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乌克兰:人民选择离开

乌克兰自1991年独立之后,出现多次移民潮,人数在九零年代后期逐渐下滑,不过据移民局资料,选择前往西方的民众仍不断增加

Selling in Yalta, Ukraine, 10 September 2010. Image by Flickr user sugarmelon.com (CC BY-NC 2.0).

乌克兰雅尔达(Yalta)的小贩,照片来自Flickr用户sugarmelon.com,依据创用CC BY-NC 2.0授权使用

由于国家受到近期经济危机重创,民众对政治人物期望破灭,也对整体政经局势感到失望,愈来愈多人在網絡上讨论考虑移民。

大约半年前,Yevgeniy R.成立“积极悲观主义者派对”,收集与张贴人们最近离开乌克兰的故事,他宣称自推出以来,网站浏览人次已超过两万,还有约200人投稿,其中超过百则已刊登。

以下摘录人们如何回应未来移民将面临的重要问题:

各位应该明白,自己在海外会成为次等公民吧?

Roman L.写道:

只要生活方式与本地人差异愈少,就愈不容易被视为外人。[…]

Twitter用户@felenkaa表示:

各位在乌克兰,可曾觉得自己是“一等公民”?请问各位有何“一等待遇”害怕失去?我非常、非常想看这份清单。[…]

Bnorris认为:

我觉得在已开发国家,说来奇怪,社会反而更平等,假使有人在乌克兰非常成功,自认高人一等,他到国外或许觉得自己地位下滑;但如果有人只是个寻常的程式设计师,没什么特殊需求,到了其他国家也不会有改变。[…]

Victor R.指出:

我已在美国居住五年,曾数度遇上警察,但他们的举止熟练又有礼;通过海关时,官员会询问航程如何、乌克兰天候如何,从没有人说过 我的英文不够好,[…]五年来,我从未感觉自己像个次等公民,而且我多数时候都是持工作签证入境(没有居留证,也没有公民身分,只是个外籍劳工)。

各位为何觉得出国比较好?

mxc表示:

如果各位企业家已受够乌克兰税制,只要用眼角余光看世界地图一眼,除非是落在大海上,否则98.85%的国家税制都优于乌克兰。(世界银行最新评比中,乌克兰税制在183国排名倒数第三,请见报告第八页图1.3)

Roman L.指出:

历经数十年资讯隔绝,再加上苏联时代政治宣传总声称西方世界多么糟,仍未达到预期效果,人们反倒对居住海外充满着美好想像,认为 其同时拥有社会主义的悠闲与西方世界的富饶。有件事虽发生在数十年前,却仍历历在目,小学班上每个人都觉得,美国每个失业的人都拥有名车,而且每个月能拿 到一万美元。[…]

@shaitanich提到:

我有些朋友相信只要跨出国家,金融诈骗及其他我们必须忍受的问题都会立刻消失,[…]但目前我们还没有机会验证。

相较于已开发国家,在乌克兰等开发中国家做生意或赚钱是否比较简单、比较快?

Victor Ronin(victorronin.com)提出以下论点:

在乌克兰做生意比较简单,因为:

可以用母语做生意(这点适用于所有在前苏联国家出生的民众)。

拥有足够的朋友与人脉(同样适用于前苏联国家人民)。

有些地区市场竞争还没有已开发国家那么激烈,因为市场还很“原始”。

有可能规避法律(不过只适用于愿意也准备好违背法律的人)。

劳动成本便宜。

负面因素包括:

行政、立法、司法机关很可怕(造成乌克兰对企业吸引力极低)。

要取得新创资本很困难。

社会上仍有市场以外的竞争。

基础建设很糟。

长期投资很难(原因在于贪腐及政府更替)。

Ruslan列出搬到瑞典后的优缺点:

一,[…]我失去原本尚称成功的事业,换来一般雇员的普通薪资,虽然是高阶雇员,但终究只是雇员。

二,我每个月[…]失去四、五千欧元的所得,换来税后二千欧元的收入。

三,我失去用钱“解决问题”的机会,这算不算损失无法确定,因为我们通常得付钱才能让他人完成原有之职责,[…]在瑞典我无法“解决问题”,是指问题都会依据规定解决,而且在乌克兰所遇到的问题,在瑞典有九成都不需要我自己解决,我不必到各个机关收集单据。[…]

四,我失去常与亲友相见的机会,不过我在乌克兰也不常拜访亲友,因为工作时间很长,我过去每天得工作10至16个小时,故对某些人而言,这项损失很庞大, 对我却没太大差别。我母亲年纪很大,已学会使用Skype功能,我们能时常用视讯电话联络,这当然比不上面对面的接触,但因为不时联系,不觉得差别太多, 与朋友亦然。

五,理论上我也失去兼差机会,这对许多同胞都很重要,自己经营公司时,我没有时间做其他工作,但员工会去兼差,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七年前,我也 有同样的经历。[…]在瑞典有可能兼差,但很不容易,而且人们也很难存到一大笔钱,因为瑞典制度很透明,若存款高于正式收入,政府有权质疑与调查来 源。

另一方面,我也有收获:[…]

对未来感到安心、有信心。

有机会获得免费的高品质教育,孩子也能以合理学费获得高等教育。

社会安全,除了牙科,各种重大疾病均可获得免费医疗,[…]除此之外,还有安稳的退休生活,我不必担心老了之后,得靠着退休金斤斤计较度日,不必每天抉择该买荞麦或面包,不必烦恼若两者都买,余钱可能撑不到月底。[…]

我能确定人民和政府都会守法。[…]

对我而言,“纳税就有权利”这句话终于有意义。[…]

街上民众很友善,[…]售货员及其他人员也会微笑。[…]

我觉得一切均是深思熟虑下的结果,都是为了让生活更加舒适。[…]

我和身边的人能够互相尊重,他们瞭解何谓“个人空间”和“个人自由”,我能享受身为人的自由。

我获得了活着的感觉,而不会总是四处想解决种种烦人问题。[…]

大约就是如此,我究竟是损失较多或获得较多,就留给各位评判,诸位自有一套价值与衡量标准。但在我眼中,目前我所得胜过所失。

现今乌克兰名列“全球人才流失最多的30个国家”,移工人数在2009年约达450万人。

校对:jana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