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没收珠宝非丹麦难民法唯一可怕的改革

#RefugeesWelcome to Copenhagen: Local citizens of Copenhagen, Denmark, organized a collection of necessities for the refugees from Syria when they arrive at Copenhagen Central Station. September 10, 2015. Photo by Chris Alban Hansen. CC BY-SA 2.0

#欢迎难民到哥本哈根:丹麦哥本哈根的当地人民,在中央车站摆放了大量物资给予来自敍利亚的难民。2015年9月10日。图片来自Chris Alban Hansen. CC BY-SA 2.0。

丹麦国会于1月26日通过了备受争议的L87法案,在政治家不瞭解及不善管理的社群及传统媒体上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该法案又称为“珠宝法案”。然而,警察搜索并没收价值超过10,000丹麦克朗(约$1,460美元)的执勤任务,引起各界的极度关注。除此之外,法案中的其他条文也为寻求庇护者的权利及福祉带来更大威胁。

L87法案中最受国际忽视的是寻求庇护者申请配偶及子女前来团聚,其等待时间必须从一年延长至三年,而这项变革很有可能违反丹麦对国际公约的承诺(因丹麦公务员承认在其检送议会的法案中拟入了警示语句)。这意味着众多家庭将要因战争或情势不安稳而多分隔两年。

此法案亦规定年轻男子必须留在营地,活动范围相当小。尽管长期以来,丹麦有空屋过多的现象。

然而,最引起世界关注的仍是有关没收珠宝及其他财物的部分。经过多轮辩论及多种不确定因素,立法人员最终决定了结婚戒指及具“明显纪念价值”的珠宝不受L87法案所限。然而,司法大臣平德(Soeren Pind)指出,豁免没收的项目并不包括“装满钻石的行李箱”

免除没收婚戒并没有缓和国际社会上强烈的反弹;中国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取消了他在Aros美术馆令人期待久的展览,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对此表达了他的忧虑及震惊英国《卫报》更画出丹麦首相拉斯穆森(Lars Loekke Rasmussen)身穿纳粹党制服的讽刺漫画。

警员尼尔森(Jacob Nielsen)在社群媒体上写出了他的愤怒和绝望,其网志被分享超过21,000次:

Jeg blev ikke politimand for at plyndre flygtninge for DERES ejendele!

Men først og fremmest blev jeg politimand fordi jeg ved, at retfærdighed er noget der skal arbejdes hårdt for, og nogen er nødt til at beskytte dem, der ikke kan værge for sig selv. Ingen steder får man bedre mulighed for det end i politiet, når det ikke bliver misbrugt.

Jeg tager tit ting fra folk – fordi det er ulovligt, eller stjålet fra andre eller det bliver brugt til at skade andre, men jeg tager aldrig tøjet af folk eller roder dem i munden for at tage DERES EGEN RING.

……Imens jeg så skulle gøre det ville jeg helt sikkert tænke på, om mine afdøde bedsteforældre, der var modstandsfolk, og som jeg ser op til, mon vender sig i graven, i tanken om, hvem jeg er kommet til at ligne.

我并不是为了没收人们的财物而当上警察的!

我之所以当上警察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我知道公平正义是要努力争取而得的,总有些人需要去保护那些不能好好保护自己的人。再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像在警察机关做到这件事──只要你不滥用你的权力。

我经常会没收人们的物品,因为那物品是非法的,或者是从别人身上偷来的,或是一些有可能伤害他人的危险品。但我从不会对人们进行脱衣搜身,或检查他们的口腔内部以夺去他.们.的.珠.宝。

正当我做这些事时,曾加入反抗军且十分令我敬佩的祖父母,也将因为我使他们想起了某号人物而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宁。

当谈到要按照联合国所建议的,将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7%,投入人道救援及发展救济这件事时(尽管多达其三分之一是花在丹麦本身,亦即这0.7%的GDP并不是全都花在支援国外有需要的人们身上),丹麦政治人物和外交官均无法指出丹麦仍然是一个非常慷慨的国家。即使有论点指出,若丹麦公民申请社会福利,其财产及珠宝同样也会遭到没收,这仍然无法削弱丹麦政府陷入的负面舆论。丹麦的产业界对于国家日趋恶化的声誉渐渐感到忧心

那为什么丹麦的政治人物在这次事件表现得束手无策呢?为什么他们无法解释他们认为合理的议案?无法解释这议案是建立于在伸手寻求援助前,必须先对社会有贡献的丹麦传统价值呢?

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当一个国家的自我认知──以丹麦而言,这是一个渺小、在人道主义好人角色中占下风,无法造成伤害的国家──与现实冲突时,政治人物特别容易忽视外界对于这些措施产生的观感。

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对移民持怀疑态度的右翼政党太清楚珠宝法案引起的公众注意,并对此现象感到欢迎。这是继2015年11月丹麦政府出资,在黎巴嫩当地报纸刊登广告凸显丹麦严厉的难民政策后,再度试图将丹麦塑造成一个不受寻求庇护者青睐的避难目的地。

这场关乎丹麦名誉及其政治认同的争论仍然十分激烈,丹麦政治人物亦再次学到,在国际放大镜下处理国内政治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

译者:So Wan Ting
校对:Fang-Ling Hsueh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