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新官上任能解决亚马逊的问题吗?

首长下台 一向是巴西内阁的内政事务,但驰名的雨林保育专家马丽亚.席尔瓦(Marina Silva)从环保部辞职却激起国际间的反应。总统卢拉(Lula)立即宣布替代席尔瓦女士的人选是卡洛斯.明克(Carlos Minc),前里约热内卢州(Rio de Janeiro State)环保首长及巴西绿党的创办人之一。 以下是当地部落客们对公共环保政策转变所作的评论。

marina.jpg minc.jpg

马丽亚.席尔瓦- # – 卡洛斯.明克

离职之后,这位十七岁才学习识字的前橡胶采收工人、前家庭帮佣(之后在她三十六岁时成为巴西最年轻的参议员),她希望她在环保局 的接班人卡洛斯.明克能够确保政府环保政策的持续性,对抗来自Mato Grosso State 州长Blairo Maggi的压力。Blairo Maggi反对采用国家货币协会的决议,该决议将迫使财政系统遵循环保规章,以达到进入亚马逊地区农户信贷(rural credit)的前提要件…。 马丽亚.席尔瓦曾说,当你掌权的时候,即便是小权力(例如:报纸的专栏编辑),我们也会不自觉地陷入从上望下看人的煽诱。—“我在过往的人生中遇到了一些 人(不是现在),例如:奇科.曼德斯(Chico Mendes)与Dom Moacir Grechi,从他们身上我学到了其实应该从下往上看事物。从下望上才看的到是什么东西在我们头上。亚马逊在我们头上。如此由下望上我们才能够看到它,才 能够做一些有益的事情,我们必须把自己放在服务的出发点,也可以说是一种清理道路让他人可以使用的态度我曾说过看着自己的儿子活着在别人的腿上比看着他死 在你的腿上好”“亚马逊在我们上头”Altino Machado

嘿!同事们,准备好!明克来了。这位新环保部部长将于今天与前部长马丽亚.席尔瓦在巴西利亚共进午餐,之后会与总统卢拉在Planalto宫 (Planalto Palace)会面。从今起,内阁将不再是唯一的新闻来源。明克很有媒体头脑。就跟马丽亚一样,他倾向使用网际网路,或许应该说是说电台(反之,在此不要 忽略电台)(no disregard here for the radio, on the contrary?)。他每一天都会很活跃,所以传媒将需要指派一位记者跟着他跑。有一天,发生于上周,他就长期发展活动(Long Term Actions)指责特别秘书处(Special Secretariat)的未来同事曼戈贝拉.昂格尔(Mangabeira Unger),他是由总统卢拉指派负责亚马逊永续发展计划 (Sustainable Amazon Program)的人。另一天,他已经准备要建议前Acre州长乔格•维纳(Jorge Viana)接替曼戈贝拉原来的职位。 隔天,他准备好赞美昂格尔(Unger)善于做大事。明克善于操弄文字、想法与概念,跟他的新老板卢拉一样。让我们好好看看他昨天被问及其任职里约热内卢 州环保首长时所核发的大型公共工程环境许可证的纪录数目时所做的回答:“你可以快又严密。并不是因为核发许可证需要花上三年以确保对生态系统的保障。你可 能在官僚系统中耗掉三年而取得不周密的执照。” 记者们只是将他所说的记录下来,没有人反驳。 记者们没有太多时间去思考他们所听到的,而且大多数也不知道要思考什么。在这情形下,明克将他自己限于与挑衅他的言语开玩笑的状况中。亚马逊森林是我们的? 狗屁!部落格 do Noblat

穿着他的宽松背心与长发,虽然这他们有被灭绝的危机,但是这个男士仍旧是个媒体事件,一个夸大言词的机关枪。与他的前任相较,朴素的马丽亚.席尔瓦让我们想起秀丽绽放的兰花与目标的象征,卡洛斯.明克则像个横扫大豆农场的疯狂链锯。 A matraca solta de MincLuis Nassif Online

导致马丽亚.席尔瓦辞职的原因有许多的臆测。她曾提到政治支援的缺乏,一些评论者提到与卢拉强势内阁总理,即负责加速成长旗舰方案的 Dilma Roussef的不合。另一个有力的谣言认为任命罗伯特.曼戈贝拉.昂格尔(Roberto Mangabeira Unger)统整亚马逊永续发展计划(Amazo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plan)是对前部长的最后一击。事实上,曼戈贝拉—前哈佛大学教授 —在巴西利亚的环保政策制定的角色本身早已成为部落客讨论的话题了。

有关为何任命曼戈贝拉[统筹亚马逊永续发展计划(PAS)]有两种说法。在工党(PT [Worker's Party])内部的现有说法是卢拉蓄意排挤前首长[马丽亚.席尔瓦]。但有另一并不完全相冲突的说法在Planalto宫周遭流传着,认为这次的异动象 征着卢拉的“远见”….无论如何,在这个(牵涉到环境部、农业部、农民发展和国家整合部的)[亚马逊永续发展计划] 中,曼戈贝拉跟这次的政争并没有直接的牵扯。卢拉已经声称他不会指定这几个部会的其中之一[来负责统筹 PAS 计划],因为他们会只顾到自身的利益…马丽亚的部会从来不关心曼戈贝拉在说些什么。他试着引起环保部的注意,但是马利亚置之不理。同样的,农民发展部 也对他的想法不怎么感兴趣。尽管如此,曼戈贝拉还是找到了他的盟友,并且把手伸向了亚马逊 — 一个国际密切关注的议题 — 来寻求他第一本著作的灵感。在一场用政府所举办的演说中,曼戈贝拉发表了他的看法。当曼戈贝拉提出一个劳资双方之间关系模型的新方案,他得到了卢拉的支 持。不到一年间,曼戈贝拉扩大了他的视野,虽然此时他仍未确认接掌 PASAcerto de Contas

Managabeira的新模式 强调巴西必须从没有组织的经济活动中拯救亚马逊,这需要详细规划保留与发展之间的关系。“保留亚马逊唯一的方法就是发展亚马逊”,当然,这是巴西应当承担的角色。有趣的是,上周末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Whose Rain Forest Is This, Anyway?‘)在这场论辨当中占据核心位置,把1989年高尔所说的:“不同于巴西人所以为的,亚马逊并不属于他们的所有物,亚马逊属于全体人民”这番话又重新搬到台面。部落客们就如预期一样,对这番话做出了回应与评论。

现在,欧洲跟北美的居民已经如他们所愿污染了整个行星,美国更拒绝签署可以增进抵抗污染型产业的京都议定书,他们又想要把手伸进“地球之肺”,而这是我们的亚马逊。 纽约时报还批评巴西捍卫亚马逊Aos Quatro Ventos

从人类的角度来看,如果亚马逊流域应该要被国际共有,那么我们也该把世界上所有的石油产地变成国际共享。石油对人类稳定生活的重要性不亚于亚马逊流域雨林 对未来的重要性。然而,石油产地所有人却认为他们有权利决定什么时候要增加或减少石油生产量,提高或降低石油价格。这个世界的富人们认为他们有权利把这些 对人类极为珍贵的财产拿来烧。同样的,富国的财务资产也应该变成国际共享。如果亚马逊流域是每个人类共有的自然保育区,那么亚马逊雨林也不能由着土地所有 者或国家决定要烧还是不烧。烧光亚马逊雨林很糟糕,就跟全世界的观察者任意的决定造成的失业问题一样。我们无法允许属于全世界的经济资源最后被拿来烧毁整 个国家,只为了关切者的诡异想法…。我们可以把小孩子也都变成世上各国共有的,不论他们的出生地,让他们变作整个世界都该付出心力照顾跟关注的资产, 甚至比亚马逊雨林还重要。当世界领袖开始关心世界上的贫穷孩童,并把他们视为全人类共有的资产,那么他们就不会允许这些孩子在本应该念书的时候工作,或是 在应该好好活着的时候就死了。身为一个人道主义者,我支持把全世界都变成各国共享,但只要这个世界还把我当成是巴西人,那我就会以巴西人的身份捍卫属于我 们的亚马逊雨林。只属于我们。 [这篇部落格重写自一篇由前巴西教育部长Cristovam Buarque撰写 的知名文章 Cristovam Buarque: Internationalization of the world – Cristovam BuarqueVi o mundo

过去几天,巴西媒体吵得最凶的议题就是纽约时报新任驻巴西记者Alexi Barrinonuevo所写的一篇发人深省的文章,文章的标题为“亚马逊森林属于巴西吗?还是全世界?”在部队的营房里,我们几乎都会听到老将军与上校 们因为穿上休闲服而发出不不适的声音。但是,那些不带偏见与前提阅读这篇文章的人可以发现一件事:这篇文章相当中肯。这是一个外国媒体派驻巴西的记者最近 会关注的典型议题。 这篇文章描写目前巴西当地极为普遍的妄想症,世界某处的某些人想要从我们这里偷走亚玛逊森林。这样并没有点出真正的威胁。对巴西有一定了解的人对这场辩论 并不会感到惊讶;而那些国外来的人则是被右派(保守派)的这种阴谋论所修饰的想法所惊吓…。是的,巴西的确有义务为全世界保存它的森林。这也是我们自己必 须负的一项责任。失去亚玛逊森林,中西部到南部之间这一大片支持经济成长的农地将失去雨水灌溉,照亮圣保罗与里约的水力发电厂也会失去水源。因此,从一个 综览全局的观点来看,保存雨林毫无疑问是一门又好又合理的事业。我们应该把亚马逊关闭然后不准任何人进入吗?我们要如何安置那些已经生活在哪的地主呢?要 如何在这块代表(representative)或警察用炼锯杀人的土地人落实法规呢?又要如何发展巴西的研究中心来留住当地或外国的科学家呢?没有人会 将亚马逊从我们身边拿走——国际正记也不会采取这项行动。但是在前部长Marina Silva辞职的背后只有一个简单的事实。巴西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片最大的森林。当我们不知道怎么跟亚㆘逊共处,森林就会不断被破坏,我们之中的一群人因为 罪恶感,就继续幻想着其他人会强行夺走这片森林。更深一层,再更深一层来看,也许是因为他们知道我们真的对森林被破坏有了罪恶感。 亚马逊是我们的吗?Pedro Dória Weblog

在保留或开发的公共政策光谱摆荡间,我们仍可发现一些能将亚马逊的丰富文化连结一起,并极致展现的不同方式。他们发声呐喊的寻求认可 everyday facts,然却不在任何现行政治论述的优先考量中。

今日我们都知道亚马逊雨林的丰富性深深地内化在当地住民的文化当中,直接连结到尊重、保存森林与其居民间民族植物学传统的一种理 性经济探索。这样的观念连结到在地的“财富”,藉由该区域的祖先传承文化所累积的知识,将植物、动物与文化统一成为一种紧密的连结,呈现出一种综合的知 识、尊重、使用与保存的关系。但是当实体与物质性“丛林民族”的保存工作牵扯到自然、免疫疾病与医疗面向,文化面向的保存便带有一个坚实的政治成份,从国 家介入的角度是更为平顺与可以被治理的。文化保存,用白话来说,就是意味着维持原住民的生活状况,让他们可以保持基于祖先信仰的、自己适当的生活方式。在 这个基础上,这些民族的那种“宇宙观”(cosmic vision),包含着他们的神话…迫切的需求把亚马逊流域,它庞大的经济契机,作为一种更无法分割的部份必然包含着自然与文化之化合物,也就是人与 森林的结合。 森林与其居民, by George Felipe Dantas – Vi o mundo

译者:PipperLPortnoytzuche、Tsungyi、ilyaH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