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 对叶尔钦逝世的更多看法

上一篇文章反映了在俄罗斯部落格圈关于叶尔钦的生涯和死后的一些看法,本篇主要是反映以英文写作的非俄罗斯观察者的看法。

在莫斯科的Rubashov在Darkness at Noon写道关于他的俄罗斯寄宿家庭所感到的悲痛

[…]我住的公寓里情绪很沉重,就像我先前注意到的,我寄宿家庭的主人很显然的还在旧有民主主义者的信念之中。他们曾和叶尔钦在 1991年8月一起到美国白宫,除了叶尔钦的一些瑕疵之外,他们至终信任他。我们才为纪念叶尔钦而举杯,但明显的一杯伏特加烈酒也不能抚平失去他的伤痛。 而有趣的是,当然,因为少数的俄罗斯人会对叶尔钦有如此高的敬意[…]

Rubashov张贴了一篇歌颂叶尔钦,强调这位前总统引发歧见的传奇:

1991年8月,你向他们(苏联共党)表明,国家需要对人民做出回应,而苏联共党有可能被击败。你向他们(苏联共党)表明民主值得争取因为民主有可能获胜(注1)。

1993年十月,你向他们(国会)表明有些时候是可以使用铁拳去维护“民主”。但你教那有自己意识形态和权力的继任者去维护什么? (注2)

在1996年7月,你向他们(人民)表明要不计代价的赢得选举,即使如此会导致选举缺少你曾争取的民主理念。因为若是回到共产主义,是令人恐惧难以想像的。所以,以民主之名,民主却遭到破坏[…]

史恩的俄罗斯部落格(Sean’s Russia Blog)的Sean Guillory列出叶尔钦将会被永远记得的事迹。这里是其中之一

[…] 叶尔钦将会被世人记得由于他向世界引荐普丁。事实上,普丁在于1999成为总理之前,还是个默默无闻的人物。普丁原本在俄罗斯寡头政治圈被认为是能受他们 操控的官僚。但普丁并非如此,且今天的俄罗斯看起来是普丁致力于驯化寡头政治。就这一点而言,今天的俄罗斯某种程度上还是在叶尔钦的掌握之下。

在一篇对Sean的文章的回应中,Rossijskaja Federazija的Heribert Schindler提供了对叶尔钦传奇的德国观点:

[…] 在德国,叶尔钦之所以被记得,很大部份的原因是一个特别的事件:西方集团军队的撤退,也就是二次大战后俄罗斯在德国所遗留的军队。

此次撤军行动是在军事史上重要的一次军队和平转移。虽然由于苏联在同一个时期瓦解而产生一些困难,但撤军的行动还是按照计划准时的进行到1994 […]

爱沙尼亚的Giustino在部落格Itching for Eestimaa上赞扬叶尔钦终止苏联对波罗的海国家的占领:

[…]但在波罗的海问题之上,叶尔钦睿智的体认以及修正史达林在1940占波罗的海国家的错误,然后将俄罗斯斯军队撤出这些对其不造成威胁的国家。他可能曾是一个在外交场合出糗的可笑醉汉,但就波罗的海国家来看,他没让国家主义者的骄傲介入最终能使俄罗斯受益的正确决策。

据beatroot所说,许多波兰人也倾向对叶尔钦有正面的回忆。这里是其理由:

[…] 叶尔钦,第一位俄罗斯民选总统,于1999年除夕宣布退休时,并没有多少人民支持他。一般俄罗斯民众厌恶且鄙视他。在国际间,他像是个笑话,摇摇晃晃的醉汉形象在全球散播开来以及因为饮酒过量酒醉而不能出席与他国领袖的会谈。

然而,对波兰人而言,大多数则乡愁似的回顾叶尔钦执政的年代。他终究还是终结共产主义的人。而且,这些人大概乐于见到俄罗斯国势日渐式微的事实,这样一来,对新的前共产国家波兰的威胁会减少。

沉思者在俄罗斯沉思写道,关于莫斯科在叶尔钦第二个总统任期之初:

[…]如果你可以记得1997选后的莫斯科,你不在这[…]

(译注:根据沈思者的文章,1996年大选结束叶尔钦连任后,1997年初,这位民主的奠基者实在是太受大家热爱了,他的声望达到悲惨地一位数的水 准,于是让他签署了浮士德般的协定与,尤其是 Khordokhovsky以及超级自由的民主党人、昵称是“成吨现金”的 Anatoly “tons of cash” Chubais。当经济很有效地被抵押、完全是什么也没有,1997年7月3日变成了对叶尔钦夫人来说是一场梦靥,当其它的我们还有另外十三个月来搞烂我 们的肝、后悔之前卖掉的失败。如果你还记得大选过后1997年的莫斯科,你一定不在这儿。)

Copydude写道,叶尔钦时代也终结了俄罗斯的新娘产业:

叶尔钦执政之下,不仅领导资金外移,也领导俄罗斯女性外移。90年代末期是俄罗斯新娘外移的全盛时期,每年都以倍数成长。如果俄罗斯的资金都在国外洗钱,那么就留不住太多的俄罗斯女孩待在家。

Nosemonkey/Europhobia贴了二段叶尔钦自得其乐的影片,他写道

[…]对,叶尔钦对俄罗斯斯而言是个完美的领导人:醉汉、有点笨、高度不确定性、极度危险、非常不可能有好结果。就跟俄罗斯本身是一样的。[…]

对Publius Pundit的Robert Mayer而言,叶尔钦的死,似乎和他没什么关系。不过他还是写了关于这个人:

[…]我们只能猜想人们回忆起他的时候会想到什么什么。我想我第一个想到的是伏特加酒,不过那是因为他并没有对我造成什么影响[…]

Near|Abroad张贴一篇理解性综述关于媒体与部落格对叶尔钦逝世的回应。Robert Amsterdam总结的说:许多报社的编辑己经把讣闻和回应放在抽屉的最上层。而Eternal Remon引述了三篇今天寄到CNN的电子邮件。

注1及注2,请参阅维基中文百科中,叶尔钦条目下的苏联解体及黑色十月的部份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