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波多黎各:摄影师Heriberto Castro眼中的舞蹈之美

舞蹈这样的艺术形式不只流传已久,同时却也转瞬即逝。一段舞只活在表演当下,一旦落幕,就了无痕踪。从此观之,就知道,要推动国家的艺文活 动,Heriberto Castro这类摄影家的作品有多重要。感谢有这些人,可以真实捕捉到那原本昙花一现的舞姿,把那一刻保存下来。

Heriberto Castro是摄影家,钟情于人们舞动肢体时的各种姿态。和他聊天时,我注意到他对工作那股沸腾的热情,我好像在跟一位仍怀有赤子之心的幸运儿在讲话,我们常忘记了那份纯真,很难去赞叹些什么。我们碰面讨论他的博客,名字是En la punta del pie[西文],里面的内容绕不出舞蹈二字。

GV:你怎么会想创立这博客?

Heriberto Castro

Heriberto Castro (HC):一开始[…],我是想要放些跳舞的东西,我热爱身体动作游走在空间里的那种美。文艺活动有限制在,我好奇这些影像还可以拿来怎么用,于是我开始写作。我开始在《Claridad》报写跳舞的事。这样一来,我拍的照片就会有人看见,舞者也得到表扬,人家也开始认识我这个摄影师。

GV:你博客的名称有玩什么文字游戏吗?是不是出自这句话“en la punta de la lengua,on the tip of one's tongue”?

HC:名字其实是来自于一句谚语,“la punta del pie,on the tip of one's toes”。这是波多黎各的谚语,跟跳舞有关,意思是你拥抱不同的舞风。[…] 这就是由来,而当我开始写作后,我才发现缺了什么,这时我才了解,记录是不可或缺的。

GV:你的博客拍摄许多活动,除了照片,还有很多精采的内容。你曾受过舞蹈训练吗?

Malandain Ballet Biarritz的表演El amor brujo由Thierry Malandin编舞。2011年Casals Festival时在波多黎各首都的Ferré Performing Arts Centre。

HC:我没受过正式的训练。不过,从七零年代末开始,那时是1791年的泛美运动会,我开始摄影舞蹈,去了很多次Rincón, 为大众教育泛美组委会(COPANI)的比赛拍照。摄影的过程,我接触到了民间舞蹈。有支波多黎各队伍Gíbaro让我去西班牙一个月,记录他们在民间舞 蹈节庆里的表演。我不只在波多黎各拍,也在其他国家、以及西班牙一些地区摄影。

这样的多元文化令我徜徉在舞蹈文学里头。这激起我求知的欲望,想要知道舞蹈的更多形式、流派、还有其中的历史渊源。也包括当代舞蹈,我也会想要拍摄。于是 有几家公司找我去拍摄。这些表演没有被归为哪一类,不过从当中可以发现舞者是怎么诠释编舞者的创作,或当代舞蹈怎么用舞蹈求婚,或怎么用结构即兴表演来让 观众一起反思,这些收获让我一直写到现在。

GV:我读这博客时,有些文章,我觉得应该刊登在新闻上,因为现在的新闻里,都没有这种有关文化活动的深度报导,所以我很喜欢。

HC:曾经新闻有报导过,但现在越来越少看到了。

GV:你想用这博客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New World School of the Arts诠释Robert Battle的Battlefield

HC:我创博客那时,只是单纯想把这些舞蹈记录下来,或凝聚一些跳舞社群的力量。现在,我想要把博客转型成杂志,内容涵盖波多黎各舞蹈的过去和现在, 也包括与国外的文化交流,让自己觉得有为我国的文化活动贡献一份心力。有很多舞者欣赏我的报导,我得到许多回应。这些人有时忙着排练,没有时间看表演。我 喜欢做这样的事。

GV:你希望博客未来怎么发展?

HC:未来我希望可以报导所有有波多黎各人的舞蹈社群、表演、活动,就像纽约、加州那样。如果可以这样,我一定会很高兴。扩大报 导的范围,藉报导来联系波多黎各的舞蹈社群。这样就太棒了。[…] 就像剧场的人那样。在纽约那些剧场表演的人,彼此认识,但是,大家到底在干嘛呢?因为没有聚在一起,就没有人知道了。跳舞的圈子也是一样。

GV:你有用什么线上平台来宣传博客吗?

Lyulma Rivera和Omar Nieves在Luis A. Ferré 表演艺术中心,于《El amor brujo》演出前,表演Jesús Miranda的作品《Reflejo》。

HC:我有用Facebook宣传。我如果遇到国外西班牙裔的舞者,或是我知道他们是波多黎各人,我就会把博客寄给他们。很多人就开始关注到现在。但我 不确定是不是都是波多黎各人,我只知道有些人是。[…] 我已经做好在YouTube上的首页来放影片,过几天我就要做在Facebook上的首页。很有趣,对吧,我们活在现代,有这些工具,可以做这些事。 […] 对我来说,最有趣的也是这样,可以跟舞蹈团体来往。你以为,这些人都不会回覆,[…] 但是他们不但回覆了,还成为你博客的一员,太神奇了!多棒啊!我们回过头来看这件事,網絡,对有网站的人来讲,是很重要的媒介。網絡实在太棒了,和人沟 通变得意想不到的简单。我曾过我会跟哪个团体的舞者接触吗?我根本就不会有机会认识。可是,有了Facebook,你就可以联系到,你可以把连结寄给她, 她也会跟你说谢谢。[…] 不知不觉,机会就出现了。

GV:那網絡对新闻摄影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HC:網絡可以加速散播一个人的作品,網絡也不属于那一个特定的媒体。你打电话的时候就知道不一样了,他们会知道你是谁,你在做 什么。你的工作有帮到自己。我个人坚持,我的作品是出于自身经验,并忠实地呈现给读者看,不加修饰地记录这些舞者的演出。这样的坚持也让我不断成长。

GV:你为什么选择波多黎各的舞蹈世界作为你摄影的主题?有什么地方特别吸引你的吗?

舞团CoDa 21 于Luis A. Ferré 表演艺术中心的演出,《El orden de las cosas》,编舞者是Roberto Oliván。

HC:摄影是视觉艺术,跟其他的视觉艺术一样,都有一个过程。跟艺术家、雕塑家、舞者一样,你会有股冲动,想要画几条线,想要敲 敲打打,想要在空间里舞动你的身体。而我的过程,就是决定捕捉影像的时机,怎样的光线最美,这就是我和舞蹈心灵相通的地方。所以,尽管艺术的形式不同,中 间还是会有那关连性。人的眼睛是会被线条、构图吸引的。[…] 摄影的趣味,从某方面来讲,都是在人这一部分。有的部分是,从照片中你可以了解对方的种种,也有的部分,是你想要照片中呈现什么样的元素。发生什么事:舞 蹈中有线条、有构图、有活力、有我说不上来的东西。有人上了台,脚那么一动,裙子跟着咻的一声,视觉画面就出来了,你会忍不住的赞叹。那些东西就是会让你 赞叹。结果呢?你眼睛所见的视觉效果一下就过了,但是如果你暂停时间,仔细看看,啪!形状跟线条就出现了。而且只要你能够停在那一格,你从照片中好好看, 啪!它其实在跟你说些什么。有些舞蹈跟现在世界上的事息息相关。

我认为,通常编舞者要比其他人更有感应。[…] 编舞者会传递当时的讯息,例如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或是自己身上的过程。我认为那些东西是艺术的领域,是神的安排,是宇宙的奥妙。那些东西之间有一种连结。 是这样的力量让文明不断演进。当我暂停在那一刻,我和舞者、和编舞者就有了种连结,而我的照片呈现了那连结。于是我感受到,我们都在变化。

校对者: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