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吉尔吉斯斯坦丶乌兹别克斯坦:欧许地区屠杀报导

吉尔吉斯斯坦境内的费加纳河谷(Ferghana Valley)地区里,吉尔吉斯斯坦裔与乌兹别克斯坦裔民众爆发冲突,於2010年6月10日演变为大规模屠杀,迫使乌裔民众纷纷逃亡,冲突似乎源於吉裔犯罪组织企图颠覆当地局势,也可能与吉国两个月前发生的革命事件有关,不过纵然事件起源於犯罪组织,冲突亦有其历史渊源。

Refugees on the suburbs of Osh, Source: diesel.elcat.kg

欧许地区郊外的难民,照片来自diesel.elcat.kg

费加纳河谷四周环山,是中亚人口相当稠密的地区,族群背景亦极为复杂,当地面积与美国宾州相当,人口达1100万,现今乌兹别克斯坦丶塔吉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国界划分,其实是依据苏联史达林时期官员所绘,引发更多问题,因为许多吉裔与乌裔村落都划入对方国境内,当地亦存在贫穷丶特殊农业与高失业率等现象。

欧许(Osh)是吉尔吉斯斯坦境内第二大城,情况格外复杂,当地有大量乌裔人口,1990年便曾发生暴动,反映出双方族群关系长期紧绷,当时背景与今日相仿,并造成逾300人死亡丶逾千人受伤。

过去三天,因为欧许几乎没有电力,外界鲜少得知暴力与动乱情形,但博客仍将信息上传至互联网,现居美国的Yelena Skochilo(LiveJournal帐号morrire)仿效今年四月吉尔吉斯斯坦革命经验,试图收集所有重要新闻来源,不过她也承认,可靠的消息相当有限:

我能体谅人们此刻情绪激动,也努力传达民众手无寸铁下的感受…可以确定的是,Cheremushki等市区各处都陷入火海,到处都有奸细,时常传来枪声,我以一件消息为例,既能反映整体情况,也能说明我为何未制作时间表,我认识作者本人,故能仰赖他的资料。「…有人打电话问我,『…没有人要帮我们吗?』我不想面对这种情况,我觉得自己像只狗…我在结核病诊所附近遇见他们,我握着方向盘,向每个人大喊他是吉尔吉斯斯坦裔。费尽千辛万苦,我才将他送出来,街上大约有20名士兵,背後还有一群中年与青年吉裔民众,我不知所措」。

NewEurasia.net成为主要英文消息来源,提供照片视频与事件最新动态Mil.wms.kg张贴照片,居住在吉尔吉斯斯坦的sherboto亦上传事件照片,吉国官方通讯社Akipress.orgKloop.kg制作事件时间表(这里这里,均为俄文),diesel.elcat.kg论坛用户刊登难民潮照片

6月13日,冲突延烧至互联网上,分别出现支持双方的帐户(由於乌兹别克斯坦政府严格限制互联网,故乌国网站明显较少),好几个吉尔吉斯斯坦网站瘫痪,或许是因为Digg网站效应,造成人们讨论局势的网站Registan.net亦瘫痪,YouTube用户saveosh明显偏袒乌兹别克斯坦,提供长六分钟的Google地图影片,虽然其中内容很有价值,但立场毫不中立。

人们在Twitter网站上使用以下标签讨论此事: #Osh#Uzbeks#freekg#JA(指第二座陷入冲突的城市Jalalabad)。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