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伊朗:女权团体/总统赴联合国报告

校对: Leonard

sadr.jpg本月4日,女权人士在德黑兰参与和平示威活动被捕,32名遭逮捕者中,Shadi Sadr(感谢Kosoof提供图片)和Mahboobeh Abassgholizadeh迄今仍在牢中,其余人士已予以饬回。


律师出身的Sadr成立了Rahi非政府组织,协助女性解决法律纠纷,根据Women's Field网站指出,相关单位已在3月15日(周四)查封该组织,此外,该网站并指出,Abassgholizadeh经营的另一个非政府组织(协助民间激进人士之机构)也在当日遭当局查封。


狱中其中一名女性透露审讯人员与她的对话。


审讯人员与囚犯

Mahbobeh Hossein Zadeh在博客Parndeh Kharzar [Fa]上,发表她在牢里的情形及审讯人员和她之间的对话。

审讯人员:若能重获自由,妳想写哪些主题?

部落客:威吓、审讯、精神折磨、羞辱、审讯人员不当对待以及监牢的恶劣环境。

审讯人员:妳我曾谈及当局是如何搜集妳的日常生活情报,当时妳目瞪口呆,你也会写下这段吗?

部落客:监听电话没什么大不了的。

审讯人员:还好今天不是由情治单位人员来审问妳,妳应该感谢老天。


为狱中的母亲落泪

Omid Memarian的身分是记者,她将一名入狱妇女的女儿与她之间的谈话记录在博客上。她说Mahboubeh Abbasgholizadeh的女儿(Maryam Ommi)似乎很害怕,也很担心母亲被捕后,即将遭受一连串的审讯及后续行动。Omid的完整访谈内容收录在Roozonline,Omid问:

『他们是否审问其它人有关妳母亲的事情?」Ommi回答:「是,审讯人员试图将另外两名女囚犯与其它人隔离,他们要其它人不要再跟随那两名囚犯,并经常质问其它囚犯:妳跟那两名囚犯有什么关系?你替她们俩做什么事?为何要去她们的办公室?」他们还试图使用心理战术,告诉其它人那两名囚犯已招供,但他们是好人。』


女权运动遭受质疑

Alpar [Fa]原先赞扬女性的勇气,但 3月8日后,她表示,难道对女权团体而言,联署对抗歧视及增进女性知识的重要性,已比不上女权运动政治化及情绪化?


Alpar提出怀疑,现今父母亲还会不会允许女儿加入女权团体?


Hoder写道:伊朗女权团体最新的对抗方式只会让保守派以安全为由,孤立守护女权的温和派,进而造成女权运动分崩离析。

已别无选择

Saz Mokhalef [Fa]不认为女权运动是革命运动或是暴力活动,这名部落客说,国内革命派闭门造车,只会鼓吹投票,不敢上街抗议,还要求不能与国外媒体联系、不能示威、不能喊口号、不能带着抗议牌子…另一方面,政府则继续搜查过滤,对女权团体施加压力,女性即使在自家也不能自由集会,女权份子也遭公司开除…你可以告诉我,这些女性该如何是好?


有些人似乎仍认为,拓展伊朗民主为第一优先,其它与女人相关的事情均不列入优先考虑,那么数百万女性所受的苦及歧视,谁来负责?


伊朗部落客不仅关心国内事务,伊朗核武危机也是他们着重的议题。最近这些部落客关心的一件事:总统内贾德(Mahmound Ahmadinejad)决定前往纽约联合国总部解释伊朗的核计划


拜托不要去,不过…

Haji Washington [Fa]说,请阻止内贾德前往联合国,他去的话,事情只会更糟,并且对伊朗的政治处境有害,因为西方国家都不喜欢他。该名部落客表示,出访行程是由国家最高安全理事会秘书Ali Larijani决定。


Iran Paprazi [Fa]说:有谁可以阻止这位仁兄吗?各国代表在联合国捍卫各自国家利益,若内贾德真能捍卫伊朗的国家利益,如今全球各国也就不会连手对付我们。你不是以为安理会决议案只是一张纸吗?那你何必为了一张纸,千里迢迢飞往纽约?


改革派政治人士Mohammad Ali Abtahi说,针对伊朗的新决议案接踵而来,致使国内经济每下愈况,他希望内贾德的联合国行程能拦阻制裁案,若能如此,就不虚此行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