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奈及利亚农民的免费行动电话 ?

在2012年年底,奈及利亚农业部公开了他们的计划──“提供免费的行动电话给偏远地区的农民”。根据以下的报导

联邦农业署常务次官Ibukun Idusote表示,农业部将向中国及美国购买一千万支的行动电话赠送给国内偏远地区的农民,而其价值相当于奈及利亚币六百亿元。

而这则报导在国内部落格圈引发热烈的回响。部落客Kiliowo Ileowo质疑政府是从哪得来“一千万手机给一千万农民”的统计量。以下是他的想法:

问题在于…哪里有一千万个农夫呢?这个数字是来自未就业的16,074,295人,还是就业中的51,181,884人呢?如果官方的答案是前者,他们到底在生产什么呢?奈及利亚可没成为食物的中继站。

我们现在必须瞭解的是,在奈及利亚,有很大一部份的食物生产是透过机械化农业,使用的手工人力已经越来越少了。总统先生想要提供免费手机的农夫是自寻温饱,自耕字食的农家。我家后院有一个花园,那是不是代表我够资格得到一只免费的Jona手机呢?我不明白为何总统和农业部要藉着那改革了乌干达、肯亚及印度的“崇高的理念”来公开污辱奈及利亚人民的集体智慧呢?

对于购买行动电话真正的花费,政府方面有了以下的更正

……农业部Akinwunmi Adesina博士更正了常务次官Ibukun Idusote女士原先说政府会花费六百亿奈币购买手机的说法。他解释,提供给农夫的手机是透过公私部门夥伴关系而来。

Akinwumi Adesina博士,奈及利亚农业部长

Akinwumi Adesina博士,奈及利亚农业部长

农业部部长Akinwunmi Adesina在记者会上发表了他对这个计划的辩护;

当我在2011年7月就任农业部职务时,我看见的是一个贪污腐败且完全没有效率的化学肥料部门。政府将很多成本挹注在购买跟运输受补助的肥料,但是只有少于11%的农民获得肥料。一些政府购买的肥料从未送到农民的谷仓中;有些肥料中参杂的沙子竟然比肥料本身还多。然而,有很大一部份政府补助的肥料被发现以市价在邻近国家卖出。

声称这种经由科技中介的解决方式能够解决发放肥料造成的贪腐。

我在我就任后的90天内,我们就终止了这个长达40年的贪污腐败陋习。我们是怎么做到的?我们有能力补助当地农民购买高品质的肥料和种子是因为我们在2012年4月引进了GES计划(Growth enhance support,强化成长支持)。这个计划藉由手机将肥料及种子直接送到农夫手上。我们创造了一个电子平台(e-wallet)提供给全国已注册的农夫和销售肥料与种子的店家使用。迄今,我们已拥有4200000个已注册农夫和900个已注册的农产品商人。

部长认为尽管许多奈及利亚农夫是文盲但他们仍有能力使用行动电话:

有些人认为我们国内的农夫并未受过完善的教育因而不会使用手机,但事实并非如此。在GES系统的协助下,我们让农夫能够用自己的语言从事交易买卖。从去年我们收集到的资料显示,用手机GES系统完成肥料和种子交易的总共有4百90万件。在这之中,有1百20万件使用英语交易;使用洋俓滨语(Pidgin)的有620,000件;220,000件使用豪萨语(Hausa);854000件使用优鲁巴语Yoruba;而344件使用伊博语Igbo。从这些资料上看来,毫无疑问地,我们的农夫是有能力使用行动电话的。

引述自Adesina博士,科技协助他正确的判断出国家境内是否会在水灾之后发生粮荒:

当水灾发生时,全国上下笼罩在一片紧张气氛中……。但我却不是如此,我们使用先进科技来协助我们做出正确的判断。利用遥感侦测和卫星影像图,我们画出水灾灾区,并且认定全国上下受灾情影响的区域并未超过国土的1.17%。反对党希望世界相信粮荒正在逼近奈及利亚,但是他们错了。水灾后五个月的今天,我们并没有遭遇到粮食危机。

但是,仍有一些奈及利亚人的问题并未得到解答。Olusola Adegbeti问

尽管这或许是个修辞学上的问题,但我必须尖锐地问,发送GMS系统电话到奈及利亚广大幅员的每个农夫手中这件事,是不是当前侵蚀奈及利亚农业最关键且最具有挑战性的课题?你的答案和我一样。

根据以上的意见,基本上我们可以说一个人不需要所罗门王的智慧以及以赛亚的预言先见就可以从这个议题中瞭解到其他更多值得关注的议题,而这些问题更显出国家农业部门的不足。像是没有简易的方法获得土地;缺乏有保障且不贪腐的金融机构使农民获得他们所需的现代农产机器和宣传他们的农产品,这些是每个国家都会面对到的主要农业问题。其他的问题还有像是没办法轻易取得所需农业技术、将农用化学品的支援系统使用在多年生植物上,这些问题也同样发生在畜牧业上。

The Sun问到,当农夫们已经有手机或是他们早有其他获得资讯的管道时,他们还对手机有需求吗?

电话显然不是联络乡下农夫的最好方法。当地的资讯中心、传统通讯方式和收音机是比较好的管道。也有许多比提供免费手机更根本直接的方法使政府能增进国家的农业生产。更重要的是,政府不需要买手机给农夫,因为那些需要手机的人早就有了!

行动电话的售价最低介于2000奈币至3000奈币之间,任何一位比较有能力的农夫是可以负担的起的,而且也几乎早就拥有一支了。如果他们没有,政府要做的便是赋予他们能够购买这种基本工具的能力。

Disu Kimor认为这是又一项没有用又耗费受赠者资源的计划 :

这个“送白象”的计划只会让全世界嘲笑我们奈及利亚在教导盲人用手语。任何一个发展中的国家,如同奈及利亚,想要促进农业生产,都会将注意力放在政府的直接介入以协助农夫增加产量已达到稳定的资本供给;使研发部门、供水系统进步,保障最低成本的原料及劳动,并且(在没有贪污的前提下)补助农业工具及基本建设。

Disu总结

总有一天,后代子孙会为这个国家的半官方机构和政治领袖做评断,这些人的主要任务就是使国家臣服他的掌控下,并且盗用和浪费重要的国家公帑。

翻译:Vivian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