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尼泊尔不是女性公民的尼泊尔吗?

Young nepalese woman sunken in thoughts at Durbar Square, Bhaktapur, Nepal. Image form Flickr by Elmar Bajora. CC BY-NC-ND 2.0

尼泊尔女子在尼泊尔 巴克塔普尔城 杜巴广场思考。照片来自Flickr网站,由Elmar Bajora拍摄。CC BY-NC-ND 2.0

2015年9月,当尼泊尔还在从年初灾难性的地震中恢复的时候,尼泊尔采用了具有争议性的新宪法,新宪法通过了具有歧视性的条款,这些条款主要针对于尼泊尔两大弱势人群:女性,及住在该国南边狭长地带被称为“特莱”的少数民族马德西人塔鲁人

在不考虑这些南部居民利益的基础上为他们划分土地,并且以国家安全为掩饰来颁布歧视女性的新宪法,这样的新宪法在颁布一年以后还存在着高度的争议。

著名作家Manjushree Thapa在抗议中烧掉了宪法,并表示:

I’m through with being abused by my own country. I can’t accept the constitution’s privileging of the male bloodline over the female, of semen over ova. I can’t accept the empowering of the male body and the negation of the female body, the erasure of women’s agency as full human beings.

我受够了被我自己的国家不公平对待。我不能接受宪法中给予男方血统权利优于女方血统的特权及男性优于女性的规定。我不能接受赋予男性身体的更多的权利和对女性身体的忽视,以及抹除女性作为一个完整的人类的主体性。

1年之后,Thapa还是没有妥协:

已经是2016年了尼泊尔仍拒绝赋予女性公民享有与男性同等的公民权。由此也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个国家还在遭难。

— Manjushree Thapa (@manjushreethapa) 2016年12月3日

这部“世界是最好的宪法”歧视我们51%的国民:#女性. #尼泊尔https://t.co/aXZ05LIV4p 来自 @subinmulmi

— Dorje Gurung (@Dorje_sDooing) 2016年12月13日

@manjushreethapa 93%的国家给予女性同等的权力来传承国籍。尼泊尔则是那7%没有给予的国家之一。@bhandaripadamhttps://t.co/TR1tumcwN

— Robert Penner (@robpenner) December 13, 2016

用图片来表现尼泊尔的歧视

艺术家及教育家Supriya Manandhar创作了一系列的信息图表来解释法律对于国籍的规定。

Infographic by Supriya Manandhar. Used with permission

由Supriya Manandhar创作的信息图表。已被允许使用。

点击这里可以看到更多的信息图表。

尼泊尔作为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CEDAW)的签署国,在新的条款里,尼泊尔没有遵行所承诺的无歧视和平等的长期原则

新的条款使得尼泊尔对国籍的审批更加复杂,大赦国际也已经敦促尼泊尔政府作废新的歧视单身母亲的条款。国籍的准许应该同时考虑到父亲和母亲,大赦国际进一步说道,要避免无国籍儿童情况的发生。

新的条款损害到了单亲母亲的子女,以及那些不永久居住在尼泊尔的母亲们(包括被拐卖妇女,外来移民妇女以及其他状况的妇女)的子女的权益。同时条款也影响到那些丈夫是外国人的母亲们。

对男性及女性区分看似专制,但它也有它的长期历史根源。

‘印度’元素

一位尼泊尔大宗报纸Repulbica的记者解释道

Equal citizenship right for women was a key agenda of all major political parties during Constituent Assembly elections. But when it came to granting such rights they offered the excuse of “open border with India” and “possible risks on nationality” to continue with discriminatory provisions against women. The proposed amendment, which has sparked protests in parts of the country, has also talked about citizenship. The amendment proposal has relaxed the provision to provide citizenships to non-Nepali women married to Nepali men. But no such provision has been proposed for non-Nepali husbands of Nepali women and their children.

女性享有同等国籍权是所有政治党派在制宪会议选举中的关键议题。但是当谈到给予这些权利的时候他们拿出了”开放与印度的国界“以及”可能会有国籍上的风险“等借口以继续沿用歧视女性的法律条文。被提议的修正案也提到了国籍,这些修正案在一些地区还引发了抗议。修正案放宽了给予嫁给尼泊尔男性的外国女性国籍的条款。但是该条款并没有涵盖尼泊尔女性的外国丈夫以他们的子女。

Manjushree Thapa 同时也解释了背后的历史渊源:

Nationalism beats, as a final refuge, in the hearts of Nepal’s Hindu patriarchs. Incredible as it sounds, they are ruled by a deep-seated xenophobia, a fear that Indian men will marry Nepali women, and the children—born of Indian seed!—will populate Nepal. Nepal will then no longer be Nepali; it will be Indian. “We agree with you,” Nepali feminists have been told. “But you have to consider our national identity.” If women are to be loyal to Nepal, we must accept unequal citizenship rights.

在尼泊尔的印度教长老心里,最安全的方案,还是要以民族主义优先。虽然听起来如此不可思议,但他们有着相当深的对外国人的恐惧心理,他们害怕印度男人会与尼泊尔女子结婚,他们生的孩子就会是在尼泊尔落地繁衍的印度种子。到那时尼泊尔就不再是尼泊尔;而将变成印度。“我们同意你们的看法,”他们告诉尼泊尔的女权主义者。“但是你们也要考虑我们的民族身份。”如果要让女性对尼泊尔忠诚,我们必须接受不平等的公民权的相关规定。

尼泊尔主要的妇女倡导者,也是现任最高法院法官Sapana Pradhan Malla, 公开指责该了这个理由:

Geopolitics, national security and the open border with India can no longer be used as justification for the continuation of systematic state discrimination against Nepali women. […] This is a bogey raised by those who wish to perpetuate patriarchy in Nepal!

不能够继续用地缘政治、国家安全及开放与印度的国界作为继续使用的国家制度来歧视尼泊尔女性。(……)这是由那些想要在尼泊尔让父权制延续的家伙们的邪恶想法!

取得的有限进展

当然,新宪法也有对妇女有利的一面:

  • 对妇女施行暴力会被判刑;
  • 对社会及文化上的弱势妇女有特别的条款;
  • 妇女在家庭事务及家产继承上有同等的权力;
  • 各政党必须保证在中央议会,上议院,及州议会席位里有至少33%的女性成员;目前,有3名女性任高级领导职位:主席,议会发言人,及最高首席法官。

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讲,这仅仅是做做样子:

是有女性担任主席,首席法官及议会议长,这些就是做做样子給大多数的尼泊尔人看,实际是有一个保守及性别歧视的宪法。

— Erisha Suwal (@erishasuwal) 2016年7月11日

父权:在尼泊尔是不容置疑的吗?

作为一个生活在尼泊尔南部的居民,同是还是穆斯林的女性,Mohna Ansari 被三重边缘化了。她也是在第一个在尼泊尔拥有如此身份的律师。她说还有很多契待解决的事情要去做:

[…] having women heading the top state posts does not mean the end of patriarchal values and structural discrimination against women. There still lies a long battle ahead to bring real change in the lives of the ordinary women in Nepal.

(……)让女性去当选高级政府职位并不意味着父权价值观及对妇女结构性歧视的终结。如果想要把真正的改变带到尼泊尔一般妇女的生活中,我们前面就还有一场长期的仗要去打。

Ansari还说在这个父权制的社会里需要有“敏锐的观察和耐心”。只有这样“我们才会知道该如何来干预并且以有利于我们的方式来改变这个体系”

同时,尼泊尔人民需要继续呼吁废除对妇女、塔鲁人、马德西人的在宪法里的歧视。有些人还借用诗体的形式来抗议: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