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玻利维亚:向嘻哈歌手道别

玻利维亚嘻哈歌手波霍贾斯(Abraham Bojorquez)骤逝对El Alto地区居民打击特别大,因为这正是他发迹之处,他在公车车祸中丧生,让全球无数歌迷哀痛,不过他也用记忆与歌词,记录一座年轻城市的奋斗与希望;许多玻国博客都对他瞭解甚深,在他过世后几个礼拜除了表达哀悼,也回顾他们多么敬重这位歌手的故事。

Photo of Abraham Bojorquez by Wara Vargas / www.lamalapalabra.tk and used with permission.

波霍贾斯照片来自Wara Vargas,经同意后使用

Letras Alteñas博客的Alberto Medrano来自El Alto,记得第一次看到他的演出[西班牙文],也记得「多少年轻人对他带有安地斯风格的嘻哈音乐印象深刻,歌词内容有关政治抗争及革命,并要求为『2003年10月』的事件讨公道」。

2003年10月事件一直是这位歌手的重要创作元素,当时El Alto约70位民众与军方发生冲突死亡,人们也一直要求为此争取司法正义。

波霍贾斯于九零年代初前往巴西一间纺织厂工作,也在同时期接触到嘻哈音乐;回到El Alto之后,他组成Ukamau y Ké这个团体,时常以原住民语言Aymara演唱饶舌歌曲,Bolivia Indigena博客的Cristina Quisbert指出[西文],「波霍贾斯有种特别的风格,结合嘻哈音乐与有关社会秩序的内容,同时重视Aymara文化,因此获得许多年轻人及各地民众的重视」。

La Mala Palabra博客的报导中,提供许多波霍贾斯身后消息,以及相关纪念与致敬活动内容,博客内张贴守夜及丧礼照片,出席者部分与他熟识,有些纯粹欣赏他的作品,许多亲友都前来为波霍贾斯守灵[西文]:

他的家人都很震惊,身为农民之子,波霍贾斯很早就开始自食其力,自四岁起便成为孤儿,后来生活很困苦,在街头讨生活,有毒 品、酒 精、帮派、好友,也在巴西如奴隶般工作,…他的亲友都很意外,看到他运用自己原住民的个人魅力,吸引许多人前来,这是许多人在他身上看见的特 质。[…]

许多人都以故事方式怀念他、与他道别,谈到他过去、现在与未来都如此善良。

La Mala Palabra提到在拉巴斯公墓举行的丧礼[西文],许多歌迷、朋友与音乐家都前来,由于背景各异,现场大家对如何最后向他致敬还有些意见不合:

现场有悼词,有些人无法言论,也有朋友建议改变气氛,因为波霍贾斯肯定希望,人们以好心情出席他的丧礼,嘻哈乐手带着眼泪,以饶舌方式向他道别,有人拿出charangoquena等乐器伴着歌曲,非裔歌手也加入演唱,充满可惜与遗憾。[…]

棺木入土之前,出现一段小争执,有位亲友开始祷告遭到制止,因为波霍贾斯并非天主教徒,应该以沉默送别,但在场其他人认为,波霍贾斯肯定会尊重人们不同信仰,因为他相信社会融合,情况有些挣扎。

政府反噪音污染短片,由波霍贾斯组成的团体Ukamau y Ké演出,歌词为原住民语Aymara,加上西班牙文字幕

玻利维亚各地音乐家持续表达哀悼,例如来自圣塔克鲁兹Animal de Ciudad博客的Ronaldo[西文],波霍贾斯曾至拉丁美洲各地演出,也与Manu Chao及Bersuit Vergarabat等知名歌手同台,Pez Fumador整理自己得知死讯后的感受[西文]:

我在痛苦时刻大多不擅言词,但波霍贾斯意外身亡,实在触动我的灵魂,他是个年轻有才华的艺术家,对我国充满愿 景,Ukamau y Ké这个团体让我瞭解我国的政治倾向与美学,也让我与女儿建立便桥,…能继续在这个残酷世界前进,这对许多人都是一大损失,…听着波霍贾斯的歌 曲,我们懂得年轻人的现实处境、对抗种族主义,也与我们自身的许多矛盾。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