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布托佛的土地纠纷

翻译:Ahom Kuo
校对:Portnoy

最近,莫斯科市当局和她市郊的布托佛(MKAD)的居民展开了一场充满戏剧元素的(帐篷、推土机、防暴警察…)土地争夺战。Live Journal用户Ilya Yashin,同时也是俄罗斯社会自由党Yabloko的年轻派领袖,写到了这个事件并发表了关于局势可以如何避免发生的看法。这篇文章引发针对了当地官员处理作法的一连串讨论。

Butovo

莫 斯科当局已经决定要将MKAD的一个小村落以高楼大厦去替代。他们打算让当地居民住进混凝土楼房里。但居民拒绝了,因为这代表他们得搬进狭小的、只有一个 房间的公寓,除此之外,他们在土地上的工作机会也被剥夺了(对有些人来说,这是谋生的唯一手段)。官方正准备上诉,企图赢得诉讼后,派遣防暴警察,砸破居 民住所的房门和篱笆,铐住他们的双手,用塑胶棍棒解决问题。

我不理解的是,将这块地夷平后带来的利益极高是显而易见的,而利用这些超级利润中的一小部分,让当地人拥有3房,而不是单间,再给他们些现钞,真的有这么难吗?

是 啊,随便什么事,谈到钱就伤感情了,即使钱多得是。但何时这些市长办公室的官僚才会懂得用更理性的方式解决问题呢?花点钱等于是为社会问题买了保险:抗议 集会、媒体批评、和防暴警察打斗都可以免除。当你被强行赶出自己的家时,抵抗只是“条件反射”,哪怕你给他们看一打法庭判决都没用。人们会开始厌恶这个政 权,社会则会给予他们同情,而不会对市长有任何体谅。

***

terika:
你 看的很开,因为你不需要去住那些2/3/4房的屋子。给那些住户一些甜头以保持布托佛村子那神秘的社会稳定? 这可笑极了,没人会在这上面花钱。防暴警察便宜的多。试着从他们的角度思考吧!如果街上有个乞丐,你会给他10个卢布以避免他跟着你去你家门前乞讨吗?有 些人会,有些不会,有些人还会报警,房子的事也是这个道理。

yashin:
嗯,用乞丐来做比较不是很恰当。Butovo的居民并没有乞讨任何东西,他们只希望继续住在他们的家里,不受打扰。

关于问题该怎么解决,说老实话,警力当然比较便宜,但是暴力镇压后官方的名声也会大大受损。然后,政府就不管了-省长选举已经被取消了(现在是任命制)。

terika:
官方的名声…哈哈!你已经回答了你自己的问题。

yashin:
我是很认真的。而且这是公民社会意识形态的基本–如果一个官员名声受损,那他或他的上司在接下来的选举中的胜算就大大降低,但不幸地,莫斯科不是这样。

terika:
整 个俄罗斯都不是这样。最近我刚去德国做了一趟商业之旅,他们替我们安排了城市观光。我们到了联邦议会(Bundestag),议院是被3圈自行车围着的, 他们的官员就是这样来上班的。然后我们的导游突然看见了一辆宾士汽车停在议院的入口处,他的脸色马上就变了,并且大喊:“这是谁的啊!!胆敢用我们纳税人 的钱!” 然后他才发现“啊…是俄罗斯代表团的..”:))

solo_d:
根 据俄罗斯的传统,我们可以假定那些和平解决事件的官员会比用暴力解决的那些损失更多的名声。暴力,特别是野蛮的暴力,在我们国家是受到尊敬的。而想违抗政 府—-对一些人来说这是毫无意义的,而在一些特定的人眼里,那些不用推土机、防暴警察解决问题、没被Channel 1曝光的官员,跟懦夫没两样。

oleg_kozyrev:
我想你错了,一个官员只有在不让任何一个人知道情况怎么样的时候才被认为是一个有能力的官员,如果大家搞清楚事情是怎么回事,他就很没用。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