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中东地区记念9/11七周年

9月11日是记念9/11美国遭到攻击七周年的日子。这个改变歴史的一天所带来的悲伤和毁灭不止发生在美国,也发生在世界各地。来自中东地区的博客也对此一灾难性事件发表看法。

约旦的Hareega但愿这一切从未发生:

我希望这一切从未发生:

你可能会问,我怎么还记得这个事件?根据CNN今天的民调,大部份(82%)的美国人在这天不做任何特别纪念。

我不相信阴谋论。我相信这是19个来历不明的人劫持飞机冲向世贸中心和五角大厦,我也对于美国政府在炸毁世贸中心和击落飞机上扮演主动角色的说法存疑。九一一发生的事我都接受。

但发生在九月十二号的事激怒了他:

我对九月十二日起的任何事都不买帐。

我不相信CIA何以不能避免攻击事件的发生,或是,为什么没有任何当局人士为不能避免事件发生而遭到免职。为什么这个国家没有任何一位政府官员为此负责?不是听说有个说法是每个成年人该为他/她所犯的错负责?

为何所有事前的警告都被忽略?为何所有在朝的关键人物证言互相抵触,而且没被要求说出真相?

当民主带来的是像布什(George W. Bush)、钱尼(Dick Cheney)、伦斯斐(Donald H. Rumsfeld)和莱斯(Condoleezza Rice)这样的罪犯,何以美国能要世界以它做为民主范例。同样的民主也完全无法使他们为一切谎言付出代价,这些谎言代表着数以千计的人失去生命,以及整个伊拉克的支离破碎。

他继续气愤地说:

有很多原因让我但愿9/11从未发生。那3000名无辜的受害者,以及那些被报复而遭到谋杀的人们。没有一个人应该失去生命。而因为这个号称世界民主领导人的国家,那些造成这些无辜者死于非命的人却未被苛责,也永远不会被苛责。他们证明了只要杀人犯杀的人够多,伴随着胜利的号角声,就不会受到惩罚,而在战争到来时,真理就是第一个受害者。

同样来自约旦,记录记忆博客(Memories Documented)的Qwaider,刚好旅行回来。这位住在美国的博客,当时正在约旦度假:

我确切的记得,在七年前那个九月温暖的午后,我当时和谁在做什么,以及我们对此事的回应。那时有人急忙的进来说:「你不会相信CNN上正在播什么!」

他补充说:

然后,接下来是痛苦的片段,在机场的「随机」检查景象、人口建档、联邦调查局(FBI)的访视、窃听记录、禁止携带液体登机,以及不能和空服人员争执否则关达那摩湾(Guantanamo bay)见。

那天也是许多公民自由权死亡的日子…在那之后,许多人持续受那天的遗绪所扰,而世界再也与以往不同。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一天…

还是来自约旦,Kinziblogs也清楚的记得这一天:

我胸前挂着抺布,站着动不了,我知道这是有人计划让二架飞机飞向这二座办公大楼,此举意图毁灭任何在其中的生命。我们的客人立刻说:「这是奥萨玛.宾拉登所为」,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他的准未婚妻说「天啊,不要是阿拉伯人干的,世人已经够恨我们了」。

MommaBean记得Ramzi Doany,这位巴勒斯坦的基督徒在这天失去生命:

我不认识Ramzi本人,但就像每个人都知道安曼(Amman)是个很小的镇,当2001年9月11号当天世贸中心遭到摧毁,这个小镇失去了一个人。他不只是来自约旦,不只是个巴勒斯坦人,不只是个基督徒,他是我们大家庭的一份子。即便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是姻亲),我们因信念、礼拜、宗教而产生关连。Ramzi 是众多美国迷思之一,被遗忘及掩盖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当两架飞机撞上大楼,我听见那些思想浅薄的同事谈到,「那些巴勒斯坦人」在欢呼。我解释,「那些巴勒斯坦人」在为失去他们的子弟哀伤。不会蠢到以为近三千名亡者之中没有巴勒斯坦人吧。

来自以色列的Aussie Dave在周年的这天写下一些观察,包括:

七年以来,人们还是不知道为何而战。且多数人还是感觉不到我们身在战事之中。

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报导一项民调指出,百分之五十的受访者否认官方所认为2001年9/11世贸中心攻击是基地(al-Qaeda)组织因特定利害关系而发动。

一项在多个国家进行的调查指出,埃及和约旦的受访者中有很高的比例(43%及31%)认为攻击的幕后有以色列的参与。

巴勒斯坦的Haitham Sabbah连结到世界民意(WorldPublicOpinion.org)在17个国家进行的民调,只有九个国家的调查结果中,多数人指出基地组织是政击的幕后主使。约旦的The Black Iris对此项民调做出响应,他描述这天是「最后为了美国以外的地区铺了条路,引向无数恐怖的日子」。

在黎巴嫩博客圈,The Ouwet Front对黎巴嫩军方的个人观点和意见做出响应。N10452写道:

愿所有在恐怖攻击中丧生者安息。

七年以来,恐怖主义一直在扩散,每天有更多无辜者丧生。很遗憾的是,美国无法消除(译者按:作者应该是要写annihilate)恐怖份子的威胁。但我希望世人能因此完全注意到此项显著的威胁,而因此有所行动。

对伊拉克瓢虫(Iraqi Ladybird)而言,这天是另一个记念日:

今天,2008年 9月 11号,也是美国以「解放伊拉克」之名占领伊拉克满2000天的日子。黎巴嫩报纸Al-Akhbar提醒了这项「解放」的成就:

在2000多个日子里,大约有一百万的伊拉克人失去生命,以及四百万人流离失所。这是自1948年巴勒斯坦难民潮以来人数最多的一次。在美国方面,4155名士兵丧生和30324名受伤,再加上176名英国士兵丧生,138名来自其它国家的士兵死亡。

占领伊拉克花费1兆美金,大部份费用由美国纳税人买单。

来自以色列的Yael说世界从9/11这天起以一种「难以想象」的方式改变了。她补充说:

飞机撞击后改变的不仅止于留下的大洞改变了曼哈顿的天际线。高耸的大楼直指天空,夜晚大楼透出的灯光伴随着我在沙发上的啜饮着咖啡,那时我在想,每天夜晚大楼灯火通明的奇景来自加班的人们,带给我这奇妙的经验。那些大楼、灯光和人们在七年前的今天消失了。但还有更多东西也随他们消失不复见。

这改变超越曼哈顿,也超越美国,也超越战争。毁灭性的、无情的、无法说服人的战争行动在阿富汗和和伊拉克展开。整个世界都改变了。当世界以及华盛顿和曼哈顿的人们回到例行生活的常态,一种新的生活常态。世界不只是看似更不安全,而事实上是不再安全。

Yael继续说:

2001年的9/11引发了世界性的恐怖活动。从那天起,几乎在每个西方国家,恐怖份子所策划的行动都在滋长,包括原本没有遭遇过恐怖主义直接攻击本土的国家,像是,澳洲、加拿大、挪威、丹麦,以及一些成功策动的恐怖攻击行动。在某些已熟悉恐怖主义的国家,例如印度、印度尼西亚、西班牙及中东地区,恐怖活动的指数则持续升高。

OneJerusalem.com同意世界在这天之后的确改变了,并提出以下的问题:

如果9/11不曾发生,世界会是怎么样呢?美国还是会向阿富汗和伊拉克开战吗?布什还是会竞选连任吗?乔治亚的冲突以及一触即发的第二次冷战还是会发生吗?

约旦博客Ali 也提出一个问题:

今天是令人哀伤的9/11七周年的日子,这不只是个周年记念日,也记念3000名无辜者在这天失去生命。在此纪念亡者之际,美国和整个世界的确改变了。美国政府到目前为止完成了什么?美国变得安全了吗?

他也列出了9/11发生前后的世界。

Teachthemasses's School Days而言,另一个阴谋论正在制造:

英法之间的隧道在9/11周年记念这天发生大火。

是巧合吗?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