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拉丁美洲童工现象综览

童工是拉丁美洲一项可悲的事实,当地居民对童工习以为常,甚至已不知不觉,谁没接受过擦鞋童或擦车童的服务?不过如今已有人发起运动,希望提升社会意识并改变现况,在6月12日「2009世界反童工日」到来之际,全球之声拉美团队收集各国相关博客文章与连结。

委内瑞拉「Muchachos de la Calle」(意为「街童」)致力于「透过艺术教育,希望降低儿童与青少年在街头谋生过活的情况」,也在博客[西班牙文]分享经验;「Observatorio de Infancia y Juventud」组织亦努力「打造社会调查机制,收集资讯促进公共政策形成,并接受申诉及提供协助,对抗委内瑞拉美国对孩童与青少年人权侵害问题」。

Periodismo Guayanés指出,童工总最不受重视[西文]:

事实上有许多政府及非政府单位都为孩童提供服务,保护孩童的法规也俱在,但成效却不太显著,故关键在于落实及追踪,有些专 家认 为,让童工消息的目标其实可行,但前提是成人及社区就业机会必须增加,并给予这些家庭其他出路,让他们能「打破合作社与农业机械化的贫困循环,才不会困守 在最微小的梦想上」。2005年时,国际劳工组织国际减少童工计划主任María Arteta表示:「要让童工消失所需成本约760亿美元,但至2020年,经济净收益将达到3300亿美元,换言之,若拉丁美洲努力遏止童工现象,长期 而言对经济有益无害。」

Photo by David Sasaki and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ttp://www.flickr.com/photos/oso/3602948325/

照片来自David Sasaki,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墨西哥博客Mario Luis Fonts最近的文章描述「童工悲剧」,指出低所得家庭、人力不足、缺乏健全政策、移民等,都是儿童沦落为童工的原因[西文],Maricel Pérez也在Sinergia a.m.博客描写童工Pablo的动人故事[西文]:

这个小男孩又名Pablito,每天早上六点就得起来准备,他走上好长一段落,直到大学街与Corregidora街路口,他放下所有谋生工具,闭上眼向上帝祈祷,「希望今天一切顺利,不会整天下来一毛钱都没有」。[…]

直到晚上,Pablito只赚到1.5美元,对各位读者或许很少,但他说:「我在回家路上,用这些钱已够买几片玉米饼和可乐,或是一包洋芋片,余钱交给在另一个街角工作的妈妈」。

这可能是许多在墨西哥街头工作孩童的情况,有些孩子可能比他更辛苦,我只是描述他们生活的一小部分,各位或许从没听过,但 几块墨 西哥币就能帮他们求生,许多人不瞭解他们的痛苦,也不清楚其他人所面对的现实环境,似乎一切离我们好遥远,但除非我们开始倾听他人,或是打破对他人的冷 漠,墨西哥情况永远不会改善。

Juan Vasquez是位居住在阿根廷的玻利维亚移民,他在Un Boliviano en Argentina博客提及有关文化与风俗的问题[西文]:

不久前我同事聊天,我们谈到有关童工的问题,其中有个人的意见令我意外,他表示:「你必须看到这些问题的文化面,玻利维亚 常有孩 子在农场及收获时工作,这就是家长的教育,这是他们学习播种与收割的唯一方法;商店里的情况亦然,孩子从帮助父母中学习买卖」,…这种看法令我很担 心,不只是这种言论将童工及剥削合理化,连阿根廷法官Oyarvide都使用相同的逻辑,他认为这种剥削可视为「原住民的政治及社会状态」。

来自秘鲁的笔者也在个人博客Globalizado中,列出秘鲁童工的各项状态与资料[西文],据估计国内约有180万童工,这只是粗估数字,若依据新闻网站RPP的资料,童工人数可能达250万。

童工现象的因果众多,尤其在经济危机时期,我觉得情况很难改善,光是孩童在矿区为奴[西文]、女孩遭到性剥削[西文]、乞童[西文]、儿童毒品搬运工[西文]等例子,就证明还有许多工作得做。

有什么方法能帮助拉美与世界的童工问题?

感谢Luis Carlos DíazLaura VidalIssa VillarrealEduardo Ávila协助完成本文

校对:Soup

1 则留言

  • 包卿添

    拉丁美洲童工堪怜,
    为生活挣扎每一天,
    幼年失学任劳任怨,
    人类平等何时实现?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