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斯洛伐克:拒绝援助希腊

历经八年的重整、降低国债及政府赤字以期符合马斯垂克条约中加入欧元区的门槛,斯洛伐克的选民们在 2006 年决定该是停下脚步的时候了。然而新总理罗柏特.菲佐在企业界压力下改变了他竞选前的立场,将政府赤字继续维持在国内生产毛额的 3% 以下,斯洛伐克也在 2009 年一月加入欧元区

从那时起,如同许多其他欧元区的国家,菲佐不再担心在政府收入没有增加的情况下提高支出,于是 2009 年斯洛伐克的赤字达到了 8%。以一个小型经济体,尤其是和德国经济紧密结合的经济体来说,不难理解这种状况导因于世界整体趋势。但菲佐的对手仍不断重提他 2008 年的宣言:“斯洛伐克将不受经济危机影响。”

接着希腊在德法两国银行的高额外债问题开始浮现。捷克报纸披露的一篇希腊前财政部长史蒂法诺.马诺斯的访问受到大众瞩目。访问中他提出了几项希腊政府部门的警讯:高薪加上终身职、几乎与底薪一样高的退休金、国有企业中的过度就业现象。之后更传出希腊不断扩张军备的报导。

部落格作者马克西摩斯.德拉尼斯是一名身在斯洛伐克的希腊人。斯洛伐克媒体对希腊的负面报导并没有影响他如此描述希腊的债务史:“(前希腊总统康斯坦丁.卡拉曼利斯) … 让希腊开始举债… 组建一些根本不需要的工厂和公司。”

2010 年斯洛伐克大选前,一般流行将菲佐的政策和希腊比较(例如他承诺每年发放十三个月的退休金)。他的对手不出所料呼吁政府应以负责任的态度行事,但在选举之可观的赤字早已产生。

欧盟会议后,总理计划再增加相当于斯洛伐克国内生产毛额 1.4% 的赤字来经援希腊。反对者批评这所谓与希腊同心协力的行动相当不负责任。因此即使执政党在国会改选前占多数席位,他们仍不敢通过这项不受欢迎的计划。事实上菲佐的政党在选后也没有投票赞成此一措施。反对党新组成的政府维持他们在野时期的立场,承诺将在近年内将赤字降至国内生产毛额的 3% 以下,并且拒绝贷款给希腊。

斯洛伐克因拒绝加入援助希腊的行列而受到欧洲中央银行的压力。欧洲央行总裁尚-克劳德.特里榭表示,欧洲央行将来不会再支持有可能做出类似行为的国家申请加入欧元区。

近日一家斯洛伐克报纸的评论指出,特里榭领导的欧洲央行正买入希腊债券以帮忙曾资助“勃罗奔尼萨大冒险”的法国银行。德国总理安琪拉梅克尔也因同样原因,改变了她原本反对放款给希腊的态度。而 2009 年四月公开的 2008 年欧洲央行年度报告中,完全没有关于希腊经济即将崩溃的警示。

一篇由路透社斯洛伐克分部发表的报导引起超过一千四百条的回应,其中多数意见类似下列:

Binky:
我有个好主意。我们去跟法国和德国的银行借钱,提高斯洛伐克人的薪水、退休金、福利、所有的东西… 然后说我们没钱还债。大家都会来帮我们忙,让我们的生活水准提高两倍以上。

Element:
所以现在只有斯洛伐克要为所有问题负责,而像希腊、葡萄牙、西班牙和义大利这些国家都是无辜受害者?

Ľubomír Pastorek:
… 我很想知道特里榭先生是否会接受像希腊这样的国家加入欧元区的申请?

Timmy_A:
他(特里榭)真该去照照镜子。十年来他都在搞什么,竟然没发现希腊作假帐?赤字超过 3% 的国家(几乎美个欧元区国家都是)又有受到什么制裁吗?欧洲央行早就该开除他这种人了。

GeoRW:
特里榭还是先担心他自己的位子吧。

almoska:
我想建议特里榭先生:让他每个月拿个六到七百欧元的生活费,剩下的薪水都可以送给希腊人。

ithilis_quo:
所以如果我想继续待在欧元区就得搬到希腊去,因为斯洛伐克搞砸了。

Fero s dlhym…. menom…:
我不懂… 他为什么没有这样严厉批评希腊?

kornel2:
他不懂,我们并不想解救德国在希腊的投资…

markus:
这绝不是为了德国银行 – 他们在希腊只有三百亿。真正的原因是义大利、西班牙、爱尔兰和其他一些国家,如果希腊垮了他们也会破产,而欧元也会跟着崩溃。

捷克版本的文章下最受欢迎的意见如下:

Roman Mrózek, Bohumín:

一个穷国竟然得借贷来援助有钱的国家?

最后,Lukáš Buček 在部落格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斯洛伐克,滚出欧元区》的文章

昨天欧洲中央银行总裁尚-克劳德.特里榭娱乐了也激怒了我们。他说假使当初欧洲央行知道我们会这么做,他们不会接受我们加入欧元区。

我们来仔细检视一下。欧元由三个条件支撑: 1. 遵守《稳定暨成长协定》 2. 欧洲央行不购买会员国的国债 3. 没有援助条款,也就是禁止以国际借贷的方式救助会员国

我们受到法国和德国的批评。这两个国家都违反了《稳定暨成长协定》,尤其是 3% 赤字这一点。希腊符合条件而在 2006 年六月十九日正式加入欧元区,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他们符合条件是假的。

我们受到尚-克劳德.特里榭的批评。他身为欧洲央行总裁,正应该对央行违反第二个条件买进希腊国债负责。

我们受到欧元区其他国家的批评,但我们却是唯一没有违反“禁止援助”条款的会员国。他们批评我们没有违反规定,这正常吗?

而我们该为什么东西买单?希腊人在承平时期荒谬的军费开支,希腊国防部的 2009 年年度预算是 65 亿 8 千 2 百万欧元,今年则降为 57 亿 3 千万。经合组织中国家平均花费国内生产毛额的 7.2% 在退休金上,而希腊则是 11.5%。而我们只占 6.2%。

有趣的是,我完全没有在任何地方看过欧盟、欧元区或是欧洲央行表示后悔让希腊加入…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