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厄瓜多尔:CasoSatya,同性恋恐惧症以及言论自由

近日来,与人权和言论自由相关的议题在厄瓜多尔的社群网站受到相当大的重视及讨论。厄国政府近日因为“Satya Case”而受到质疑。“Satya Case”此一事件的主要主角为Nicola Rothon和Helen Bicknell,一对来自英国并拥有厄瓜多尔当地承认之民事结合的女同性恋伴侣,并透过人工授精育有一女“Satya”,但户籍登记处却拒绝将她们两位共同登记为女儿的母亲。

媒体的报导使得厄瓜多尔人关注到此议题,在社群网站上引发大量有关同性恋和“非典型家庭”与厄瓜多尔宪政命令之间的讨论。根据大宪章第68条“两个独立个体间维持一对一伴侣关系,且关系稳定的伴侣,可享有家庭中婚姻关系所应有的权利和义务。”

Italo Sotomayor 的文章中分析了Nicola和Helen所遭受到的对待已经违反了人权。他在Periodismo Ecuador博客上的文章“Satya, a case of constitutional extreme-supremacy”中表示:

大宪章地68条认可了民事结合,同时也直接承认了同性伴侣,这表示了她们可享有婚姻中与夫妻关系相同的权利和义务。这些权利也推定了伴侣的义务,指明了凡出生于此关系中的儿女应享有一位母亲及父亲以组成家庭。

另一方面,神父Paulino Toral投书到Vistazo magazine表达他对同性婚姻的强烈反对:

这种性别意识形态预告了传统家庭的结束,以便腐蚀孩童和青少年的心灵。家庭是孩童及青少年学习如何分辨正常的男人及女人的地方,我们必须终止传播如此思想的家庭。

 

Flag representing LGBT rights. By Datchler on Flickr. (CC BY-NC-ND 2.0)

继神父Toral的投书之后,Miguel Macías在每日 El Comercio发表,并持与神父相同意见的文章也在推特掀起舆论上的轩然大波。推特的用户认为该报纸的线上编辑有责任将该文章删除,并且应在社论中为无善尽审稿的责任道歉。

Rafael Méndez Meneses(@KevinHurlt)赶在报纸移除前保留了此社论,并将此文章以及El Comercio针对此发表的道歉启示公布于他自己的博客。

这段期间,人们也不断在运用关键字连结#casoSatya标记讨论同性恋和同性权利相关议题上,言论自由以及尊重个人意见之间的拿捏。

身兼律师和沟通专家的Pablo Garzón (@pgarzon) 他说道 :

你,我,我们都会是厄瓜多尔公开谴责同性恋恐惧症的第一个世代。对我们的父母来说它一直是个禁忌,以后也一样。

女议员María Paula Romo (@mariapaularomo) 她说

这无关乎预先审查,而是明显的编辑政策,这是对@elcomerciocom的一个教训。

厄瓜多尔作家Eduardo Varas (@eduardovarcar)他表示

@elcomerciocom 移不移除这篇文章有什么差别吗?我不明白。在我看来它只不过是讨论言论自由的通篇谎言罢了。

Lola Cienfuegos (@lolacienfuegos) 提到了“双重论述”:

@elcomerciocom上发生的已经证明了双重论述与其双重道德标准的存在。但描写粉红许愿基金会是可以容许的。

网站Gkillcity.com同样发表了一篇由Xavier Flores Aguirre (@xaflag)撰写的文章, 表明他们支持Nicola 和Helen;在“Satya and diversity”他在文中写到:

今日,透过同样制定法律的司法途径,一样可以制定出反对如此法律解释的法律(特别是较为高阶层的宪法层次)。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