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布什在巴西:博客看外交与乙醇协议

校对: PipperL

Bush in Sao Paulo
「我们有酒精能给能卖」-用乙醇汽油弹对准纽约佬-图片来源
:CMI Brasil

上周,美国总统布什旋风式的造访巴西,为当地的博客圈带来了广泛且不同的回应。在Paulista大道上的示威及抗议活动(由David Sasaki所报导)是报导一开始最受到重视的观点,但我们在以下的文章也将看到,其它的面向也被呈现及辩论着。生物燃料公司的协议最后变成这次访问的主要议题,这也影响了网络上对话的情绪。也因此,评论者很快的找到又新又有趣,异于以往攻击布什的那些的议题串来探究。委瑞内拉总统查维兹再一次的试图成为主角,即使在远处,尽可能的让他英雄一般的表现在媒体上出现,但我们可以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博客要求以较为实用主义的意识型态取向来处理对外国的事务,特别是美国,以及其它世界的一般性事务。卢拉总统似乎也听到这些声音

在这种动乱中,如同我们在报纸所读到和电视新闻上所看到,我注意到一些不连贯...。我印象深刻的看到巴西人在街上焚烧美国总统的肖像,向同胞的警卫丢掷石块和木条,以及藉由以示威和抗议关于残暴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激起愤怒的情绪(在巴西?),以及突显我们和邻居查维兹的不同...我想如果美国总统的到访是为了商业,我们应该给予他掌声,并支持他的行动...我们应该节省那些时间和精力,支持我们的国家,不要反对美国总统的到访。没有人会在美国或是欧洲看到巴西在抗议着饥荒和失业的问题。让我们关心我们自己的现况,如此,有那么一天我们可以帮助别人,而不是扮演过时的激进份子。拥抱所有人,利用外国人的来访:打开你的心胸!没有旗帜的激进份子Carlos M. Cunha 博客

那些反对布什的人真是可怜。当他们焚烧美国国旗的时候,这些左派想烧掉的并不是资本主义的旗帜,他们想烧的,是美国式民主的大旗,但那个才是真正有用的。那也就是为什么我对于今天在Paulista大道上那些呆瓜不感到同情。今天,我对这个城市感到到羞耻,羞于这个地方向世界所表现的,羞于于看到那些笨蛋言之无物的抗议,抗争着某些他们不是真正了解的事,因为他们不知道美国实际上是什么。那些愚蠢的年青人,是被大人们以可疑的议题带领着。给巴西政治上的成熟Notas de Maurício C. Serafim

没人怀疑布什的选举和和他的宗教同伙们在美国势力的上升,对于整个世界来说是一件坏事。但我们应该变得实际以及思考关于我们的国家:如果布什藉由商业的协议带来任何好的政策(明显的,是个笑话),那很好。如果不是,那么和卢拉喝杯啤酒后就可以回家去照顾伊拉克了。只是很难相信,时至2007年的今日,我们还在为我们自己的无能和堕落责怪「邪恶的帝国主义者」。拉丁美洲已经变成一种讽刺,为我们带来耻辱。当我们燃烧美国国旗、抗议标语时,亚洲国家正试图进行发展而不是抱怨自己的软弱。当喧闹的左派激进份子在麦当劳前集结,而忽略了右派的政治交易,Emerald女士将一直住在希尔顿饭店旁的贫民窟。关于无休止的伪善A nova corja (译注:布什经常表现其虔诚的基督教信仰,获得共和党内基督教保守派人士的支持,选民也认为,明确个人的宗教信仰代表人格及道德的指标。而保守派的黑白善恶价值观,使布什自视替天行道,强加其政策于人,这也是当年竞选对手凯利所批判的)

不同的是,这次美国总统的特别造访,对于巴西的历史是头一遭,我们引进了科技,变成世界上找寻替代性能源的解决方案中,具策略性的资产。当我们在这方面被视为领先于其它国家(除了美国之外),这样还是不错的。从现在开始,思考它的好处以及研究如何利用它,看来是一件重要且必须被探索的议题。

从另一个观点来看,我认为我们可以说这个和巴西的生化燃料协议,会变成美国总统在它任内对于环境议题不良纪录的政治救赎。许多布什的批评者认为,他固执于石油的政策是他在白宫任期里的最大错误之一,而突然的转向生化燃料,可能是他迈向第二个任期的主要变革。的确,查维兹也许正想着,对美国而言,和巴西建立伙伴关系是很方便的,而且好处还包括让玻利维亚改革的主要资产(委内瑞拉的石油),多了一个直接竞争的对手(透过全面性授权的乙醇燃料)。然而,要全面大规模地试验生化燃料,在经济和环境议题上仍然没有被论及。专家们知道,政治的争议会抹去技术取向的讨论(译注:在查维兹掘起后,巴西有和委内瑞拉在拉丁美洲有互别苖头的趋势,但二者也协议共同开发能源,减少对石油的依赖,但查维兹也利用该国的石油优势与拉美其它国家结盟,玻利维亚即是一例)

在某次美国总统正式访问阿根廷时,委内瑞拉总统查维兹对布什的拉丁美洲之旅做出了严厉的批评。根据查维兹的观点,美国计划扩散其乙醇产品是「不合理且不道德的」。他说:「很难想象,把给人和动物的食物变成给运输工具的燃料,只是为了用来支持美国式的生活」。这也是为什么「布什一直在找寻拥有有大量可供农作培育用土地和用水的国家,像是阿根廷、巴西、印度和中国。」查维兹也说,布什值得因他的伪善而得到奖章:「这位从北方来的先生发现了拉丁美洲的贫困。」查维兹嘲笑的说,这是布什用来合理化发展乙醇计划的理由。「我们应该颁给美国总统伪善的奖章以表彰他关于对拉丁美洲贫穷问题的担忧。」难以对付的查维兹说乙醇产品是不道德的(Chávez goes nuts and says that ethanol production is unethical)Acerto de Contas

「假如布什降低巴西乙醇的关税,以及假如日本也确认他们将成为生物燃料的重要进口者,这将会使得我们的论点得到确认的机会。已经有国际大集团在巴西购买乙醇工业的工厂。如果从种植甘蔗中可以得到较多的获利,然后生产粮食用的农地将会减少。较少的粮食供应会使得其价格上涨。」我们可以说生化燃料的运动最后不会变成泡沫化吗(卢拉渴望根除的计划)?这到最后会变成最大的饥荒吗?我不能说这是杞人忧天,偏执狂或只是困惑不解。偏执狂、困惑不解和因酒精中毒引起的震颤性谵妄(Paranoia, mystification and delirium tremens)Futebol, política e cachaça

有些人说,巴西要在这场替代性能源之战中成功,必须在进入美国的乙醇市场上得到协助。在美国,乙醇是从玉米提炼出来的。但这只对了一半。对的部份是,关税降低是当前会谈中巴西需要的,这将会实质上在出口获得成长。但巴西所生产的量,要满足美国在乙醇上的潜在需求,是远远落后的,更不用说要满足世界上其它地方。当双方的伙伴关系建立于发展新的生化燃料提炼方法-例如使用蔬菜的残余物,这会比降低关税来得有意思多了。这个研究意谓着在科学家和研究者创造更多论文发表,或只是增加雇用更多甘蔗的切割者而已之间的不同。这些人努力的结果,能让我们加以利用只能在赤道以下发现的自然优势。Hard game in the tankesabafo Brasil

所以,布什这个王八蛋,对,从石油公司来的,被整个地球称为敌人的家伙。现在,他想减少对石油的依赖,迫使那些贩卖石油给美国的受压迫国家,如委内瑞拉,伊朗、安哥拉,陷于贫穷的处境。然后结果是让甘蔗和玉米的价格上升,让数以百万人因缺乏粮食而陷于饥饿,还直接的影响到cachaça这种在巴西十分普遍的酒精饮料和爆米花的价格。这个穷凶恶极的人一直在想些邪恶的计划。幸好,我们仍然有来自四面八方准备讉责他的声音,特别是来自卡拉卡斯(委内瑞拉首都)的霸主。向乙醇说不,向委内瑞拉的石油欢呼!乙醇是保守的,石油是革命的。和布什与乙醇一起失败O Triunfo dos Porcos

在这些争议之中,我们可以看到卢拉总统在他的第二个任期内,关于挑战性的外交和民主问题,显的日益轻松。虽然当地媒体总是准备好的要对他做出更严厉的批评,但民调持续显示正面的反应。

这显示近来关于在巴西的外交事务上实践反美意识形态的热门争论,己经成为老死的新闻。

Ipsos这个民调机构所公布的调查指出,作为一国元首,卢拉总统得到越来越多的正面的评价,而布什则在拉丁美洲的民意中受到拒绝。「O Estado de S. Paulo」取得这份报告后指出,该组织认为布什借着卢拉的声望以扩展他的拉丁美洲之行。这份民调显示,卢拉的形象剩余(正面形象减去负面形象),在巴西,有36%,在玻利维亚有39%,在秘鲁有37%。然而,布什则无处不显示其负面形象:在玻璃维亚的形象剩余是-43%,在巴西则是-55%,在秘鲁是-3%。卢拉和布什,在受访者之中,则各有55%和32%支持度。Real BBBBlog do Roberto Leite

他们在那里,每个人都可以看的到,卢拉的第二个总统任期的外交政策受制于与第一个四年任期有关的调整。那些跟随着反美国主义(大于民调机构的通常层次所能及)的假设是错误的。相反的事正在发生,和美国的策略性整合是理所当然的。第一个所显示出来的讯息是美国和巴西亲密的贴近,以形成国家集团,在联合国上支持国际制裁伊朗的核武问题。现在看起来是巴西和华盛顿方面在生化燃料上的结盟。巴西将会是美国在减少对石油的依赖上重要的中心支柱。或者我们是不是应该说,减少(美国)对中东、尼日和委瑞内拉的依赖。什么是反美主义Blog do Alon

在经过了二年对于巴西外交政策的反美国主义的批评后,现在整个游戏己经改变了:我们会看到对于卢拉美国主义的外交政策的批评,在未来的二年或以上的时间。我们应该警告卢拉不要试图用中立来处理议题,因为这将会是又二年的对他在外交政策上没有决断能力的批评。如果你停下来,怪兽会抓住你- Nassif Online

作为最后的综合报导,我们将把注意的焦点带到将会引导美国和巴西之间生化燃料协议结果的实质决定性因素。其风险和利益基于评估谁可以参与决策的政策上。

布什来到拉丁美洲为了二个理由,这二个理由在他的外交政策上同等的重要,但二者之间没有什么关联。第一个理由是,他需要关于乙醇的会谈。第二个则是中和查维兹现身在这个区域所造成的影响。这是高层的会谈。布什将会来去匆匆。有人会比他先到,且在他走之后继续会谈,这就是另一个布什,他的弟弟,杰布(Jeb),前佛罗里达州州长。乙醇变成家族议题,最优先考虑的事。美国佬回家?- no mínimo weblog

此次促成生化燃料协议的形成,包括了以下的人士参与:Luis Alberto Moreno,哥伦比亚外交官,曾于2006年在美国的施压之下,被选为美洲开发银行主席、Roberto Rodrigues,卢拉第一个任期内的农业部长,同时也是著名跨国生物及化学企业孟山都(中文/英文),在巴西引进基因改进产品时的重要策略决定人物、Donna Hrinak,前巴西驻美国大使、Jeb Bush,现任美国总统之弟,前任佛罗里达州州长、小泉纯一朗,日本前首相。藉由这些对乙醇全球扩展、具象征性的支持者们,可以想象的是这些参与者的层级和他们各自的国家之间的关系。巴西-联盟Outra Globalização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