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庆祝沙皇大败拿破仑的第二百年

俄罗斯全国上下都开始欢庆纪念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大败法国拿破仑两百周年。

拿破仑的博客将俄罗斯战役,以及其他类似名称的战役都归纳为拿破仑战争的大范围当中:

1812年法国入侵俄国是拿破仑战争的转捩点,这场战役将法国以及盟军的侵略武力减弱成其原始武力的极小部分。⋯⋯
拿破仑的侵略在俄国常被称为爱国战争(俄文为Отечественная война),有别于大爱国战争(Великая Отечественная война)。爱国战争又常被称之为‘1812战争’,为了不要被误认为是英美之间的那场同名的战役。

此篇文章继续检视拿破仑侵略俄国的决定:

在拿破仑远征的彼时,正值其权力的高峰,几乎整个欧洲大陆都受他直接控制,不然就是被他所打败的国家与给法国优惠条款的国家。当 时没有一个欧陆国家敢有任何与拿破仑对抗的举措。1809年法奥停战的维也纳条约(申布伦条约)其中有一条款是将西加西亚移出奥地利并将它割让给华沙大公 国。俄国认为此举违反了其利益,此条约也被视为是开始侵略俄国的引爆点。沙皇亚历山大发现俄罗斯的经济处于被限制的状态,因为他们几乎没有办法生产,也不 富含原物料,但在拿破仑的大陆系统中,这些成为俄国命脉的贸易是被拒绝的。俄国从拿破仑的系统中抽离,对拿破仑侵略的决定有进一步的鼓舞效果。

 

Reconstruction of a historical 1812-era military parade, in St. Petersburg, Russia. (10 September 2009) Photo by GENNADY CHERNYAVSKY, copyright © Demotix.

俄罗斯圣彼得堡1812时代阅兵仪式的壁画重建。(2009年9月10日)GENNADY CHERNYAVSKY所摄,版权所有©Demotix。

1812年爱国战争的博客结合从维基百科所节录,更深入的分析第一个主要的战役 – 斯摩陵斯克战役:

发生在1812年6月16到18日的斯摩陵斯克战役是法国侵俄的第一个主要战役,由拿破仑波拿帕特(Napoleon Bonaparte)所领军的法军十七万五千人大兵团(La Grande Armée)以及由巴克莱德托利(Barclay de Tolly)领军的十三万俄军,虽然实际上分别约只有五万和六万人参战…
初步探勘武力占领了两个郊区却尚无法使俄国开战,拿破仑就命令一位将领与三组大兵团部队进攻,并以两百组大炮来支持这场武力行动。此举一开始是成功的,密 集的炮击使城市冒起熊熊大火,但法国的军队没有梯子或是攀爬器具能攀爬上城墙,且俄国也同时用大炮还击。在夜幕升起前,几乎整个城市都淹没在火海当 中。…
技术上来说,斯摩陵斯克战役的胜利是属于拿破仑的,因为法国占领了这座城市。然而,他的部队已经面临食物不足的情况,且该城的破坏加上俄国的焦土战术所造成的后勤问题,让他们无法建立一个有用的补给基地。

爱国战争博客的另一个文章中提供俄法战争中主要事件的时间轴,包含占领莫斯科以及大兵团撤退:

西元1812年:

  • 八月十六到十八日:斯摩陵斯克战役。
  • 九月一日:莫斯科撤离。
  • 九月七日:博罗金诺(Borodino)之战
  • 九月十四日:拿破仑抵达莫斯科发现空城,同时居民烧光整个城市,让法军在寒冬中撤离,这折损许多法军部队。
  • 十月十九日:大撤退开始。
  • 十月二十四日: 小雅罗斯拉夫韦茨(Maloyaroslavets)战役
  • 十二月:最后一批法国军队被逐出俄国。

RuNet上好几个博客也发文着重整个俄罗斯在庆祝法军撤退后两百年的活动。 去年二月,1812-2012 LiveJournal博客讨论先前在北莫斯科的活动,也明确指出会有更大型的活动:

第一个活动是一月七日举行,地点在1812年被拿破仑的军队占领的察里岑诺宫(Tsaritsyno Palace)[俄] (现为博物馆和纪念公园)。国际战争历史组织主席亚历山大弗克维奇(Alexander Volkovich)表示,“虽然这个活动算是临时发起的,大约有两千个人参加。”他肯定未来的活动将会吸引更广大的群众。另外两个主要活动计划在五月十 八日以及六月二十三、二十四日在察里岑诺宫举行。在五月的博物馆之夜[英]期间,察里岑诺宫将会主办大规模的战役重演,有几百人参加表演。…在夏季,察里岑诺宫将会在六月二十三和二十四日举办大型舞会,重现亚历山大一世得知开战时的那场舞会来纪念。

LiveJournal博客Perlovka的居民介绍[俄]了一个展览,会持续展示到九月,他引述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作为开场白:

“Rostov来的火车今晚在离莫斯科20俄里(即十三英里,二十一公里)外的Mytischi。”

他接着引用了展览设计者的话:

“托尔斯泰在小说中提到Mytishchi启发我们办这个展览“1812 战争与和平”,描述了主要的军事领导者(包含Denis Davydov[英] – 为一轻工兵(兼诗人),在打败拿破仑军队的游击战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俄罗斯战士们的英勇事迹、著名的战役、军服以及武器,还有1812年的人生观,以及有对十九世纪前半时期俄国贵族的观点。

主流媒体也报导了俄国打败法国两百周年的纪念活动。一个义大利媒体谈到了俄国东正教如何提议将驱离法国这个事件变成全国性的节日。俄国国营媒体俄新社(RIA Novosti)提供了许多重现战场的照片。俄罗斯之声也加入探究俄罗斯战役史料编纂评论的议题中。

最后,笔者在自己的博客也说明了挥之不去的这段俄国战胜拿破仑的文化影响,他叙述了在洛杉矶与俄裔计程车司机的对谈:

有一次,我在机场要回家,西洛城客运(West LA Van)的车停站时,我注意到那个司机就是我在前次旅行时遇过的同一个司机。他是俄罗斯人,所以我就直接用俄文跟他聊天,并跟他解释我们之前有见过面。 […]有另外两个乘客也上了这台车。[…]我帮这个驾驶翻译,我们四个人也聊了很多话题,像是旅行或是在洛杉矶的生活等。直到驾驶突然转成讲英 文,他指着一个招牌,用英文说‘你们知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叫咖啡厅‘BISTROS’?’
我随即用英文解释,在拿破仑战争当中,俄国军队一路打到巴黎,而俄国的军官会坐在法国咖啡厅里用“Bistro Bistro Bistro”来叱责巴黎侍者。我接着说,“BISTRO”就是俄文的快一点的意思,因此,顾客希望有快速服务的咖啡厅就被认为是“BISTRO”了。

校对:sycha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