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民族主义

校对:Portnoy

在今日的俄罗斯,法西斯主义者、国族主义者、爱国者、极端主义者等标签似乎被无分别地套用。

前西洋棋冠军,现任反对党政治家的加利·卡斯巴洛夫(Garry Kasparov)声称俄罗斯总统蒲亭领导的政权是法西斯主义份子;亲蒲亭的青年组织NashiNashi则以指控英国驻俄罗斯的大使在背后支持法西斯主义者(也就是反对党)来反击。反非法移民行动联盟集结其它自称是国族主义爱国者的团体并举行所谓的俄罗斯大游行国家布尔什维克党(NBP)宣称在此游行活动中,有目共睹地很少有人拥有(发言的)道德权利,因为他们的国家布尔什维克党是唯一合法且健全的国族主义政党。然而根据自称”反法西斯”的Nashi组织所说:民族布尔什维克党与反非法移民行动联盟都是和卡斯巴洛夫等自由派政客同一路的极端法西斯主义者。一名青年以西洋棋盘袭击卡斯巴洛夫的头部,众人指责两个不同对象:当反对党一致认定凶手一定是Nashi组织的成员(a nashist-带有些微贬抑的称呼,源自Nashi拼法近似纳粹Nazi);Nashi组织却说犯人可能是布尔什维克党的成员。 总而言之,有那么几分”某些人认定之恐怖份子,却是他人心中之自由斗士”的意味。 记者Aleksandr Plushev(LJ 用户 plushev)最近在他莫斯科回音电台的部落格上发起讨论民族主义议题:

国族主义齐步走 历经我们[…]白天的广播节目,结果我们有将近百分之四十的听众自认是国族主义者。 这结果是否让任何人感到困扰呢? 这就是我们社会的样貌吗? 我们电台的听众就像这样吗: 如同无处可走的自由派人士那般的有条件的民族主义者?亦或这被扭曲的风貌是因为并非人人都承认自己是民族主义者?

这则条目引发了一长串的讨论,部分讨论翻译如下。

然而,首先这则简洁的意见留在讨论串半途:

Merkator说:我觉得很困扰,依我的愚见,每个人自己皆有对何谓民族主义的认定,因此产生了这百分之四十的人。

现在,我们继续看这些论述

Mironova Nataliya Alekseevna说: 人们觉得处境凄苦且备受压迫,但我并未察觉使人们感受到种族被抑制的结构,这当中有许多的迷思,举例来说,每个人可得到他那部份的石油租费,但犹太人手握全部;不合理吗?这的确没道理,但试着对一个受压迫的人解释:假如你将所有的石油利润平均地分给每个人,每人至多得到一百元,而不是煽动者所说的125,000,元。即使赶走了全部的犹太人,也多分不到五块钱。

我无法接受要每个人都得称自己是俄罗斯人的要求 -他们(煽动者)接着说一切都会变好的。我深受俄罗斯文化浸濡并以俄文工作,然而我生为犹太人,(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对我而言不是毫无意义的字眼。为何我该抛弃我的种族?我认为那是数典忘祖,在那六百万个被屠杀的犹太人之中,当中包含了许多我逝去的亲人。但每当谈及俄罗斯国族主义时,即便那些温和且有教养的人也立即断言我们(犹太人)掠夺了所有属于他们的东西。这让人感到绝望,我不明白该怎样使人们改变他们心中的想法,使人们停止仇恨高加索住民、犹太人、中国人、美国人… […]

Mysh接着说: “为何我该抛弃我的种族源由?”当然你不必抛弃,也没人必须这么做。但因某些因素,现在每个紧握俄罗斯意识的人事都会被套以纳粹标签。

Mironova Nataliya Alekseevna回应: 你能说的更明白些吗? 哪个人要求你抛弃你的俄罗斯意识? 用什么形式呢?[…]假如要作为一个俄国人意味着得像只鹅般走路摇摆,(如同一个纳粹)举着你的手臂,那么或许最好别做个俄罗斯人了[…]试着当个俄罗斯人而不伤害任何人-满怀仁慈、心胸宽广、有雅量、并追群真理与正义;这比起集结起来举办俄罗斯大游行并气急败坏地将你们的问题责怪移民们,更加地困难也同样更有意思。

Vr说: Nataliya Alekseevna你以这样的文章挑起粗鲁响应,难道现今只有俄罗斯国族主义吗?在Plushev的节目中只提及大略的国族主义的问题,而未指出是关于什么国族;但你被熟悉的反射诱导而认为: 国族主义=纳粹主义=俄国人=打倒犹太人以拯救俄国! 为何呢?

[…]

Mironova Nataliya Alekseevna回应: 我并不是在激起任何对立。我们住在百分之八十人口为俄罗斯人的俄国,这节目是关于支持克里姆林宫的统一俄罗斯党所提出的”俄罗斯计划”,而百分之四十的听众们在节目中自称为国族主义者,国族主义者是指哪族?由你自己判断。打电话进去节目的民众表示国族主义是悉松平常且无害的一件事,只要人人都自称是俄罗斯族且走在这张旗帜下,就可以抛开rossiyane这个词汇,而一切都会很好,他们不会伤害任何人,然我不愿意加入他们的行列。我身为犹太人,我不为此感觉骄傲而是这事实生来如此,但对我却是重要的;我非常能体会一个鞑靼人不会想要称自己是个俄罗斯人,同样地穆尔多瓦人埃文克人亦然。请以我们生存的方式尊重我们。 […]

Igor写到: 依我个人浅见,爱国主义是指一个人对祖国的爱,而国族主义则是对国家的爱。你爱你的民族吗?假如是,那么你就是位犹太国族主义者。你不想做个俄罗斯人,就别做!但我不明白也想弄清楚为什么在我自己的国家,我非得做个rossiyaninrossiyanin而不是个俄罗斯人。[…]

Gena说: […]Aleksandr,这是老调重弹。对我们(俄罗斯人)来说,种族或族群的偏见是世界观的一部分,毫无疑问地俄罗斯意味着优秀;但那些非俄罗斯的人们则一无是处。当然这是相当概括的说法,还是有许多人抱持着中庸的世界观;但有相当高比例的人口遭受「厌恶非俄罗斯人」的病毒感染,而对他们而言,要让俄罗斯人立足世界的同时也代表其它人都得向俄罗斯人跪拜。[…]

Leo回应: Sasha,你确定那些投票的人都读过维基百科上关于国族主义的定义吗?我不敢肯定。你曾对他们解释过国族主义并不同等于对国家的爱吗?

Igor接着说: 建议用其它字汇替代国族主义(nationalism)。

Aleksandr Plushev回答: Natiophilia(Nation加philia的复合字)

Igor吐嘲: 你可以是个热爱法国的人而不必非得是个法国人,而一个说楚克奇语的人是否可能成为法兰西种族主义者?我认为不可能。

Aleksandr Plushev说: 看来这样的主张无效: 国族认同是一个人如何自觉,且任何人在俄罗斯文化中成长并说俄文就是个俄罗斯人。

Roma Sh.写到: 亲爱的Nataliya Alekseevna!你描绘了一幅俄罗斯国族主义者的图像并以你的争论去拆解它。但是重点来了,我不觉得处境凄苦且备受压迫。是的,我是个普通的俄罗斯国族主义者,我认为所有的俄罗斯公民以他们的公民权成为俄罗斯人,只是血统不同罢了。我不容许自己对犹太人说出污蔑的言语,犹太人从古至今也创建了俄罗斯文化。顺道一提,我的犹太朋友-一位兽医最近从以色列回来并说他从未见过比犹太人更多的国族主义者了,此外他们将他视为俄国人而非犹太人。

Dmitry说: 我不曾听过任何人在莫斯科回音电台上批评以色列的国族主义(和非犹太血统通婚的禁令等)。

Evgeniy写给Roma Sh.:你认为什么是俄罗斯国族主义者?它和仅只是俄罗斯人(在此指的是俄罗斯公民)有何不同?就请别(东拉西扯地)写些关于木套娃娃、桦树之类,一般来说,何谓一个种族主义者?

Mironova Nataliya Alekseevna附和: (我也想知道Roma Sh.的回答)那些不会处境凄苦且备受压迫的人不需要自认是国族主义者,此外一个国族主义者最根本的职责是找寻并聚集那些被伤害的人们。

Roma Sh.回应: […]尼赫鲁及甘地集结遭受迫害的印度人并创建了印度国大党,接着印度独立建国;美国人受到英国人施加的民族不平等而建立美利坚合众国也是同样的道理;对全世界犹太人的种族伤害将他们集合于西奈山。唯独有助于俄罗斯人成为一个国家的俄罗斯国族主义,因某些原因让每个人不堪其烦。[…]

Igor回应: 俄罗斯国族主义者和其它认同俄罗斯为祖国的俄罗斯公民是没有差别的。

Yevgeniy说: 因此在俄罗斯有1.5亿名种族主义者,而非仅其中的百分之四十。别跟我说自由派人士不认同俄罗斯为祖国,那很可笑。每个人对于他们祖国发展都自己有套独特的看法,并希望祖国能好好的。 […]

muta: […] 有超过百分之八十住在这国家的人是俄罗斯人。假如俄罗斯不是俄罗斯人的,那么它必定不属于达吉斯坦语系民族阿塞拜然语系民族;假如说根据使用同样的法律,我与达吉斯坦人是生活在同个国家,这是大错特错,那只在书面上生效。实际上我在达吉斯坦的首府-马哈奇卡拉被狠狠毒打,只因盯着一名迷人的女子瞧,而警察只说:我们这的规矩就是这样;因此当我来到达吉斯坦共和国时,我必须为他们的习俗与传统所扰,而一个达吉斯坦人来到这里时,他巧妙地回避并依旧使用他的传统与观念。然而我们(俄罗斯人)也有传统啊,例如:假如你仅看着一个女子,我们不会揍你;当你在路上亲吻你太太时,没人会骚扰你(当然,醉汉例外)。山上的习俗就应让它留在山上,但亲切的高加索人拒绝理解,然后这政权就说我是法西斯主义者,道理在哪?

Gataullin Rail Ravilevich说: 那么你是否曾看她? 以什么方式? […]

Marina写到: […]这个问题让我想起一则往事:我们曾和一个来自伊朗的库德族人谈天,他已被欧洲成功的同化并拥抱欧洲文化的全部,包括一位欧洲人女友;接着他突然发现他女友在海边只穿件泳衣这件事让他很痛苦,他说:”为什么她非得裸露她的四肢?!”对此我不置可否。

muta回应:我不明白为什么从自己国家逃出来的人们,拖着他们的传统来这同意给予他们避难的地方,你(Marina)说的(泳衣)故事就是个典型的例子;据我记忆所及,在澳洲的穆斯林们则更激进 – 他们来到海边附近并揍那里的每个人[…]当澳洲人们起身反击时,他们首先大喊澳洲人是法西斯主义。很久以前我就发现在地的居民们总是因移民们本身的问题而被谴责;法国人被非洲移民责备,比利时人被车臣移民谴责,而俄罗斯人总是被所有移民责备。请认清事情不能也不会继续这样下去,假如政府不想(或恐惧)介入这样的议题,居民自己会解决,第一个行动就像反非法移民行动联盟(DPNI)一年比一年更积极而且阵容壮大 […]

Gataullin Rail Ravilevich说: 这跟移民有何关联??????达吉斯坦人是俄罗斯公民!车臣人也是!你是想要一个纯俄罗斯人的国家吗?那么你应该向总统蒲亭请愿要求让各民族共和国与自治区自俄罗斯邦联分离。

[…]

Mikhail说: 提到口号 “俄罗斯人的俄罗斯”,它被记者们大肆宣传,现在称呼俄罗斯为法西斯主义国家成了流行,但只有那些不够聪明的人才会那么做,法西斯主义被认为是施政的计划等,但我在此并没有发现严重的问题…我只对那些被谋杀及受伤的外国学生感到抱歉。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