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玻利维亚:国际足协禁令剥夺乐趣

Hernando Siles足球场位 于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的Miraflores区,是多个职业足球队的主场,亦为国家代表队练习场地,虽然过去三届世界杯足球赛中,玻利维亚总是在资格赛里 垫底,不过民众始终相信,正是因为高海拔的地利优势,让国家队能晋级参与1994年世足赛,那也是该国至今唯一出赛经验。居住于圣克鲁斯的E.在部落格 Voz Boliviana[ES]写道:“1993年,我国通过隔年美国世足赛的资格赛,全国上下都欢欣鼓舞,充满乐观与民族主义氛围,我们靠着自己的力量而有此成果。”

不过最近国际足协FIFA宣布,国际赛事未来只在海拔2500公尺以下的场馆举行,使玻利维亚许多场馆失去主办资格,也抹煞人民看到国家队再度晋级的期望。

同样身为足球迷的玻国总统莫拉列斯(Evo Morales)于是决定,将派遣高层官员赴瑞士苏黎世,直接与FIFA主席布拉特(Joseph S. Blatter)交涉,并称当天为“挑战日”,全国各地亦出现反此规定的游行与抗议场景,部落客亦群起加入反对足协。

FIFA的政策宣告激怒许多玻利维亚民众,不分意识型态同声谴责,圣克鲁斯的Andres Pucci表示[ES]:

无论是全球最湿热或最湿冷之处,都有人在玩足球。

有些人难在巴西下午三点的40℃高温下踢球,也有人难在海拔3500公尺的场地踢球,但足球运动就是如此,人们会到另一个国家、场地或地区比赛。

Sergio Asturizaga是个居住于巴西的玻利维亚人,他在部落格Así como me ves me tienes里回忆,过去人们争论是否该在高海拔地区比赛时,布拉特曾访问过拉巴斯[ES],当时Blatter向玻国政府保证会支持不设限制,为纪念此事,足球场外墙还高挂着一块看板,Angel Caido [ES]的Hugo Miranda记录了看板上究竟写了什么字

我生于山中。

我在瑞士的家乡就在欧洲最高峰旁,因此我毫不害怕高海拔。

FIFA主席布拉特写于2000年2月11日

Miranda居住于奥鲁罗,这个城市便很可能受禁令影响,他认为这项决定背后真正的意义是

FIFA只是想赚钱,为了让赞助商掏出一样的钱,所以一定要让巴西、阿根廷与乌拉圭晋级世界杯。

Guccio's[ES]的Carlos Machiado Salas提到

从没有人因为高海拔球场而死,如果他们真要禁止在高海拔球场出赛,他们也应禁止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和圣保罗的球场比赛,因为每月都至少有一人因球迷间的暴力而死。

若国际足球赛事不得于这些地方举办,接下来会怎么样?Willy Andres [ES]怀疑所有运动都可能受影响,不再于高海拔地区举行。Nacido en Bolivia [ES]的Gery M.认为FIFA的决定,可能对这些国家的年轻人产生长期影响,他们因此对运动失去兴趣,进而丧失改善生活品质的机会。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