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匿名者的街头艺术 抗忧郁药丸塑像现踪马其顿首都

Monument to Diazepam in Skopje, Macedonia. Photo by F. Stojanovski CC BY.

图说:马其顿首都斯科普里街头,出现了一座外形为抗忧郁药丸「丹祈屏」的塑像。

三月初春,马其顿首都斯科普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塑像──一座以抗忧郁药剂 「丹祈屏」 (Diazepam,又称作二氮平)为主角的纪念碑。

这座形迹可疑的塑像外型呈巨大的橘色圆形药丸状,约有1.4公尺高,被安置在首都的主干道,下方还写有一段说明文字:

Потрошувачката на антидепресиви последните две години е зголемен на над 1,6 милиони реализирани рецепти (најмалку 2,5 милиони пакувања), покажуваат податоците на Фондот за здравствено осигурување.
Претпоставките се дека во 2015 бројот на реализирани рецепти ја надминал бројката од 2 или 3 милиони пакување.

Во случај на нужда одгризи парче од апчето.
Еден гриз соодејствува на 2 mg од апчето – скулптура.

根据国家健康保险基金的资料指出,近两年来国内(马其顿)抗忧郁药物的服用量逐年增加,超过一百六十万份开立的慢性处方签上,都含有抗忧郁药物,(至少有两百五十万盒)。而2015年期间开立的处方总用量,则约估有两到三百万盒之多。如果情况紧急,咬一口这个药片(指塑像),每一口的份量等同塑像的两公克。

在马其顿这座只有200百万人口居住的小国,对抗忧郁药物使用量日渐增加的现象,已引发行动艺术家关注药丸成瘾的趋势,这股趋势据他们所称,也同时出现在邻国波斯尼亚.赫赛哥维纳塞尔维亚, 和保加利亚。一份由国家健康保险基金于2014年提出的报告即提出警告表示,马其顿国内服用抗忧郁药物的剂量已达足以引发药物中毒的程度,尤其是服用者处于怀孕期间。另一份于去年年底发布的最新报告则显示,2015年上半季期间,马其顿国内配药量第二高的药物正是丹祈屏。

List of most prescribed medicines in Macedonia from January to June 2015, published as part of Health Insurance Fund report from December 2015.

图说:一份列出马其顿于去年上半季配药量前十名药物的列表,数据为国家健康保险基金于去年底发布的半年报报告中的一部份。图中显示丹祈屏位居第二、名次介于伊那拉普利(Enalapril)and利欣诺普(Lisinopril)这两种用来治疗心血管疾病的药物之间。

「这座纪念碑」也在网络上点燃政治论战 ;举例而言,一名推特用户即揶揄,如果人民哪天领不到他们的抗忧郁药,街头将陷入暴动。

只要缩减丹祈屏的供应量一个月,街头将燃烧弹满天飞。

另一名推特用户斯柯列夫(Zaneta Skerlev)在看到抗忧郁药丸纪念塑像的新闻后指出,马其顿人是为了逃避因政府错误政策所引发的压力,转而投向抗忧郁药剂的怀抱。

我希望政府能将这座塑像视作是针对其施政而来。

虽然没有人出来承认制作这件丹祈屏的装置艺术,但最有可能的创作者是当地一个以游击方式发起街头抗议而广为人知的艺术家团体。

斯科普里学派的游击抗争艺术

近年来,马其顿首都斯科普里已成为当地政府投掷大把资金开发的「2014斯科普里计划」 建设工程的展示中心,这项 开始于2010年的计划根据巴尔干投资报告网披露 : 马其顿的纳税人(作为欧洲地区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已为这项计划所推出的136项建设,共花费约六亿三千四百万欧元(约等同六亿九千八百万美元,分别为庆祝马其顿脱离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独立20周年,所兴建的一座 凯旋门、27间行政建筑、34座纪念碑、五座广场、摩天轮,以及把一间1973年开幕的购物中心外墙,整面重整成具巴洛克风格的新立面)。

马其顿的文化当权者大多对这项赋予城市美丽容貌的计划感到沾沾自喜,它是由前总理及当今执政党党主席尼可拉.克鲁耶夫斯基(Nikola Gruevski)领头推动、作为展现政府贪污的一种变相形式,并透过当局审查制度,抹除对这股主流艺术浪潮的批判之声。

同时,由一个成员多数为匿名独立艺术家发起的街头艺术游击运动,则利用艺术家自掏腰包创作的作品,作为对当前社会议题的意见表述。该运动以思维融合艺术创作,再将其放置于公众场合成为一种抗议形式,但这些创作通常十分短命,因为被当局发现后即会被迅速拆除。

举例来说,在推动2014斯科普里计划期间,政府曾批准在首都市中心瓦达尔河河床上,兴建四座外形模拟出航船只的建筑物,而市政府从未针对为何要在划定地点兴建这些建物公开说明理由、或解释这项建设和当地传统人文及历史背景有何连结。瓦达尔河从来就不适合船只航运,且距离其最近的海洋更超过240公里(150英哩)远。有赖于纳税人慷慨解囊资助,和政府关系紧密的企业家们,因此能够在这几幢建筑里经营豪奢餐厅

在去年八月盛暑的某天,首都市民注意到这些有如海盗船(pirate galleons)般掠夺他们纳税钱的建筑周边,竟有鲨鱼鳍环绕。

这支Youtube影片 光是一天就吸引了将近二十万人点阅收看,截至今日,已累积了超过二十六万人次的点阅率。受到这支影片的惊动,斯科普里市政府快速派遣消防队;消防队长亲身漟涉河水,试图清除那群鲨鱼,但在一碰到鱼群的那一瞬间,他才发现这是一群假鲨鱼:鲨鱼鳍是由聚苯乙烯泡沫塑料仿制,并附着固定在河床的小石块上,以防被河水冲走。

在斯科普里的街道上一颗濒危的路树被以拟人化的手法表现,露出恐惧的神情。图片来源: a1on.mk

行动艺术家也以类似手法,抗议城市绿地因让路给新建物遭砍除而不断减少的问题。他们在市中心的行道树上装上眼珠子,使路树看来就像流露出恐惧的目光

 

校对:Fang-Ling Hsueh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