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五月 2007

報導 來自 31 五月 2007

俄罗斯: 对叶尔钦逝世的更多看法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校对:mountaineer 上一篇文章反映了在俄罗斯部落格圈关于叶尔钦的生涯和死后的一些看法,本篇主要是反映以英文写作的非俄罗斯观察者的看法。 在莫斯科的Rubashov在Darkness at Noon写道关于他的俄罗斯寄宿家庭所感到的悲痛: […]我住的公寓里情绪很沉重,就像我先前注意到的,我寄宿家庭的主人很显然的还在旧有民主主义者的信念之中。他们曾和叶尔钦在 1991年8月一起到美国白宫,除了叶尔钦的一些瑕疵之外,他们至终信任他。我们才为纪念叶尔钦而举杯,但明显的一杯伏特加烈酒也不能抚平失去他的伤痛。 而有趣的是,当然,因为少数的俄罗斯人会对叶尔钦有如此高的敬意[…] Rubashov张贴了一篇歌颂叶尔钦,强调这位前总统引发歧见的传奇: 1991年8月,你向他们(苏联共党)表明,国家需要对人民做出回应,而苏联共党有可能被击败。你向他们(苏联共党)表明民主值得争取因为民主有可能获胜(注1)。 1993年十月,你向他们(国会)表明有些时候是可以使用铁拳去维护“民主”。但你教那有自己意识形态和权力的继任者去维护什么? (注2) 在1996年7月,你向他们(人民)表明要不计代价的赢得选举,即使如此会导致选举缺少你曾争取的民主理念。因为若是回到共产主义,是令人恐惧难以想像的。所以,以民主之名,民主却遭到破坏[…] 史恩的俄罗斯部落格(Sean’s Russia Blog)的Sean Guillory列出叶尔钦将会被永远记得的事迹。这里是其中之一 […] 叶尔钦将会被世人记得由于他向世界引荐普丁。事实上,普丁在于1999成为总理之前,还是个默默无闻的人物。普丁原本在俄罗斯寡头政治圈被认为是能受他们 操控的官僚。但普丁并非如此,且今天的俄罗斯看起来是普丁致力于驯化寡头政治。就这一点而言,今天的俄罗斯某种程度上还是在叶尔钦的掌握之下。 在一篇对Sean的文章的回应中,Rossijskaja Federazija的Heribert Schindler提供了对叶尔钦传奇的德国观点:...

韩国: 驻伊韩军之死

作者: Hyejin Kim 校对: Leonard 本月19日,一名驻守在伊拉克Zaytun的27岁南韩士兵,在当地理发店遭枪击身亡,成为南韩自2004年驻军伊拉克以来首位殉职军人,新闻媒体及军方初步研判死亡原因为自杀,不过死者家属否认此一说法,该名士兵驻伊未满一个月。 部落客neocross针对伊拉克战争提出个人论述,批评南韩政府对美国态度。 伊拉克战争毫无意义,众人皆知美国以自由民主之名,行战争之实,但南韩政府总是对美国言听计从,难道政府不须倾听南韩人民心声吗?真不知道南韩会被伊战带往何处。 身为殉职士兵友人,部落客Phoenixq向其他部落客表达沉痛,不相信死亡原因是自杀,并自述当兵经历。 今天见到此事后续报导,我回想起当年大二时……西元xxxx年,一名勇气十足的大学新生在怂恿下加入我的凤凰跳伞社,我们感情很 好,直到入伍后才分道扬镳。他既勇敢又讲义气,让我印象深刻……啊,宗秀(Jong-su)……退伍后,听说他被调到军校,自此断了联系……我现在才得知 他人在伊拉克……新闻媒体断然将其报导为自杀事件,片面处理方式让我不满……子弹贯穿他的下巴……现场徒留他的步枪和空弹匣…… 服役期间,我记得某次游击训练时,眼睛被树枝刮伤,那时天色已暗,又身处山林,幸好伤口不深,没有因此失明,当时营长准备要升 官,所以上级告诫我不得透露此事;另外,有一次进行油漆工程时,和我同单位服务的弟兄发生意外,脚部被菸蒂烫伤,基于相同理由,单位长官未将他送医,只有 简单消毒包扎,外宾来访时,长官将他藏在仓库。 嗯…宗秀自愿赴伊,并因此晋升上尉,不可能上任未满月就自杀,我要真相。 我祈祷他能安息。 包括bj1337在内的多名部落客对宗秀的死感到愤怒,并要求南韩撤军。 我们的年轻人到底要在这场不合理战争中做什么?为谁而战?为谁捐躯?我们不该驻军伊拉克。有人认为不过只是死一个人,更有人觉得 宗秀之死与战争无关,然而伊战非关宗秀一人之死,也无关其死因,重要的是一条生命从此消逝了。就连美国都将伊战视做越战以来最大的耻辱,让我们的年轻人为 伊战牺牲更是毫无意义。无数南韩民众均反对参战,但政府却以国家安全为托辞欺哄反战势力。因伊战送命的美军迄今已超过3000人,对于战争之丑陋,美国再 清楚不过,南韩对美国已仁尽义至,不须再淌浑水,南韩对这场不合理战争也做得够多了,没有理由续留伊拉克,我们必须将那些年轻人带回南韩,不论宗秀的死因 为何,南韩都不该继续驻军。 立即撤军。

香港:网路超连结和线上性爱对话,有罪!!

作者:Oiwan Lam 校对:abstract 香港政府一边鼓励每个家庭可以多生几个孩子,又一边努力的严格审核有关性的资讯。当然,性与生育不是完全的有关联,但是我们怎么可能在无性行为的状况下有孩子? 大概政府会很快的要提倡试管婴儿吧。 最近被审查是违反规定的案子是,在成人BBS讨论区贴上色情图片的连结。法院最后判定被告违反公共秩序善良风俗,罚缓5000美金。 Charles Mok 非常担心这件案子: 我觉得没有必要把这样的事情以法律的强制力带进法院处理。很明显的,有人向影视及娱乐事务管理处(TELA)抱怨,但是他们却可能允许其他 更情色(更糟)的照片被张贴在讨论区,那,为什么警方要专抓这个个案? 事实上,在香港的法律很少会先以长期的实行来获取结果,但却时常会想藉由将一些很小看似无罪却又好像在危险边缘的案子带进法院,看法院的反应。这样的执行 方式,让我很担忧,我觉得这样对使用者很不公平,因为他们并没有被警告怎样会触法(你不可以只说”因为妳张贴了一些色情照片所以你活该”),而且对于提供 者而言这也是件麻烦的事。我还记得几年前,当我还是ISP协会的主席时,TELA告诉我他们对于那些连结一点办法都没有,即使内容是有关孩童情色。这规定 是何时变的?! 如果一个能构成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电讯管理局COIAO所定义的“文章”的网路文章,那它可以成为那些至民、刑法院告发他人张贴“罪 恶”的先例吗? 我觉得用这样的方式来判定网路连结是不对的,因为连结点会连结到哪里并不是被使用这个连结的人所可以控制的,而且连结点后方的内容是随时都可以变更的。 这样将会使得搜寻引擎,或其他的网路架设公司,甚至ISP都会被严重的牵连。香港政府希望他们对网路连结从现在起就开始实行自我审核? 搜寻引擎公司也可能是定一个惹上麻烦的。这个案子将会对香港的电信公共建设(包括我们的法律基础建设)及主张要有资讯自由的信誉,造成严重的负面结果。 Google和 Yahoo要退出香港吗? Wanszezit 非常的生气,而且说他自己一定早已经犯了法了: 看到这样的报导,第一个反应就是“有没有搞错”,香港几时变了大陆?同理,我是不是都已犯过了法?...

发声:推动博客小额资助计划

作者:David Sasaki 译者:Oiwan Lam 截止申请日期: 2007年6月15日 发声是全球之声的外展计划,我们现在接受新媒体的小额资助申请 ,资助金额最高美金$5000。申请者需要提交具有创意的计划,向弱势社群介绍一些民间媒体的技术,如博客、视像博客或播客等。 当互联网越来越普及,计算机亦越来越便宜,软件从计算机桌面转移到网上 ,数码区隔变得没己往那么严重,可是,我们亦看到博客、播客和网上视频的使用,主要集中在世界大城市中的中产阶层。 发声的目标是把新社群、新声音和新语言引进网上,形成对话 ,我们希望提供一些资源与资助,使一些在地的团体能够引进更多弱势社群的声音。我们支持的计划多类多种,以下有些例子: 购买一些便宜的数码录像器材,教导农村学生如何制作一些关于他们上一辈生活录像。 组织一些博客与摄影工作坊给本地孤儿院小朋友,资助金额中有一部份 可以用来购买平价的数码照相机,让参与者可以把他们的生活周遭环境,介绍给全球的读者。 与本地的非政府组织或社会企业合作,使他们的工作和故事能得以广传。 把我们的新媒体教材翻译为一些在网志或播客空间中缺少的土著语言 ,如Quechua或Wolof,并使用那些教材,鼓励博客以这些语言写作。 理想远大无穷,可惜我们的资助有限,发声的外展拨出的资助金额由美金$1000至$5000不等,希望申请者能很细心、具体、实际地策划项目和预算。 成功申请的计划会于全球之声里介绍。 申请请于6月15日前(星期五)以电邮方式提交至 outreach@globalvoicesonline.org 申请表(连同预算)请以 .doc的格式提交。 下载.doc格式申请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