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葡萄牙艺术家眼中的毛里塔尼亚

葡萄牙艺术家伊莎贝尔.菲亚代罗(@Isabelfiadeiro)住在毛里塔尼亚的首都诺克少(或译为诺克少),她在那里绘画,并经营一家艺术画廊。菲亚代罗还会素描自己观察到的事物,并用这些在这个西非国家的日常生活图像来丰富她的博客“在毛里塔尼亚的素描(Sketching in Mauritania)”。

全球之声采访了菲亚代罗,谈她的艺术以及素描如何帮助她认识毛里塔尼亚。

全球之声(GV):你是哪里人?你住在毛里塔尼亚多久了?是什么使你来到这里的呢?

伊莎贝尔.菲亚代罗(IF):我父亲是葡萄牙人,而我妈妈是西班牙人。我在葡萄牙长大,我觉得我自己是葡萄牙人。我也在英国断断续续住过差不多15年。 2003年3月,我离开了伦敦,回到葡萄牙定居。在2000年,我取得了温布顿艺术学院的美术学士学位,接下来三年我没有画画,因此我觉得这是重新拿起画 笔的时候。

2003年的11月,我和一个葡萄牙的朋友决定驾驶雷诺4L前往几内亚比绍。但车子在毛里塔尼亚海岸的阿尔金岩石礁国家公园(Parc National du Banc d'Arguin)抛锚了,朋友选择了留在诺克少,而我选择跟一群法国人去阿德拉尔地区

我们走上越野道路,穿越沙漠,偶尔停留在小村落买面包或修理轮胎。我带着素描本,这是我第一次为观察到的事情画素描。正是这种想了解更多住在这些辽濶、空旷地方的人的好奇心,使我在2004年1月回来,2004年9月我搬到诺克少,一直住到现在。

 

Diallo and Mamadou, tailors in Nouakchott. Sketch by Isabel Fiadeiro.

诺克少的裁缝师迪亚洛(Diallo)和马马杜(Mamadou)。伊莎贝尔.菲亚代罗绘。

GV:素描如何帮助你了解一个地方?

IF:绘画以及因之而来的观察,让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看世界。你慢下来,仔细看看,发现东西。对我来说,绘画还是一种记忆和反思。

身边的人都来看你在做什么,你记录那些引起你注意的事,即使你不懂他们的语言,但借由你的行动,沟通变得可行。

 

Police at demonstration, Nouakchott. Sketch by Isabel Fiadeiro.

示威游行时的警察。伊莎贝尔.菲亚代罗绘。

从多年前开始,我会去偏远的村庄待上一个月,并和当地的家庭住在一起,绘画他们的日常生活。我去过阿尔金的两个渔村,还有瓦拉塔(Oualata)、Goungel和瓦丹(Ouadane)。我上一次长时间停留是待在西撒哈拉难民营的廷杜夫(Tindouf),我在那里画那些妇女和她们在难民营的工作。我和那些人全部都成为了朋友,现在我们仍透过电子邮件与电话联络,而且如果他们来诺克少的话,我们也会碰面。

 

此外,在每个地方我都找到与大海或陆地、牲畜或革命相关的新字汇。

Griots at the Fondation Malouma. Sketch by Isabel Fiadeiro.

马卢马基金会的史官。伊莎贝尔.菲亚代罗绘。

GV:你还是网络社群“城市素描家(Urban Sketchers)”的成员。你可以告诉我们有关这个社群的事情吗?

IF:“城市素描家”是一个非营利的国际组织,致力于促进实地画图和绘图。我是来自世界各地100位特派员之一。我们的目的是鼓励更多的人每天画素描,这个方法可以提升他们的技术和观察能力。

我 在2008年发现这个组织,这是一个很大发现,因为在那之前我是被孤立的,发现这个网络社群令我想要画更多素描且画得更好。“城市素描家”的创始人--加 比.康帕纳里欧(Gabi Campanario),以素描作为实地报导的工具,他的作品被发表在西雅图时报(Seattle Times)。这种使用素描的方式,令我印象深刻。

 

Discussing The Great Gatsby at a reading club. Sketch by Isabel Fiadeiro.

读书会里讨论《大亨小传》。伊莎贝尔.菲亚代罗绘。

参加过一些“城市素描家”的座谈会。下一场座谈会在巴塞隆纳。我们现在有另一个来自毛里塔尼亚的特派员,乌马尔.鲍尔(Oumar Ball)。他几年前开始素描自己观察到的事物,并在Flickr发表作品。今年下半年,我想举办一些讲座和工作坊,鼓励更多毛里塔尼亚的人去写生观察。每个月在诺克少免费发送的杂志Citymag开始发表我的作品,也许这可以激励更多的人拿起笔开始画素描。

校对者:Amel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