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追踪发展中国家的伪药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伪药可以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被发现。这些伪药包括混合有毒物质,以及非活性的、无效的药剂;光是疟疾和肺结核,每年就有七十万人死于伪药。世界卫生组织亦指出,劣药或伪药每年约可获利达二千亿美金

在发展中国家,有许多创新的方法被提出,协助追踪伪药的传播。

伪药追踪的科技创新

来自迦纳的企业家Ashifi Gogo,提出一个和手机相关的创新方法。简单来说,这个方法是将一个刮刮乐标签放置在产品上,这个标签包含一个独特的代码。消费者用SMS简讯传送此代码,然后会收到一个回覆,告知此产品是否为可信的。

以下在美国波士顿的TEDx演讲中,Ashifi Gogo解释如何藉由结合手机、社群、以及政府和制药公司的合作来运作他的方法:

 

在肯尼亚的科泰复(Duo-Cotecxin,为一种抗疟疾药)意外之后,生产这个抗疟疾药的公司-华立科泰(Holley-Cotec),引进了一种确保标签防伪的新技术。在肯尼亚的医疗服务主管James Nyikal解释

此药的新包装将具有3D雷射全像封条以及其他的特点,用以标示药物是可信的。

 

"Is this drug real or counterfeit? SMS text with Pharma Secure to find out." Image by Wayan Vota on Flickr (CC BY-NC-SA 2.0)

“这个药是真药或是伪药?使用药物安全的SMS简讯查明。”图片来自Wayan Vota的Flickr(CC BY-NC-SA 2.0)

Rajendrani Mukhopadhyay回顾了目前可用来确认真药的方法。他提出一些意外的发现

这些筛检首先包括近距离的目测检查。检查者细察这些包装,因为他们必须确定是否存在有试图欺骗消费者的意图。“如果这些只是没有 活性成分的药剂或胶囊,这可能只是工厂里的而已。…某些在伪药上的包装错误是非常可笑的,例如,有效期限在制造日期之前。因此我们可以发现事有奚翘!”

他也提到在筛检环境欠佳下的困难

在发展中国家的困难使得调查者必须要有创意地发想,找出便宜且耐用的有效分析技术。来自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Michael Green说,“我们发现,在中国以某一特定品牌制造贩售的伪青蒿琥酯(artesunates,为一种抗疟疾药物)包含了碳酸钙。”由于真正的品牌药不包含碳酸钙,所以他和同事能够藉由将醋加入少量药剂中来分辨伪药和真药。

发展中国家面临的难题

伪药带来了重大的全球性公共卫生问题,这比它们引起的经济冲击还重要许多。伪药不仅危害病人的生命与健康,而且削弱了人们对医疗系统和卫生专业人员的信心。

以下来自药物安全协会(Pharmaceutical Security Institute,简称PSI)的图表,说明了在2011年经证实的伪药事件的地理发布情况;而因为假药数量的成长以及不足够的基础建设,要处理发展中国家的假药问题变得更加地困难。

 

Total counterfeit drug incidents by year. Graph by PSI (available in public domain).

2011年的伪药事件。来自PSI的图表(可公开取得)。

针对此点,PSI注明

显示较常发生伪药事件的地区不尽然是法律执行和检查计划薄弱的区域。相反地,藉由法律执行活动和药物管理机构的检查,在这些地区的国家有效地鉴别出药物犯罪行为。

尽管有前述的创新方法,侦查伪药仍然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任务,而且需要先进的科技以及能够严格执行国际法规的能力。

例如,虽然今年在发展中国家有许多抗疟疾的有缺陷药物和伪药被报导,但都是在病人被医治了之后。2012年有一篇研究表示,在东南亚与次撒哈拉非洲地区,有三分之一的抗疟疾药未通过化学分析或包装测试,或是被证明为伪药。在2007年,肯尼亚的卫生部门发布了一封有关抗疟疾药“科泰复”的警告信,指出在奈洛比有伪药在贩售,另外也提到要如何察觉这些伪药。

一位在盖亚纳共和国与苏利南共和国研究抗疟疾药物品质的研究者Lawrence Evans表示

除了这些药物没有被归类在世界卫生组织疟疾医疗指南中之外,另一个危及病人安全的主因是,在没有适当的诊断下,可以轻易地获得这些药物。除此之外,在近期内没有新疗法可期待的情况下,这还可能引发严重的影响:使疟原寄生虫(尤其是恶性疟原虫)发展抗药性。

在马达加斯加的Prisca解释为什么人们不再去药局,反而宁愿尝试非正式市场:

许多便利商店对于转售没有处方的药物毫不迟疑。一个成功的便利商店的店长Fara说:“我们贩卖的药物和药局卖的药物是一样的, 因为我是向一个合格的批发商买来的。但是我的财务支出比药局少很多,所以我可以卖一半的价钱就好。”看起来对消费者来说,似乎最重要的还是药物的价格。

想要有效地打击伪药的贩售,找出伪药的销售通路是重要的;但是许多国家提出警告,应该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例如对抗疾病的创新研究。Henry Neondo在African Science News写道,在肯尼亚对抗疟疾必须更有效力,其中包括针对疫苗的研究:

肯尼亚从十个非洲国家中被选中,将能够从一个新的带有数十亿资金的抗疟疾疫苗研究中获利。……Indepth Network的执行董事Binka教授说:“在非洲急需新的疟疾药和疫苗,因为在这里疟疾已经对最便宜且最为广泛使用的疗法产生抗药性。一些可能的新药 和新疫苗正在研究过程的同时,需要在数十年之内,于非洲建立起足以对这些新药和新疫苗实行大规模临床试验的能力。”

校对者:yenrong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