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加州难民儿童指校园歧视问题日趋严重

Amira Matti and her brother, both from Guatemala, rest after soccer practice at YALLA, a San Diego-based after-school program that teaches soccer to refugees and immigrants and provides academic mentoring. Credit: Jean Guerrero

来自瓜地马拉的艾美拉‧马堤和弟弟参加YALLA 计划的足球训练后休息。 YALLA 是一个以圣地牙哥为中心的课后活动计划,主要为难民及新移民提供足球训练及课业指导。图:Jean Guerrero

这篇文章由 Jean Guerrero 撰写,原文于2016627日发布于 PRI.org,现根据内容共享协议转载于全球之声。

年仅11岁的艾美拉,忘不了弟弟差点在瓜地马拉家的附近被绑架的那一天。 「我的弟弟跑过来对我们说:『有人想要把我抓走。』他的表情好像见鬼一样。」一名路过的司机从绑匪的手中拯救了他。

由于帮派暴力事件的发生频率持续上升,艾美拉一家决定要离开瓜地马拉,前往美国。 途中,墨西哥的官员拦截艾美拉一家,把他们关在拘留所五个多月。

艾美拉忆述指那是一场恶梦:「那里有很多巨大的昆虫不断飞来飞去,好像有成千上万只,我们根本无法入睡。」

PRI.org 阅读这个故事»

艾美拉一家抵达美国后,在圣地牙哥寻求庇护。艾美拉以为他们已经度过了旅程最艰辛的部分,直到她开始上二年级的课时才发现事与愿违──学习英语实在是一大困难,因为在墨西哥被拘留,她错过了数个月的课程。她说:「在那五个月,我什么也没有学习。我不能够回答老师的任何问题,我觉得自己很笨。」

愈来愈多难民选择了离开美国中部、逃离暴力,艾美拉一家也是其中之一,他们面对着各种挑战,包括歧视问题及学习困难等。

她说她的同学们曾欺负她:「同学们会向我走过来说『嗨,怪人。』我当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因为我一开始听不懂英文。我觉得这是一个我不该待着的国家,我是不被欢迎来到这里的。」

其后,她的家人得知 YALLA 这个六年前开始的课后活动计划。这个计划教导难民和新移民踢足球,以运动作为契机,吸引学生接触较为重要的课业服务。

YALLA导师的指导下及使用了有助英文阅读及写作的软体后,艾美拉很快便赶上进度。她解释指:「当你不明白某些英文词汇时,这个软体会用西班牙文解释,还会叫你跟着读。」

她终于能产生一种归属感。在YALLA,学生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包括伊拉克、苏丹、洪都拉斯或其他地方。他们都是离乡背井的人,这个背景使他们能够团结在一起。

艾美拉八岁的弟弟马堤(他的姓及名一样都是马堤)也参与了YALLA计划学习英文,一位来自伊拉克的难民曼苏尔Riyam Mansoor)负责指导他。曼苏尔指很多导师都是新移民,他们跟学生的友谊是成功的关键。

足球训练亦有助建立关系。曼苏尔说:「踢足球时,你不需要用语言去沟通。足球本身已经是一种共同的语言。」

YALLA 计划的创办人卡班(Mark Kabban)指足球有助职员与学生建立友好的关系:「因为我们与学生在足球场上建立了关系,我们可以良性地掌握及影响他们的学习。」

这一年,二十名高中生从YALLA 计划毕业,获得了二千四百万美元的大学奖学金。但卡班已注意到下一期资助的变动:有捐助人正要撤回捐款。他认为这是受到美国选民目前对移民政策的辩论影响。

卡班指:「政治上,我认为民众对于新移民态度的改变,尤其是对于来自中东的移民,影响了我们年轻一代的看法。」

卡班说:「有些捐助者不乐见我们为穆斯林儿童服务。」他没有提供个别捐助者的姓名。 「到头来,我觉得如果他们不希望投资在来自不同地方的儿童身上,我宁愿不要他们的捐款。」

卡班亦指YALLA的学生投诉在学校的歧视问题日趋严重。 「我们的优秀运动员对我们说:『我们受到歧视。』在过去的六年里,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的。我不知道应如何回答他们,只能说这就是我们,我们要团结在一起,我们要继续努力,我们要继续做得最好。」

艾美拉说她在YALLA得到了鼓励和支持,亦学会了相信自己及自己的伟大理想──她希望成为一名心脏科医生──尽管本地的同学都告诉她不可能成为外科医生,因为她是瓜地马拉人。

艾美拉指她会一直朝着她的目标前进。


译者:So Wan Ting
校对:Fang-Ling Hsueh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