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希腊:对剃头方案的两极反应

经过一年半冗长协商和没有实质效果的紧缩政策折磨,欧洲政界与银行界提出的希腊债券“剃头”方案被当作是拯救国债危机的解答。

然而许多希腊人民对这个方案感到不安和愤怒,害怕这会带来无止境的财政紧缩,而接受永久监督会导致国家主权受损。

分析“剃头”方案

Pensioner protest. Banner reads: "The Greek government has offended my personal worth & merit. As an irritated citizen, I ask for my direct moral satisfaction. The grandfather". Image by Alexandros Michailidis, copyright Demotix (27/10/11).

退休人士抗议。标语内容:“希腊政府侵害我的个人财产权益。愤怒的国民要求精神赔偿。祖父。”照片来自Alexandros Michailidis,版权 Demotix (27/10/11)。

“剃头”方案 —— 这个不幸常被拿来取笑的错误名称,代表的是有条件削减部份债务,其细节就连记者和经验丰富的金融分析师都感到困惑,更不用说纳税人了。金融博客 Zerohedge 写了一篇分析,声称百分之五十的剃头方案只会缩减希腊目前三亿七千四百七十六万美金债务的百分之廿八,因纾困产生的新债务并未受到影响。

两天前 Protagon.gr 有一篇较令人安心的概述,希腊经济学家 Yannis Varoufakis 描述了能达到的最理想状况:

剃头是不可避免的,幅度也必须够大才有意义。其实两年前就应该做了,或者我们应该至少用它来作为筹码。对人民日常生活的影响取决于(一)对义大利和德法银行的影响,(二)债权国采取的措施用意是否是为了惩罚希腊以警告义大利,而非改善希腊经济。

Kathimerini 日报执行编辑 Nick Malkoutzis 公开表示他的疑惑:

@nickmalkoutzis:懂的人请告诉我:外国银行因为剃头损失六百亿,但会获得三百亿?

为找工作移民国外的软体工程师 Manolis Platakis 相当灰心:

@emufear:今天花了很多时间跟同事解释为什么百分之五十的剃头方案不代表希腊国债减少百分之五十(差远了)。

塞萨洛尼基的前经济学家(推特帐号 @albertjohn)在他的博客 Redesigning the Foot 上发表了他对希腊困境的分析

希腊财政紧缩政策和结构重整的问题在于所有的钱都流向国外。希腊资产物业会降价,而资金将回流将其购入(被视为成功)。穷困的前 中产阶级人民经济会更加拮据(被视为成功。干得好,希腊,更有竞争力,继续摇旗呐喊,光明的未来等等)。结果就是贫富更加不均,那些金融占领者促成一个重 新拼凑的寡头政权,然后就悄悄离开。

监察组织欧洲观察的资深政策研究员 Erik Wesselius 的推特头像是希腊国旗,他也警示牌面可能对希腊不利:

@erikwesselius:2010 年欧盟最差游说奖得主 ISDA 判断希腊是否触发信贷违约掉期理赔。http://bit.ly/rW8Ouk #ISDA #CDS

记者 Andreas Panagopoulos 和 Yannis Bogiopoulos 对方案做出简明扼要的解释:

@AnemosNaftilos:PASOK(执政的社会主义政党)在国内生产毛额百分之一百一十五接手债务,现在打算谈判在 2020 年让它们升到百分之一百廿!懂了吗?

@Yboyio:债务减少一千亿让我们可以拿到一千三百亿的贷款。其他都是废话。在 2020 年达到(国内生产毛额的)百分之一百廿(2009 年的国债比率),是在作白日梦。

对总理公告的反应

财政部长的现场记者会后,希腊总理向全国发表预先录好的演讲。记者 Diane Shugart 表达了希腊民众普遍的感想:

@dianalizia:财政部长 Venizelos 说欧洲三巨头监察委员会将永久进驻希腊,让我们能更良好的跟他们沟通。有点像你婆婆跑来跟你一起住。

@dianalizia:哇!我们真有创意。输家占领赢家的地盘,这还是第一次。

希腊总理乐观充满鼓励的演讲在电视播出的同时,官方推特也发布了演讲的重点:

@PrimeministerGR:我们要自己解救希腊,不是别人。不要期待魔法师或天外救星降临来帮我们。

几天以来为协商结果苦恼不堪的记者和民众都不喜欢他的演讲,并嘲弄他的内容跟表达方式。网站设计师 Cyberela 指出明显被忽略的一件事:

@Cyberela:总理完全没提到失业问题,好像这事不存在一样。

政治沟通顾问 Vivian Efthymiopoulou 感到震惊:

@vivian_e:显然我们得自己从火堆里把栗子捡出来。这些人想帮忙可是做不到,他们全都一样。

有些人呼吁采取积极行动,呼应总理希望希腊人团结一致的恳求。沟通专家 George Flessas 说:

@gflessas:我们需要积极行动而不是做各种分析跟警告:减少浪费、寻求投资、消灭官僚等等。

作家兼记者 Manolis Andriotakis 在博客上谈到需要给下一代具体的希望:

@andriotakis:给孩子思考、判断与创造的工具,而不是反乌托邦。

只要说不?

纪录记者 Janine Louloudi 指出总理说溜嘴可能是个不妙的预兆:

@janinel83:他的推特 #Papandreou 要求每一个希腊人自身来一场“小革命”…… 说起所谓用词不当……#gap #Greece

Students parade with Greek flags during Ochi Day, Thessaloniki, Greece. Image by Alexandros Michailidis, copyright Demotix (27/10/11).

否决日,希腊塞萨洛尼基的学生带着国旗游行。照片来自 Alexandros Michailidis,Demotix 版权 (27/10/11)。

希腊国内对政治人物的不满程度很高,近几个月许多官员和国会议员都得面对被财政紧缩政策激怒的群众。据报导,2011 年十月廿八日否决日前夕,没有高级政府官员出席塞萨洛尼基的学生游行和接下来的一系列抗议活动。最近一群中国高官参观克里特岛的克诺索斯遗址时,也被误认而遭到嘘声对待。

当时人在事件现场的教师兼公民摄影记者 Craig Wherlock 发表意见:

@teacherdude:希腊官员能做的最勇敢的事就是试着走过雅典的街道。

在剃头方案提出之后,愤怒的行动人士用自己的方式庆祝今年的否决日,他们透过脸书鼓励大家在阳台悬挂写着“不”的旗帜,并在地方游行中进行抗议。

校对:Soup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