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缅甸:新政策规定HIV病患团体需注册

缅甸爱滋病资讯中心(HIM)在一篇文章中,关注建立爱滋互助网络(PLHIV)政策的异动。

卫生部疾病控制小组的副总干事,曾经发信给性病和爱滋病毒预防和控制组主管医生们,这封信也被作者纳入文章中。

PLHIV网络在各州的分支部展开,协助预防爱滋病之外,也医治爱滋病患。 PLHIV网络必须在性病和爱滋病毒预防和控制组的监督下成立,因此不需要以其他名称运作。若有团体希望私自命名,就需要经过一步步繁琐的注册程序,从乡,省,州/科属和平与发展理事会,以及民政事务部,依照法律程序成立组织。

读者无名氏评论道:

如果政府真的有心踏上民主之路,首先得先爱它的国民。行动参予对发展有绝对的影响。这国家有多少NAP的职员? 他们真的有足够的人力接触24万名受感染的民众吗?(这是记载的数字,但也许有更多人,谁说的准呢?) 可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PLHIV涉入政治活动吗?终究,他们只是在寻找其他管道进入ART。

另一名读者也解释缅甸的医疗状况,他说明缅甸爱滋病患者的情形:

在缅甸联邦也许多人患有爱滋病或者活在爱滋病的阴影之下。 许多患者无力负担任何的药物,有些则是因为非政府组织,基于许多理由停止供应药物,以致药物匮乏。缅甸跟缅甸联邦的百姓确实求助无门。缅甸人完全没有人 权,也无法发言。在自己的国家中,他们活的像个囚犯一样,不论触法与否。

有些人担忧政府利用新政策规定爱滋病团体注册,进而「控管」或破坏缅甸公益团体的独立性。也有读者在回应中也担忧2007年红番花革命后非政府组织面对的挑战。

自救跟互助是人最基本的美德及权利,完全不需经过任何人允许。国际上推荐最佳的爱滋病治疗及照顾方案,就是相互扶持的互助 团体。 所有的医护专业人员都明白,任何限制阻碍人获得健康照护,都违反最医学界的道德守则。 将近五年,国际的非政府组织进行医疗服务时,危机四伏, 特别是在2007年9月。他们遵从谅解备忘录的约定,以避免服务据点被删除。 曾经,国家方案似是积极与国际和当地非政府组织合作,发展策略,拟定目标,抑止爱滋病蔓延,并与参予者共同完成乡镇优先计划。 九月起义之后,所有的医疗方案,都由国防角度来审视。 没有人在乎任何议题,除了自身安全。 越来越多国际性跟当地的非政府组织被要求减少服务据点。医疗专业人员越来越难跟国际人道组织合作者解释这些违反道德的提议。而观察最近的限制函,卫生署的 医护专业人员似乎更有自信发出这种不道德的命令,对自己的病人,这些罹患爱滋病的病人。他们不再视爱滋病患者为自己的病人,反而威胁他们的安全,卫生署的 工作人员为了自己生活的保障…

根据无国界医生的新闻稿 (Medecins Sans Frontieres),发布于2008年11月25日, 大约有240,000缅甸人生活在爱滋病的阴影下,其中76,000人极需抗逆转录病毒剂的疗程,但目前只有不到20%人接受这样的治疗。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