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中东:告别萨拉玛戈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10年6月29日]

全中东的博客为了葡萄牙作家乔赛.萨拉马戈(José Saramago)之死感到哀伤。这位诺贝尔文学奖唯一的葡语系得主,在宗教与政治上都有其极富争议性的意见。他的死亡在葡语区(Lusosphere)人民与全球都激起回应,阿拉伯也不例外。

Jose Saramago

Yazan Ashqar在博客贴上萨拉玛戈的照片,并在下方引了作家最为人知的一段话:我认为我们是盲目的。盲目却看得见。看得见却不愿看见的盲眼人。 http://dajeej.wordpress.com/2010/06/19/%D8%B3%D8%A7%D8%B1%D8%A7%D9%85%D8%A7%D8%BA%D9%88/

埃及博客Badawiaa在她的博客写到关于萨拉玛戈告别人生

萨拉玛戈在诺贝尔文学奖得奖致词里谈到童年与祖父的死亡:「他走到花园里头。那里有些大树与灌木,无花果木与橄榄树。他穿过一棵又一棵的树,拥抱每棵树木并说再见。他知道已没机会再亲近这些树木。如果此情此景没有在你的灵魂留下一道伤口,那么你就是个无知无觉的人。」
现在,轮到萨拉玛戈拥抱他的树木并亲吻告别。

黎巴嫩的博客Jihad Bazzi好奇身在来世的萨拉玛戈在做些什么

这位作家已逝…
如今他在另一个地方出生,疑惑、张望。不管身处天堂还是地狱,他肯定会写下所见所闻。也许他就在我想像他在的地方。他死后到了最爱的地方,奇妙的不知名之处。

萨拉玛戈在作家的身份之外也有自己的政治立场。住在西班牙的叙利亚博客Yassin El Suwayheh在博客Spanish waves on Levant hores谈到萨拉玛戈的政治观点

一个人死了,但起码他因为主要来自文学与诗歌的赞誉而被记得,诺贝尔文学奖即是其中一项。
但真正值得夸耀的是他挺身对抗不公与暴政时的勇气,以及他对被这些体系所害的牺牲者所表现的支持。
我们会永远记得他的论点与立场。为了抗议入侵伊拉克,八十多岁的老人挺身而出并说:「世界上有两个强权:美国与你」。
那位梦想家已经离我们而去,他曾为了一个更好也更富有正义与理性的世界而抗争。

一位匿名读者评论Yassin的文章。这位读者反对「一个人死了,但起码他因为主要来自文学与诗歌的赞誉而被记得」这句话,指出人被认同是因为他的所作所为,而不是他得过的奖项。

奖项只占这位杰出人物人生的一小部份。讲的好像这个世界只能透过颁奖来纾缓罪恶感,或让受奖人自在的做些不得不做的事。这样讲好像伟人就只等着这样的肯定。

另一方面,Ahmed Shawky忧心萨拉玛戈的政治立场会让人忽略他也是个极富创造力的作家。

再见了葡萄牙文学之父。我知道未来几天人们会继续讨论你令人敬重的政治论点,却忘了你深富独创色彩的作品。再见了乔赛.萨拉马戈。

许多阿拉伯的知识份子知道萨拉玛戈也读过他的作品。遗憾的是,更多人得感谢萨拉马戈的死讯让他们得以认识他。Ahmed El Mueini在博客聊到萨拉玛戈的小说《盲目》(Blindness')放在架上已久,他却始终没抽出时间来读:

1995年萨拉玛戈在小说《盲目》出版后一举成名,之后Muhammad Habib翻译成阿拉伯文并由“Dar El Mada”出版。《耶稣基督的福音》(The Gospel According to Jesus Christ')也让他知名度大开,并成为他离开葡萄牙前往加那利群岛终老的主因。很遗憾地我还没读过萨拉玛戈的作品,我总是看到在我书架上的《盲目》并 希望很快能有空阅读。

Omani Wadhha AlBusaidi回应Ahmed El Mueini的文章:

愿上帝保佑他的灵魂。 我这才第一次知道他,也证明我对国际文学的无知。

另一位评论者表示即使他不认同萨拉玛戈的宗教观点,还是会想念他的文学作品:

我毫无疑问地会想念他的杰出小说和有吸引力的写作风格。 但我无法要求上帝保佑这位说过上帝与耶稣有性关系的人。

最后,Laila建议Ahmed不要错过萨拉玛戈的小说:

Ahmed我建议你不要错过《盲目》这本小说。这本写实的作品会让你体认到双眼的价值。直到如今我还是深怕自己会突然就看不见。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