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Google 在 巴西: 谁捍卫 Orkut 的游乐场?

原文链接:Google in Brazil: Who Guards Orkut's Playground?
作者:Jose Murilo Junior
翻译:PipperL
校对:

巴西部落圈正谈论著 Google ,或说得更精确点,谈论著吸引了一大堆玩家的 Orkut社交网络。为了了解Google在这南美洲第一大国的重要性,首先必须认知到在两千万巴西上网人口中,大概有一千七百万的Orkut玩家。的确,看起来社会大规模地牵涉在一个具有怪异(且宽松)的身份识别系统的虚拟空间中,是没什么好下场的。巴西的检查官们声称有使用者在Orkut上进行着非法的活动,而且他们将会紧盯着 Google,因为 Google拒绝把使用者们的资讯交给他们。

这个国家的公设辩护人办公室发起了两份针对 Google 的诉讼。一份民事的 — 对于集体道德伤害的典型丧失与补偿(loss of representativeness and compensation for collective moral damages)—和一份刑事的:保护罪犯与拒绝服从。政治的调查已经在两个月前发起。MPF 要 Orkut 中27个社群发起者的资料,已经等了六个月。在圣保罗州,将要发起对于 Google 诉讼的联邦检察官 Sergio GardenghiSuiama指出,这项揭露措施已经由司法系统授权,但是从未被巴西 Google 处理。 Orkut can close Google's office in Brasilundergoogle.com

国会少数派和人权委员会今天呈送一份完整的报告给美国国会,关于揭发互联网上的儿童色情和恋童癖。这份报告将被美国大使参谋 DennisHearne所呈送。这份报告聚焦在被巴西恋童狂所喜爱的 — 由美国企业 Google 所拥有 — 社交软体Orkut。在国会委员会的要求之下,这份文件由专长于揭发互联网犯罪的非政府组织 SaferNet 巴西所准备。这份报告由于呈现了在Orkut上的恋童狂页面,因此没有比它更具煽动性的了。 Human Rights denounces Orkut to the American CongressJuridic Informatics and Info Law – Lefis

这场由巴西官方所造成的事件轰动媒体一开始看起来并不相称,而且公司方面的回应倾向于保持情势在控制之下。 Google试着冷却这个议题,藉着主张当地政府已经传达了他们的要求给Google的巴西办公室,由业务员而不是律师所组成的巴西办公室。但是检查官们不吃这一套。他们的回应是一笔六千一百万美元的罚款和解散Google巴西部门的可能。然而公司方面拒绝交出使用者资料的立场已经引起了逐渐升高的态势,包括整个网路自由的拥护,与对于国家法律系统对抗美国网路巨人的争论所受到的关注。

Google如以往一样拒绝交出使用者资讯给执法系统,且这亦即产生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在什么情况之下使用者资讯必须揭露给大众?公设辩护人并没有想要放过这个议题,所以 Google终将必须配合,就如同在中国对于搜寻服务的审查措施一样。否则,它在巴西的生存会是岌岌可危的。 Google is having serious problems with Brazilian justice1/2 Bit

Google巴西的业务,Durval Noronha 在今天(八月23日)的一场电活会议中,质疑非政府组织 SaferNet 所提出在 Orkut社交网络中发生的违反人权犯罪的相关数字。该业务表示,“这些是主观的数字,未经查核的,我们质疑这些数字”。 Google Brasil's solicitor questions surveyPernambuco.com

在这场争论中又一次地清楚地看出Google想要遵循美国法律,而圣保罗公设辩护人想要他们遵循巴西法律。他要求那些被指控是恋童狂和其他犯罪组织头头的 IP位址。Google拒绝交出这些资讯。重点在于这些IP的资讯储存于美国,更精确的说在加州,而当地的法律和社会文化有效地保护了在全球资讯网上的匿名性和表达意见的自由。这也就是为什么IP位址无法被轻易地揭露。切记与 Yahoo 不同地,即使来自于中国的压力也没有使Google揭露使用者资讯,而是倾向限制搜寻的结果。公设辩护人应该要做的是遵循MySpace已经做到的:自从他限制了次要的存取与雇用了更多的专员在监控站台,MySpace已经变成了一个较安全的地方。虽然说交出使用者资讯比前面说的方法简单多了。但是坦白说,把 Google 办公室给关闭这种作为实在是过头了。 They will never reach an agreement!Everything on the Net

事件的最新发展 看能来是导向互联网巨人与巴西政府之间的公开对峙。 公司在美国的律师开始提及要关闭巴西的 Orkut 。这会是值得关注的事,此一虚拟环境已经在巴西的数位生态意识中建立了它自己的一个文化的参考点。部落客们很快地动作了。

Google说要关闭巴西的Orkut:这个公司牵扯在许多法律诉讼中,并且可以决定采取激烈的方式,万一它不能阻止巴西使用者的过份行为或是当它发现与国家司法系统无法达成共识时。Google 承认,无论如何,这个网站的形象已经在它巴西的两千万中的百分之80到90的使用者中,受到了够大的损害。Google的Associate General Counsel Nicole Wong宣示这“可能发生”,虽然公司方面“乐于在巴西提供服务,并且将会持续服务下去”。 Google talks about closing Orkut in Brazilundergoogle.com

这些所有的困惑只是因为在巴西的某些“人”。每天我变得更恐惧和反叛,也许因为我每天搭乘了过份拥挤的的地铁,且见到这个国家今日的教育水准:没有人能等待两分钟后的下班列车。但是我对于巴西教育的反叛(至少在圣保罗是如此)与Google无关。虽然,再多想一点点….也许有关啦,管他的…. Google takes Orkut out from Brasil??Dona Fifi

嘿! 你相信这是个让我们高兴的好消息吗? 这样子每个人都可以用 MySpace了,或是,如果每个人都往对的方向,没有人会再去用这个垃圾,这个流行就会下地狱去了,耶!! =D Orkut Censored?!Blooooooooog

这次媒体关注的程度与巴西人在虚拟环境的参与程度有直接相关。它非常巨大,且对于如何处理网路上的数位身份可以提供一个有趣的实验室。然后观察家很快地指出Google疏于注意 Orkut 的发展 — 特别是对于订阅流程缺少适当的控制—已经对于巴西使用者造成了决定性的冲击。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知道大部份的社交网络使用者是小孩,而且大部份的家长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个站台不允许十八岁以下的人使用。要怪谁? 如果大部份的使用者是在美国的话, Google 会如此疏于注意吗?

上百万的巴西孩童在没经过父母的同意之下使用 Orkut社交网络,那些父母甚至没有想到那里是对于巴西恋童狂活动的绝佳之处。这个是由圣保罗非政府组识SaferNet今天(八月22)发布的一项调查。“ Google 的服务是一个成人站台,这是Google的规定和使用条款上所记载的,而且父母并未被告知”,SaferNet 总裁 Thiago Tavares 说。 Families need to know that Orkut is for adult use, alerts NGO presidentSaferNet Brasil

在巴西当我们对于 Google 要或是不要揭露某些被指为种族主者和恋童狂的Orkut使用者资料争辩时,我们有着和在英国截然不同的处境。微软正与英国儿童开发与线上保护中心(UK Child Exploitation&Online Protection Centre)合作,以保护 Windows Live Messenger的使用者。现在英国的使用者可以直接向执法机关回报聊天室中恋童狂的存在。会有一个新增的“回报滥用”icon,当点击的时候,会送出一份短笺给线上警察服务。 Microsoft “lava as mãos”Diogo Azevedo

对于正面的调解必须有某些共识。目前很明显的某些巴西官方缺乏对于网店整个动态的了解,而且 Google也
在对于不适当的会员资格和Orkut使用者没有给予足够的注意上犯了同等的错误。然而因为“拉锯战”形式的存在,这场争论对双方都没有好处。两方都应该谨记这次事件可以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能够对如何处理网路中识别带来重要的洞析。巴西已经准备好(渴望)要浏览这些可能性。如果Google的巴西团队当处理牵涉到如此巨大的社交网络实验时,准备好要思考且尊重当地文化情感地行动,也将是非常重要的。很明显的“adsense”(译注:google的广告服务)
的业务员们并没有准备好要了解这些一直从数位实验室浮现同时由社交网络所产生的深入的议题。Google的“单一尺寸”方法也许没办法适合每个地方,或是每次。

Google 公司声称直到今日它已经正确地处理了所有的要求。Folha 也发现如果不按照美国司法系统来的话,这公司不愿交出使用者资料,因为它害怕这些资料被用于政治用途。前例是来自于伊朗和中国的执法机关的要求,要求他们政权之下异议份子的资料。 Google can close Orkut in BrasilInfoNotícia

再次回到这陈年肥皂剧“为何不在 Pindorama(巴西)投资”。这个国家的公设辩护人办公室想要关闭 Google在巴西的办公室。无疑地 Google 对于 Orkut和在上面发生的犯罪行为必须采取更严肃的立场,因为恋童狂不管在Mountain View或是在 Belo Horizonte都是犯罪。难道这不能只是一个案例,协商出一个调整使得地方法律和公司自己国家的法律可以对等吗?相反的,如果这是在中国,所有85个被指控的人早就已经枪决,且他们的家庭还要经由 Google Checkout (译注:Google 的线上付款服务) 负担子弹的费用….. and Justice for AllDéjà Vu

从这个案子里可以学到很多.在传统媒体里藉由故事陈述所带起的恐惧因子很值得一提。网路先天就对这类要求更多更多的控制网路自由的故事和讯号特别敏感。再一次—在这场困惑的论战之中—部落圈看起来要对于更深入的了解双方的互异提供揭露的来源。这也是会是与担忧数位环境的国家狂热意志相互合作的历史性机会。这也是巴西人想要这有名的网路火车头对待玩耍在 Google创造的空间的孩子的方式。

在 Google的夏日野餐,每个人可以像是小孩一样。事件永远充满着特别的吸引力、奖赏和美味的巴比Q。它真的比公园还好! 这也是为什么许多 Google人带着他们的家庭,花费整个下午在加州 Mountain View 的 Shoreline
Amphitheatre。今年的主题是“爱丽丝梦游仙境”,而且参与者必须做一个困难的选择:跟 Mad Hatter 的跳舞帽玩,还是跟Dormouse 一起跳,还是跟 Queen of hearts 一起玩朴克牌。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Google Brasil Blog


巴西人最想
要一个自豪于给(巴西)孩童创造一个跟美国人一样的安全游戏空间的公司。一千七百万的巴西 Orkut使用者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也许 Google也可以创造一个一样安全且好玩的环境。也许也许成熟的共享文化参与对我们的孩童而言会在Orkut游乐场中导向一个有创造力的改变。咱们等着看吧……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