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墨西哥:边境女性谋杀悬案处处

美国与墨西哥边界地区的暴力情况令人触目惊心,光是2009年一月至二月,华雷斯城[中文](Ciudad Juárez)等边境城市死亡人数就累积至400人,除了毒品贸易份子成为绑架与谋杀的受害者,年轻女性亦常在这波危机中罹难。

据「国际特赦组织」指出,华雷斯与奇瓦瓦(Chihuahua)等地已逾370名女性丧生,「但政府却未采取适当行动调查并处理这项问题」,由于「性别屠杀」现象严重,许多组织与博客都透过网络,让外界更加瞭解受害者及其家属蒙受的苦难。

许多组织要求中央及地方政府主持公道与积极行动,「愿女儿返家」[西班牙文]这个组织设于华雷斯城,是由Lilia Alejandra Garcia Andrade的母亲和老师共同创立,这位女孩于2001年遭绑架撕票,该组织在博客描述许多家庭的生活背景

在华雷斯城,女性会突然失踪,从此音讯全无,直到歹徒决定让她们的遗体曝光,遗体上总证明死者生前遭到凌虐、轮暴,或是死后遭肢解或焚尸,这对社会是极大的痛苦,难道这还不足以促进执政者采取行动吗?

许多家庭惶惶度日,心中满是绝望和恐惧,每当见到女儿离家,都不确定能否再见到她们,但这种处境仍不够让政府出面终结这项问题。

至今歹徒仍未受惩罚,政府亦未协寻失踪女性,…谋杀案与绑架案继续发生,没有人为此负责。

「反对墨西哥性别屠杀」博客指出,该组织因致力于终止死亡事件再发生,还遭到恐吓[西文]。

墨裔美籍导演兼影音博客Zumla Aguiar特别关心这项问题,与该组织密切合作,拍摄《华雷斯城母亲对抗性别屠杀》记录片,依据创用CC授权开放使用,影片简述写道[英文]:

这段影片无意将更多资讯填入各位脑袋中,只是让母亲们表达对每个案件最终结果的看法,受访的母亲来自社会各阶层,但伤痛都同样沉重,「愿女儿返家」组织的Marisela Ortiz指出,因为「女性很贫穷」,所以人们对这些谋杀案不为所动。

另一个组织「反脱罪十年团结网络」[西文]透过博客,与读者分享他们为防堵侵害人权者脱罪所做的努力,包括在华雷斯城、奇瓦瓦及墨西哥各地的年轻女性谋杀案件。

国际组织「目击」[英文]运用社会媒体提升民众意识,也募集连署书上呈墨西哥总统卡德隆(Felipe Calderón),该组织于2003年与「墨西哥人权捍卫暨推广协会」[西文]合作,制作名为《双重不正义》[英文]的影片,主题为2003年5月有位女孩Neyra Cervantes在奇瓦瓦失踪,她的亲戚David Meza遭到刑求后承认杀害这名女孩。

虽然后来找到女孩遗体,David Mesa也历经冤狱后获释,但凶手仍逍遥法外,「目击」组织发动连署要求继续调查,连署名册也将由该组织创办人Peter Gabriel、墨西哥多位名人与受害女孩的母亲一同交给总统,有些墨西哥博客也提到连署活动,例如Resiste Chihuahua[西文]博客。

由于边境城镇处境很相当悲惨,许多案件成悬案,「愿女儿返家」组织女性成员写下自己的痛苦与希望[西文]:

参与活动的家庭帮助我们将痛苦转化为力量,我们历经冲突,女儿遭残忍谋害,政府无能、固执、粉饰太平、贪腐与漠不关心。

知道我们的女儿在那种情况下死去,很难将心碎之痛化为字句,这种强烈的痛楚没有止尽,每当想起她们、浏览她们的博客、翻看她们的照片,我们都止不住泪水,每当想像女儿在临死前受虐的处境,我们的苦痛和难过只会增加,我们活着,但已没有生命…

我们仍怀抱希望,期待有天司法能为这些失踪或未成年死亡的女孩伸张正义,这是我们重拾生命的唯一方式,我们很团结,虽然彼此没有血缘关系,但都同样承受失去生命一部分的伤痛。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