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垃圾问题成黎巴嫩政改契机

The Lebanese government has resorted to dumping garbage in areas like this hillside in Monte Verde, just outside of Beirut. Image by tol3etre7etkom.

黎巴嫩政府决定将垃圾倾倒在如Monte Verde这种贝鲁特郊外的山坡地带。(图: tol3etre7etkom)

若我能解释对自己的国家感到恶心是什么感受就好了,这实在很沉痛。一开始,光涌上这样的感觉就很有罪恶感,但还是忍不住这种作恶的感受。你意识到自己拥有一些特权,同时了解自己属于过得比较好那一群人,但现况再已无法维持原状。

黎巴嫩明显出了问题,大家也都明白这是共业。我不谈现今我们所面临的诸多问题,我只谈攸关「国人如何看待自己的国家」这个根本性问题。

我们早就受一定程度的制约,成了惯于制式性冷感、无力的诡异状态。国家放弃接纳公共议题的讨论声音,于是国人不再关注于公领域,开始自扫门前雪。我们浸淫于自身的族群狂热,却疏于反思是否愧于这个族群、没能为它做点什么。

这就是现状,一路走来,我们日常生活关注的焦点,不知不觉间限缩成攸关自身利益的问题,即使看似不相干的问题往往攸关全体利益,依旧无法打破群众的冷漠。

我很幸运,能够在国内身处于没被这种无力感袭卷的环境,体验何谓政治幸福感。「政治幸福感 」一词由人类学者戴维‧格雷伯提出,意指透过共同目标的实现使人体认现况的经验,换句话说,就是与身边的人解决共同问题而生的革命情感。

由于政府无力解决垃圾问题,”tol3et re7etkom”(意思:你很臭!)这样一个草根运动便应运而生。我最近便在与”tol3et re7etkom”互动的过程中,体验到所谓政治幸福感。

Naameh市区的垃圾场存放了贝鲁齐与黎巴嫩山的垃圾,近乎等同国家一半的垃圾量。然而,自从Naameh市的居民关闭了他们的垃圾场,我们简直快被一堆废弃物给淹没。政府在这些年来明知Naameh垃圾场即将到达容量上限,却迟未提出环保的替代方案解决贝鲁特的废弃物堆放。政府选择将这些废弃物堆到周围的空地,但这些空地却大多分布在居住区及森林附近,造成非常严重的环境、健康问题。

lebanon-trash2

依据黎巴嫩政府的垃圾丢弃服务,将垃圾丢弃在空地,却忽略空地及周遭环境的活动。(图:Joey Ayoub/Hummus for Thought)

Tol3et re7etkom致力推动由环保专家提出的永续方案,并以直辖市层级为中心实施垃圾管理以及全国性的资源回收。几天前我遇到组织的核心团队,我与他们处完全不同的年龄层,他们大多是年轻男孩、女孩,而且来自不同的族群,大家对这件改变国家的差事都经验老道,其中也不乏新血投入。虽然我们来自不同政治背景,但我们彼此认同而让大家一起共同努力。

我们经过沟通后,得出一个简单的结论:现下情况其实很简单。正在蔓延的垃圾危机,再再显现由军阀思维政客所组成的政府,基本上发挥不了作用。政府早在几年前就能开始因应这场垃圾危机却没做到,显示已无能解决这一场相对简单的危机。他们从来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其中的缘故大部分黎巴嫩国人都清楚:他们只做了他们最擅长的事─再再推迟直至灾难发生。

我们知道问题的原因、了解如何解决,也深知如果不这么做将会导致何等光景。tol3et re7etkom现在正呼吁政府实施立即、环保的政策解决垃圾问题,以挽救这些垃圾被丢弃在保留地、水井以及居住区造成的损害。这项草根运动要求,所有提出来解决垃圾管理的投标,必须受环保专家检视,而且一定要是永续方案。最后,tol3et re7etkom期待每个人都视这一场危机为己任,且愿意展开公开调查,厘清被浪费、侵占的预算流向何方。

能看到人们持续不懈地为坚信的事努力着,我真的感到相当欣慰。我们知道我们对抗着的是什么,同时体认这场角力终将到来。然而,我们仍须维持这份动力,事实也证明我们的努力已经逐渐形成改变的契机,已有愈来愈多直辖市开始采用永续发展的替代方案,取代当前效率不彰的处理模式。为了黎巴嫩全体人民,我们得维持这道改变的原动力,而接下来的就是我们的事了。

更多关于tol3et re7etkom的信息请参考:Facebook pageIndigeGogo campaign.

译者:Lee Hsin
校对:YK Ch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