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台湾:纪念二战台籍老兵许昭荣

今天(五月二十日)是二战台籍老兵许昭荣的两周年忌日。他悲 惨的命运反映了台湾过去一世纪以来,被不同殖民势力统治的复杂历史。许昭荣于一九二八年十一月十三号在台湾出生,在二〇〇八年五月二十号的政治抗议行动中自杀。他被迫替自己土地上的殖民政府打仗,先是为日本,而后是中华民国(ROC)。当他 终于能够自主时,便全心贡献为老兵谋福利。

hsu-300x225.jpg

台湾在二次大战期间为日本的殖民地,许昭荣因此被日本军队征招。中华民国在二次大战后宣示台湾的主权,此时因国共内战,他再次被中华民国军队征招入伍与中国打仗。一九四九年,随着中华民国军队的战败,他撤退回台湾。与战死在沙场的同袍相比,算是幸运的了。

不过在白色恐怖期间(一九四九~一九八七), 由于持有一本关于台湾独立运动的书藉,许昭荣被国民党起诉,监禁达十年之久。他在一九六八年被释放,在一九八〇年成为政治难民。最后落脚于多伦多,于此, 他开始透过北京台湾同乡会寻找滞留中国的军中同袍。一九九二年,台湾政府废除政治异议者的黑名单后,他回到台湾,并开始将所有时间用在谋求海外台藉老兵的 福利。他发现有很多台藉老兵在国共内战后被中华民国政府留在中国。有些老兵后来被解放军抓去打仗,参与国共内战和韩战

这些老兵都被迫替奴役他们的政府打仗,michaelcarolina叹息道

一代台湾青年,从一九三七年九月,台湾总督府强征第一批军夫「白襷队」,…一直到一九五三年韩战结束止;短短十六年间,台湾兵穿遍日本皇军、国民党军,和人民解放军的制服。

许多海外台藉老兵因为两岸紧张局势,无法返回自己在台湾的家乡,成为战争最终的受害者。许昭荣因此决定组织运动,带这些二战台藉老兵回家

当年(一九八九年)三月,许昭荣在北京发起「滞留大陆台籍老兵要回家」签名运动,独自一人拿着白布条,走过烟台、长山岛、青岛、上海、杭州、厦门,亲访这些滞留中国的老兵.

这个运动使得他了解许多海外台籍老兵(包含在中国和被日本军队派遣东南亚国家的老兵),在政治上、经济上、生理上的困顿。他们在二战期间被留在陌生的土地上,他们完成了作为军人的责任,却被政治放逐并且没有收到中华民国或日本的任何抚恤。

为了替其他老兵谋福利,许昭荣安排会谈,进行许多抗议和绝食活动,最终在一九九四年成立了全国原国军台籍老兵暨遗族协会

引起社会重视…政府也因此不得不正视。返乡探亲、定居,条件相继放宽…国防部也同意将「阵亡台籍英灵」入祀台北圆山忠烈祠,并研拟抚恤事宜。

除了物质上的抚恤,许昭荣认为必须使台湾人民从台藉老兵活生生的历史去记得二次大战。他决定替老兵们建立纪念碑。

一九九七年起,许昭荣与协会开始与一些地方政府接洽提供建碑用地,但始终未能如愿。一九九八年六月廿八日起,许昭荣等人以接力绝食静坐方式,终于获得当 时高雄市长吴敦义的同意协助,最后因此取位于高雄旗津海岸约三千八百坪的国有公园用地,计划兴建纪念碑及公园。

由于没有经费,纪念公园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就这么一直处在「计划兴建中」。…许昭荣再次向亲友募款凑足卅二万元,二○○六 年十一月廿八日竖立一块约廿吨重 「战争与和平纪念公园」石碑…二○○七年下半年,中央拨下第二期工程经费,却因高雄市议会的掣肘而动弹不得;最后,议会竟决议要将「战争与和平纪念公园」 更名为「八二三炮战纪念公园」

二〇〇八年五月二十日,许昭荣为了抗议高雄市议会的决定自焚身亡。二〇〇九年五月二十日,也就是一年之后,「战争与和平纪念公园」对外开放,以下是公园落成日的影片(TWIMI制作):

他成立的台籍老兵协会持续的搜集台籍老兵的故事,并且协助台湾人了解台籍老兵在二次大战的历史。每年的五月二十日,人们聚集在战争与和平纪念公园,纪念许昭荣和所有台籍老兵。

校对:helloleadingflame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