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尔干半岛、俄罗斯:战犯卡拉迪契落网

根据报导,周一晚间前塞族共和国领导人、全球头号通缉战犯卡拉迪契(Radovan Karadzic)在塞尔维亚遭到逮捕。

以下是部落客最初的反应:

Eric Gordy of East Ethnia

卡拉迪契落网当然件大事,剩下两大主要战犯(只有其中一个真正恶性重大)仍要继续追捕审判。

[…]

海牙法庭最好不要搞砸这起案子,因为机会不多了。[…]

Pengovsky of Sleeping With Pengovsky

塞尔维亚总统塔迪奇(Boris Tadić)办公室已经证实卡拉迪契落网,但没有进一步说明细节,我想卡拉迪契与前军事指挥官姆拉吉奇是塞尔维亚领导人高难度的挑战,波赫的塞族共和国及 塞尔维亚仍有其支持者,希望塔迪奇能比前总理金吉奇(Zoran Djindjic)公平处理。

也许,只是也许,南斯拉夫的战争终于告一段落了。

(回应栏 Pengovsky的回应)

在前几个小时看大家的反应,小心谨慎还是战胜了一切,没有人想太快相信这件事。

Douglas Muir of A Fistful of Euros

个人认为,从2000年年初,这几年来我太太一直说卡拉迪契住在大街底下,那时候我们住在Golsfortieva街上(塞尔维亚拼作 Galsworthy),在贝尔格勒(Belgrade)中心的Vracar附近,她和邻居说话的时候,不停提起这件事,五年后变成我们家的笑话,“他就 住在我们家大街底下!”“是啦,没错,对对对,亲爱的,随便你怎么说都好。”

结果,至少有一家Vracar地方新闻报导卡拉迪契落网….在贝尔格勒中心的 Vracar附近,并且下了这样的一个标题:“部落客的妻子对逮捕事件非常满意”。

总之,一天或两天后并没有进一步的新闻,在塞尔维亚法律下,被告有权质疑逮捕的正当性,简单来说,他究竟是不是犯人仍是问号。

不过我还是要说,如果落网消息是真的,那真是个好消息。

Balkan Ghost of Finding Karadzic

这个世界今天比昨天更好,我们这群对国际犯罪审判关心的人,有时候对不公平的审判或是犯人得以逍遥法外的判决结果,难免感到忧心。

但是今天,卡拉迪契即将受审,我们将看到他面对起诉书上罪行,包括教唆种族大屠杀,在1992及1995年蓄意屠杀上千名穆斯林。

Sarah Franco of Cafe Turco

我刚刚从贝尔格勒回来,空气中真的多了一点希望,有些什么改变了,现在说这些当然很容易,但是了解我个性的人就知道我真正的感受。当我离开时,我和 Jelena还在讨论姆拉吉奇也许很快就会落网,但我们从没想过卡拉迪契会比姆拉吉奇更快,很讽刺,塞尔维亚共产党为了权力交出卡拉迪契,不过这是合理 的,因为他们有所怀疑,不再是两人的信徒,卡拉迪契和姆拉吉奇已经变成达成目标的障碍物,是的,卡拉迪契和姆拉吉奇是障碍物,对他们而言这下真的惨了。

在这个关键时刻,我和贝尔格勒的朋友通电话,她看到电视上的新闻,而我正等着最新发展,我身边的朋友都收到简讯,每个人都开心的不得了,我现在需要睡一下,明天还有一大堆事情等我去做,但是这么兴奋的状况下谁又能睡得着呢?

Shaina of Bosnia Vault

一个夸张的问题:我猜多久之后会有“释放卡拉迪契”的弹跳网页出现?

毫无疑问,这个网页绝对放上这位好医生写的诗。

一些俄罗斯部落客似乎已经开始行动。

住在莫斯科的使用者 grenzlos (作者是Medvedev)张贴了卡拉迪契的两首诗,并翻译成俄文。

使用者log2stas 写下 (俄文):

[…] 不管从欧洲的观点来看卡拉迪契究竟犯了多少战争罪行,他都是为了自己的国家战斗,塞尔维亚政府(自相矛盾)。

整体而言,这是很有趣的历史议题,列宁杀了上百万个俄国人,葬于克林姆林宫的墙后,然而俄罗斯却在他的陵墓旁进行阅兵大典。

彼得大帝,实施农奴制让农夫变成酒鬼,让国家举债度日,用人骨争夺无用的港口,但他却是国家的主要象征。

史达林,将上百万俄国人送入集中营,却是网民的偶像。

布希总统,无疑也是战犯,他推动苦牢,在美伊战争中使用禁用的化学武器轰炸伊拉克Fallujah,却能在退休后悠闲地钓鱼。

卡拉迪契却出现在法庭接受审判,只因他试图保卫自己的国家。

另一方面,耶稣也算遭迫害的受害者。[…]

radovan1.jpg

来自Interpol web site的萤幕截图,这篇报导的头像照片来自同一处。

校对:PipperL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