的剧目,不仅兄弟互相残杀,部份巴人甚至为了求胜,竟和敌方连手打击手足,表面上似乎取得胜利,但他们打败的其实是自己,他们并非被战机、坦克或火箭炮击败,摧毁他们的是心中的盲目及病态,他们庆祝的是失败,并非胜利。西方国家往往慷慨金援这些巴人,造成家破人亡,然而巴人亟需司法公义昭彰时,西方国家却一副阮囊羞涩。 作者: Amira Al Hussaini 校对: Leon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