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報導 關於 Maldives 马尔代夫

27 三月 2009

马尔地夫:言论自由受威胁

马尔地夫新总统纳希德[中文](Mohamed Nasheed)于三月初与联合国言论自由特别观察员Frank La Rue会晤,纳希德在会谈强调政府保障言论自由,并宣布马尔地夫将成为缅甸等国异议作家的庇护所[英文],但就在一个礼拜之内,马国本地作家就发现言论自由遭到限缩,因为政府要求国内两家网络服务供应商封锁多个网站及一个博客[中文]。

23 三月 2009

马尔地夫:异议及反伊斯兰网站遭禁

多个异议与据称反伊斯兰网站最近在马尔地夫遭到审查,伊斯兰事务部下令要求马尔地夫电讯局封锁这些网站。

28 二月 2009

全球2500种语言消失中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一张互动地图[英文],其中标明全球6000种语言中,共有2500种濒临消失,该组织呼吁人们在计划网站上留言,许多博客亦关心保存既有文化。

16 十月 2008

马尔代夫:博客里的选举热

马尔代夫日前举行总统选举,也是该国首次多党制选举,许多马国民众相信这是施行民主的机会,因为总统加尧姆(Maumoon Abdul Gayoom)自1978年11月上任以来,便一直实施独裁统治。

20 八月 2008

马尔代夫:宪法修正案争议

马尔代夫总统加尧姆(Maumoon Abdul Gayoom)是亚洲在位时间最长的领导人,他于8月7日签署修正后的宪法,此次修宪期间为四年,此次马国民众算是幸运,因为加尧姆于1978年上任后,曾于1980年展开修宪至1997年,时间长达17年。

6 四月 2008

马尔地夫:与受污染地下水共存

全球于3月22日庆祝世界水资源日(World Water Day),媒体也讨论洁净饮用水与卫生设备相关议题,2008年也是“国际卫生设备年”,世界水资源日当然也离不开有关话题。

11 九月 2007

马尔代夫:移工受非人待遇

马尔代夫有许多孟加拉移工,大多从事不具技术专业的劳动工作,他们原本计划于8月31日在首都马列(Male)发起抗议活动,以对抗马国社会逐渐高涨的仇外心理与攻击事件,但却因为马国政府扬言将抗争者驱逐出境而不得不作罢。 八月时,马列的帮派份子屡屡攻击孟加拉移工,北部Kulhudhuffushi岛上更有一名男性劳工遭去势后残杀身亡,警察宣称是因性爱而起,并逮捕与被害人一同工作的孟加拉劳工,另外两起事件中,各有一名孟加拉劳工遭人用铁炼锁在住家旁边,其中一人遭锁在树旁。 孟加拉驻马尔代夫代表相当关注此事,并表示可能将所有马国的孟加拉移工召回故乡。 马列是座面积仅约两平方公里的小岛,岛上移工人数却超过三万人,多数来自邻近的斯里兰卡、印度与孟加拉,多数非技术专业劳工,大都是为了马国100美元的月薪而来,所得也是故乡家人的主要经济支柱。 在地狭人稠的情况下,马列的屋宅兴建需求极高,房租相对全球各地也昂贵许多,过去15年间因营建业大盛,故需要引进众多移工。 虽然也有医师、会计师、教师等专业人士来自外国,马尔代夫的仇外情结却大多针对非技术劳工而来,最近也有报告指出,在专供欧洲旅客度假的岛屿出现攻击外籍劳工事件,但正身处“人间天堂”的观光客们浑然不知。 仇外心理也与马列地区的犯罪组织与帮派增加有关,许多马尔代夫年轻人都对海洛因成瘾。 除此之外,雇主对外籍劳工的暴行也令人关注,通常移工薪资低但工时长,居住环境也差,由于马尔代夫并无劳动法规,就连本地劳工人权亦未获法律保障,而且国内也未规定最低薪资。 过去便有文献记录外籍劳工在马尔代夫所受的不人道待遇,但情况并未因此好转,国际人权组织亦公布南亚移工在波斯湾地区的悲惨遭遇,但除了马国民众之外,外界鲜有人知道南亚移工也在南亚国家蒙受欺凌。 Jaa批评马尔代夫社会的仇外心态,也详实记述移工面对的不人道处境。 马尔代夫本是个宽容国度,接纳并尊重各种人民,但事实却每下愈况,平等与人性几乎已不值一文,仇外心理蔓延全国,种族歧视 大行其 道,许多人都知道马国并不尊重与虐待外来者,他们对待这些非技术劳工犹如次于人类的低等生物,我觉得人们普遍认为移工是不会疲倦的机器,没有任何感情,生 命价值只等于一只宠物猫! 移工的居所通常只是个铁皮搭建的窄小空间,通风不佳,很多人犹如沙丁鱼罐头挤在一起,他们在工作场所或街上都遭到骚扰,时 常有劳 工因拿不到应得薪资而痛哭,等了好几个月都没有半毛钱,也就没有钱寄回家乡照顾家人。马尔代夫对雇主的规范很少,让雇主有机会日夜剥削劳工,罔顾劳工的健 康情况与生命安全,而且一般工作结束后,还得为雇主完成个人或家庭杂务,移工形同奴隶,只能听命雇主差遣。 最近报导Kulhudhuffushi岛上孟加拉劳工遭谋杀命案时,我国很畅销的报纸《Haveeru》竟以“所有人(owner)”称呼死者的雇主,令我非常惊讶,这不就是视移工为奴隶吗? 因为马尔代夫政府威胁驱逐出境,让孟加拉移工不得不放弃示威游行,执政已28年的总统加尧姆(Maumoon Abdul Gayoom)时常如此,过去也曾透过类似手段逼迫马国本地抗议群众噤声,但是在移工社群静默的表象下,尤其是孟加拉劳工仍在恐惧中生活。 原文作者:Nihan Zafar 校对:Justin

22 八月 2007

南亚:在中东为奴

在沙特阿拉伯与波斯湾地区发展中,来自孟加拉、印度、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尼泊尔等国的南亚移工贡献良多,但虐待及剥削这些劳工仍是项严重且可怕的问题,移工是经济推手,但却遭到剥削、虐待及歧视,也鲜少获得政府保护。 有关人权侵害的案件为数众多,以下为几个案例: 数千名劳工变卖家产,只为前往波湾国家寻求梦想中的工作,Drishtipat提及他们遭虐待的情况,最终心碎返国。 数百名尼泊尔劳工在卡塔尔要求雇主给付合理薪资,却遭到遣送出境,United We Blog张贴一名尼泊尔学生自美国返乡的第一手经历,令人震惊,他表示因为在巴林国际机场抗议海湾航空人员虐待遭遣返民众,结果受到不人道对待。 科威特人口300万,其中六成为移工,Expositions of Arabia与一名在科威特的印度劳工对话,该名劳工认为雇主故意压低薪资。 《国际前锋论坛报》 报导,阿拉伯联酋85%的人口为外来劳工,他们每日在摄氏43度高温下工作,每周工作六天,时薪只有一美元,合约犹如奴隶卖身契,对比富人入住旅馆 房间一晚要价1000美元,移工每日太阳升起前便开始工作,工作地点监控严格如军营,每个月单在一家医院便有数千起劳工中暑病例,政府在压力之下,不得不 改善工作情况,并查缉不按规定给薪的雇主。 “人权观察”组织亦有关于阿拉伯联酋劳工受虐的报告:《打造高楼,欺骗劳工》。 沙特阿拉伯的劳工之中,35%来自外国,来自印度、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及孟加拉的总人数估计约200万,“人权观察”组织发表一份长达135页的报告名为《恶梦:沙特阿拉伯移工遭虐与剥削报告》,其中记录无数移工遭虐待,生活如奴。 报告中部分令人震惊的记录如下: 无论在工作场所或监狱,女性移工常遭男性雇主或狱卒性骚扰或强暴。 孟加拉、印度与菲律宾移工被迫每日工作10至18小时,有时彻夜工作却无加班费。 薪资待遇极差,如每日工时16小时,月薪133美元。 吉达(Jeddah)地区有数百名亚洲女性担任医院清洁工,薪资极低,每日工作12小时,没有伙食或休息时间,下班后必须待在上锁的宿舍内。 移工在司法体系中蒙受极不公平待遇。 Abdol Moghset Bani Kamal在Countercurrents网站里指出,移工是21世纪的奴隶,特别点出巴基斯坦劳工在沙特阿拉伯等中东国家的悲惨境遇。...

15 八月 2007

马尔代夫:恋童癖者的秘密天堂

面对马尔代夫国内儿童性侵犯案件如此频繁,政府却缺乏处理此项议题的实际行动,让当地部落客感到非常愤怒。 近来新闻报导指出,四名强暴犯在法院获得轻判,因为法官认定被害人遭强暴当时并未高声尖叫,等于同意加害人侵犯,这几个人更能自由前往其他 岛屿继续其恶行。另一起案件中,一名高中女孩指控数学老师在个别教学时对她性骚扰,然而校方却刻意淡化处理此事,政府更允许该名外籍教师于调查开始前出 境。 还有一起事件里,离岛Goidhoo有数名女孩指控当地的伊玛目(Imam,伊斯兰教长),指称他在教授可兰经教义时猥亵她们,然后经过短暂调查后,该名伊玛目却又能重回原社区。 部落格“马尔代夫卫生”在此有些讨论: 一样的事情又来了,他们从前姑息此事,所以一再重演,这次法官竟认为,这名12岁小女孩“同意”与天杀的强暴犯发生性关系,她没有喊叫不等于同意,这真是他╳的荒谬,我很火大,12岁小女孩一定是吓得无法出声。 他认为马尔代夫政府选择沉默,以罔顾生命的方式处理孩童性侵害议题。 Jaa的部落格里抨击法官竟认为受害女孩同意犯行。 我浏览过马尔代夫最近的新闻,其中最让我愤怒者,莫过于4名持斧男子轮暴一名12岁女孩的官司判决。 部落格“马尔代夫今日”有篇文章题为“恋童癖者天堂”,其中回顾当地儿童性侵害历史,并认为政府向来未彰显正义,总是纵容恋童癖者。 他也批评马尔代夫独裁总统加尧姆(Maumoon Abdul Gayoom)处理相关问题态度软弱。 马尔代夫身为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缔约国,但国内儿童人权记录奇差,总统加尧姆不仅公开支持加害人,他在任30年间,也未曾制定任何保护孩童免于性侵害的法律,造成国内恋童癖者犯案事件屡见不鲜。 今年所公布的调查结果,便突显出儿童性侵害在马尔代夫有多么严重,根据报告指出,现年15岁至49岁的女性中,每三人便有一人曾遭受肢体或性侵害; 每六人便有一人在15岁前曾遭性侵害,由于调查对象仅限女性,社工人员认为实际数字可能更高,若将两性都列入统计,马尔代夫可能会在南 亚或甚全球儿童性侵害比率居冠。 然而面对调查结果,马尔代夫负责保护儿童人权的部长迪迪(Aishath...

28 五月 2007

马尔代夫:警察遭控侵害媒体自由

作者:Nihan Zafar 校对:Justin “无国界记者组织”最近指称,马尔代夫警方的菁英“星辰部队”戕害媒体自由,几周以前,一具浮尸冲上首都马列海边,让警察成为众矢之的,该国警员的虐囚技俩几乎已成暴政范本,死者Hussain Salah虽已入土,但先前尸体解剖与否也曾引发许多争议,相关抗议事件中,警员也曾逮捕记者,更突显警察漠视媒体自由。 然而马尔代夫政府却大肆宣传2007年世界媒体自由日,相较于政府素行不良显得格外讽刺,当天政府举办研讨会,但结果却尴尬收场,例如总统加尧姆(Maumoon Abdul Gayoom)发表演说时,支持在野阵营的记者退席以示抗议,场外亦有一小群女性运动人士抗争遭警方制止,不仅夺走民众的标语看板,并扬言逮捕以威胁群众离去。 多次抗议期间,记者不断遭警方骚扰与逮捕,除此之外,司法体系亦迫害媒体自由,当地最受欢迎的在野媒体日报中,便有编辑面临起诉,可能遭判刑入狱;另一名记者Fahala Saeed则因持有毒品罪名,遭判处无期徒刑,目前已在狱中,当时Saeed为另一起案件前往警局时,警员趁他不在场搜查衣物,据说找到毒品在其中,但显然是遭构陷。 漫画家Ahmed Abbas先前在《小卡车日报》(Minivan Daily,或译《独立日报》)上陈述自己的看法,政府指控其言论煽动暴力,遭判刑六个月,最近才服刑期满出狱。 多个团体于本月访问马尔代夫,包括“第19条”(ARTICLE 19)、国际记者协会、无国界记者组织、南亚媒体委员会、国际媒体支持团体等,他们联名于今年世界媒体自由日发表公开信,关切马尔代夫媒体自由现况。

1 五月 2007

马尔代夫:警方遭质疑虐杀民众

校对:Portnoy 马尔代夫警方虐待遭拘留者最近又再度成为焦点,4月15日早上,民众于首都马列(Male)海边发现一具身上多处伤痕的尸体,经调查证明死者是名为Hussain Solah的年轻男性,死前几天曾遭警方拘留,虽然警方宣称于4月13日便已释放他,但其间都没有人再见到他,他在那几天也未曾与亲友联络。 数千人因此走上街头抗议,他们认为这是警察犯下的另一起谋杀案,但抗议群众后来也遭到警方菁英部队殴打,英国前警方监察员则强烈谴责此事。 马尔代夫民主党主席Mohamed Nasheed亦遭警察痛殴并逮捕,他获释后便前往海外就医。 死者家属希望能解剖尸体,以验明真正死亡原因,但警方原本却企图尽速掩埋尸体,后来警察建议由斯里兰卡专家在马尔代夫进行验尸,但由于国内缺乏相关设备,家属也拒绝接受警方的安排,最后政府才同意家属要求,将遗体送往他国解剖。 警察先前表示,尸体外表上看不出明显伤痕,但目击的数百人都否认此种说法,一名关心此案的医师在MaldivesHealth博客上发文指出,最初检查遗体的医师拒绝签署下葬同意书,坚持应送往医院进一步检查。 事实是,最先检视遗体的医师拒绝签署报告,坚持应送往IGMH做进一步检查,才能确定死者生前受伤情况,面对庞大压力,这位医师的态度相当值得赞扬,这也是正确的决定。 我国医师一方面因未获许可,故并未验尸,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人员缺乏相关技术,就像是各位也不会让牙医割盲肠对吧? Maldives Today感叹对此谋杀案,大众反应却相当冷淡,并对比2003年9月曾有名囚犯遭安全人员在狱中杀害后,社会曾因抗议而引发暴动事件,今昔确实大不同。

1 三月 2007

马尔地夫:天堂国度的虐囚手段

  校对: Portnoy 部落格Groundsix指出马尔地夫用某些虐待手段对付遭拘留者与受刑人: 板刑:受害者的手腕与脚踝全都铐在一片木板的小洞中,只能保持弯腰的姿势,进食无法用手,便溺只能在原地解决,受害者常得与自己的排泄物共处多日,这项酷刑的受害者纵然未来能够活着离开,也会终生受脊椎问题所苦。 女性受刑人遭到轮暴,有些其它女性受刑人也得被迫观看过程,遭成心理虐待与伤害,也有人被迫观看后上吊自杀。 吊刑:受害者双手紧紧铐在背后的监牢入口上方的通气孔栏杆上,悬在半空中数个小时之久,肩膀与手肘大多因此脱臼,狱卒还不断殴打受害者,穿着军用靴子踹踩他们,在一起详细记录的案例中,一名17岁少年在侦讯室里脊椎受创,导致终身瘫痪。 马尔地夫政府常使用虐囚手段以维持政权不坠 ,「马尔地夫防止虐待与不良对待协会」 已记录数起虐囚事件。 近来警方暴行不断增加 ,促使马尔地夫民主党发动游行抗议。 馬马尔地夫是全球著名度假胜地,元月数据显示观光客人次创下新高,英国组织「马尔地夫之友」发动马尔地夫旅馆抵制行动,呼吁旅客不要入住与执政当局有所联系的旅馆,该组织表示抵制行动并非为了阻止人们前往马尔地夫。 「马尔地夫之友」呼吁旅客发挥道德力量,慎选度假地点,如果各位选择由X经营的旅馆,就等于支持总统Maumoon Gayoom 28年的独裁政权,如果各位选择的旅馆不在这份清单,就请尽情享受各位的假期,不会受良心谴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