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危地马拉:内战受害者照片不得展出?

照片来自Surizar,据创用CC授权使用

利用照片记录集体记忆,这是让人不忘国家史的一种方式,当历史包括可怕事件,强烈影像不仅让人忆起过往,也可能令人不快,危地马拉有群摄影师致力于记录与再现国内长达36年的武装冲突

共笔博客Dorsumi的Aly提及有位法国摄影师出版一书,名为《遭埋藏的真相-危地马拉静默大屠杀》[西班牙文]:

1990年,具西班牙加泰隆尼亚背景的法国摄影师Miquel Dewever Plana在墨西哥境内,遇见几位危地马拉的马雅难民,之后他决定积极投入人权议题,两年之内,他记录四处挖掘大屠难受害者遗体的过程,向世人呈现这段并不广为人知的违反人性罪行。瓜国政府在八零年代屠杀诸多原住民,藉由提供受难者信息与全名,还给他们应有的尊严。他后来将记录出版成书,并举办同名展览,陆续在法国巴黎、西班牙巴塞隆纳、西班牙Palafrugell等地展出。

另一位摄影师Daniel Hernández Salazar也很努力拯救受害者的记忆,他最近受邀前往瑞士日内瓦万国宫展览,部分照片以裸体男子代表战火下的受难者,之后联合国组织人员撤下这些照片,表示照片内容可能冒犯某些团体,但如León Aguilera Radford在Klavaza博客所言,有些人觉得这只是思想审查

危地马拉摄影师Daniel Hernández-Salazar获邀在瑞士的联合国单位万国宫展出作品,其中以艺术及隐喻手法呈现瓜国三十多手内战遗留下的恐惧,他的其中一项目的是保存战争脆弱记忆,避免相同事件再度发生,我感觉危地马拉国内许多人民很乐意遗忘一切,但历史本该让人记住,就像作家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作品《博闻强记的富内斯》(Funes el Memorioso)里的角色。

在前来联合国组织的全球各种代表、官员、外交使节、访客之间,要找到共识标准想必非常困难,但这是艺术,还是种西方艺术,就和久远时代以降的美学标准相同,因此我无法理解联合国组织的审查行为,就算官员决定留下空的展览字段,显示这些照片已经取下,并建议游客前往这个网站,以虚拟方式展示这些相片,我仍无法理解联合国组织为何撤下照片,我建议各位看看这个网站,一定会喜欢。

这些影像能帮助保存历史受害者的记忆,许多摄影师都希望透过作品,让他人能了解历史、建构未来,让「别再发生」一词不只是口号,更是对未来的承诺。

缩图来自James Rodríguez,经许可后使用

附注:要欣赏Daniel Hernández在日内瓦遭禁的照片,请到这个网站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