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非洲:西非博客巡礼

原文链接:West African blogs round-up

作者:David Ajao

翻译:Portnoy

校稿:Sweet 

Under the acacias, 在《布吉那发生什么事?》一文中,简要地回顾了布吉那法索的新闻,此外也提及了大雨、蝗虫、还有饥荒:

南部下起了雨,根据预测,Sahel会有大雨发生。Steve和我说北方也已下了至少一场雨,尽管对那里而言,这时进入雨季是太早了。去年的收成不错,但我们现在进入了一年中最困难的时候。2004–2005年粮食危机的长期效应还在继续,人们的物资几近耗竭,原因包括高牲畜死亡率和债务压力,尤其是国家的北方地区,那里高比率的营养不良消息持续传来。英国未来三年将捐出£1.5给西非的Sahel区域,试着帮助解决该地区的严重问题。 不过很幸运的,看来今年蝗虫不会是个问题。

世界杯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各地的球迷也激情高昂。
the (wish I was in) Ghana journal 分享了他对加纳队是否可能赢得在德国举办的2006年世界杯的意见:上帝保佑我们国家

去年十月,当加纳确定进入世界杯时,我老家Osu上演了盛大的街头派对。当时我正和JHR的成员一起吃晚饭。我们无意中发现街头的狂欢,也不禁加入欢舞的人群,年轻男孩们立刻蜂拥而至。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是我最宝贵的记忆之一。我赶紧写了篇报道给《多伦多星报》。一直到天明灯灭,人们的欢舞才结束。所以今天世界杯开打时,我看见这个故事感到非常震惊。尽管加纳队在一月参加非洲杯的时候踢得一团糟(校对者注:当时加纳队在小组赛时就被淘汰),足球还是每个人最关心的。我听了太多加纳队处在这个强队林立的组别赢不了的说法,但是Black Stars(校对者注:即加纳队)给了我在彼市两段最珍贵的回忆(另一段是:看着他们在库马西合格赛时大胜乌干达),所以我会一直替他们加油,直到他们坐飞机回来。

另一个加纳的博客,The Trials & Tribulations of a Freshly-Arrived Denizen…of Ghana, 参与了讨论: 激情击败今晚加纳意大利比赛

过去几周以来,许多专栏都极力赞美Black Stars,认为他们将在世界杯中击败意大利队。考虑到加纳是第一次参加世界杯,评论家可能会判断错误,没注意到它其实处于劣势。

Oluniyi David Ajao 则说: 世界非洲(德国2006)

非洲上下都庆祝着本届世界杯,有五个非洲国家参加了这世上最受欢迎的体育比赛。在这五国之中,四个国家是第一次参加世界杯,包括了科特迪瓦、加纳、多哥以及安哥拉,只有突尼西亚曾经参加过世界杯。过去几天以来,科特迪瓦被阿根廷以2-1击败,安哥拉则在昨天与葡萄牙的比赛中以一球落败。

远离足球话题,Scribbles from the den 正关注 独立候选人: 卡麦隆死气沉沉民主进程中最需要的补剂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多党政治又再次成为非洲上下的典范,选举中是否能有独立候选人参加也是非洲大陆逐渐升温的议题。渐渐地,这个想法为越来越多的人赞同,许多非洲国家如今都允许独立候选人参加地方或全国选举。事实上,在非洲,很多独立候选人如今控制了地方议会、占据了国会席次、在(注:非洲西部的一个共和国)的案例里,Yayi Boni这位独立候选人甚至当上了共和国的总统。

Home of the mandinmories 则提供了 一些虐待的照片

Tortured Gambian jornalist

无疆界记者组织公布了上面这些一位甘比亚记者被保安警力虐待的照片。

请继续阅读该博客发布的其它新闻稿。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