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古巴:新闻奖得主遭古巴限制离境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09年10月16日]

Maria Moors Cabot是国际上历史最悠久的新闻奖项,而该奖项的2009年得主是古巴Generacion Y博客的Yoani Sánchez,她想前往领奖却再次受到岛国古巴限制出境。她录制了一段探访移民局时的影片,这几年来已是第四次被拒绝出境。她已将影片上传并透过个人的推特帐户使人知晓:

她在文章中表示:

我有点天真。直到昨天举办的Maria Moors Cabot颁奖典礼开始前,我一直认为古巴政府会改变心意让我离境。我也为此一直没有公开我10月12日录制的外交部移民局影片。今天,看到自己还站在原地,我决定公开影片,尤其是想到所有跟我面临同样的处境的人。

我的一股冲动,让我有说不完的话,所以很难配合字幕的速度。能在那些身穿军服的人面前说出我对他们的看法,以及他们荒唐的规定,让我舒坦多了。

影片中,多次问柜台后的官员,她被限制出境的理由。对话内容如下:

我想知道在我身上已超过一年的出境禁令是不是解除了。
-你还不能出境。

还是不行?这禁令什么时候会解除,你知道吗?
-禁令?

是啊,如果我不能搭飞机,那这就是一个禁令。
-你还没有出境许可。

原因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原因。

我没有任何待解决的法律事务,也没有法庭在跑相关的程序…
-去公民事务局…

我已经去到他们都认识我了。我想知道这禁令是终身的,还是我总有一天能里开这个国家。我还应该尝试吗?我到底该做些什么?
-就目前而言,你是不允许出境的。

你知道这是违反宪法赋予我的权力。你现在,在这里,正在违反我身为公民的权力,可以来往自己国家的权力。这非常严重。以一个军事单位,你拒绝了我身为公民最基本的权利,就像是受教育的权力,拥有粮食跟行动自由的权力。
-就目前而言,你是不允许出境的。

没错,这个我已经听过了,我知道。可是我要的是,做这个决定的人,能够回答这些问题的人要出面。
-我已经出面了。

不,你没给我任何答案,你不过是重复说在纸上的那些话。
我要知道为什么Yoani Sanchez不能离开这个国家。他们就真的这么怕我离开古巴吗?
-就目前而言,你是不允许出境的。

你为什么不让我踏上飞机?他们在怕什么?怕这110磅的小小一个人能做什么?引发海啸吗?那为什么不让我离开这个国家?
-我跟你说过了…

你们只是在让自己难堪罢了。不,我要重说。你们正在人生中最可耻的时刻。
这个机关,你所代表的机关,还有这个禁令,总有一天会结束。我的孙儿不会生活在这种环境下。当我告诉他们,我自己的国家如何拒绝我行动自由的权力,他们不 会相信这故事的。那你要跟你的孩子说什么?说你效命于违反古巴人的人权吗?这真的是你要说的吗?说真的,我真的很替你遗憾,因为是你得跟你的孩子说这句 话,而不是我。我从没违反过任何人的权利。我只是想要像一个自由人一样,行使我的权力。为什么我不行?为什么?为什么我总是被禁止离境?究竟是谁做了这个 决定?他们不该像个懦夫一样,应该露个面跟我说:「Yoani Sanchez,你被禁止出境,因为a、b跟c…」但是他们并没有。
-我正在回答你。

没有,你只是一直说不。你没有给我理由。为什么?我没有在法庭受审,我也没有任何待处理的法律事务。我没有从军过,没有任何的国家机密。我甚至不是 个医 生,不在头五年限制离境的规范内,他们真需要被解放。我不是以上的任何一种。我是勤于笔耕的人。我为什么不能离开?啊,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能离开,我在等 你们其中之一开口告诉我。
你们过滤意识形态。这国家是个大牢房,被意识围墙框住了,一个偏袒的篱笆。而市民被以政党色彩贴上标签。在这里我们有优等的,甲等级的,还有丁等级的…可我却不知道我是哪一级的,但是我一定属于不公开的等级,对吧?为什么?就是因为这个意识形态的过滤机。
但总有一天,这些都会停止,因为这个国家无关意识形态,一党独大,所以这国家在你之前或之后,没有改变过。你得为对古巴人的违反行为负责。老实说,我真的 很抱歉,但是未来并不站在你那边。未来在我们这一边。我34岁,我还要活,我会活着,也会为自由出入的那天开心的不得了。你唯一在做的事情,就是拼命的把 橡皮筋拉紧。当我可以踏出这个国家后,这后果会比你预期的严重很多。是你们,让我博客的读者越来越多。是你们,让更多人崇拜我,在街道上问候我,这也是 你们造成的,以禁令、权力主义和警察监控为工具。
你唯一造成的,就是让我所做的每件事变得更引人注目。所以如果真得跟谁道谢的话,我还真得跟国家安全局、内政部,还有移民局说声谢,是你们促成我的博客中的现象,一次比一次大。真的谢谢了。

Maria Moors Cabot颁奖典礼在哥伦比亚大学举办,她也为典礼发送了一段获奖感言的影片:

Periodismo Ciudadano(公民新闻)博客也公布了Yoani的处境,包括几段她目前状况的影片。其中一段影片来自迈阿密的新闻频道,Yoani接受电话采访,并再次说明她的经历。Martí新闻台也回应国际人权组织的呼吁,关注Yoani的情况。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