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乌兹别克:下一个发生革命的国家?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11年4月1日]

中东和北非国家发生的暴动一个个演变成革命,许多人都在想这个问题:“下一个轮到谁?”哪个国家甚至区域可能会被这一波叛乱潮袭击呢?

上个月,华尔街日报的艾伦.马蒂奇制作发表了一份指数,列出发生巨变时机已成熟的国家。排名是根据三项同等重要的条件:社会差异、反抗倾向、以及食物开销占家庭支出的比例。

Uzbekistan President Islam Karimov. Image by Helene C. Stikkel for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in public domain.

乌兹别克总统伊斯兰.卡里莫夫。照片来自 Helene C. Stikkel,美国国防部公有版权。

根据马蒂奇的指数,乌兹别克和利比亚、埃及、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同样位列前廿名中,乌兹别克(指数 76.4)排在第十五名,而利比亚(指数 76.9)第十三名。这件事引起了地方網絡媒体和博客圈许多文章讨论。

Sobit 在 Uznews.net (该网站在乌兹别克被封锁,网友用翻墙软体才能连线)上回应

乌兹别克是有可能发生政变,但不会革命。伊斯兰.卡里莫夫老了,安全部队、军队或总理米尔济约耶夫会发动政变。然后乌兹别克的独裁统治依旧。

其他的回应有:

Stig: 我不知道乌兹别克接下来谁会掌权,但是我确定绝对是一夕变天。 Rustam: 我们得实际一点,乌兹别克是不会发生政变或革命的。这个国家没有一个稳定的政府可以当作革命对象。 a: 亚洲社会稳定的基础是引诱强大对手合作,并摧毁弱小对手。在那样的系统中革命没有意义。换句话说,如果能合作共生的话,何必要花力气去革命?到头来,花钱去买总是比动手争夺容易。

然而乌兹别克政府最近采取一连串的行动加强对人民的控制,显示当局感到国内情势可能不稳的危险。

Uznews.com 报导,乌兹别克通讯与资讯 (UzACI) 强制行动通讯和網絡服务业者 (ISP) 在当局要求时必须第一时间切断使用者线路。现在起业者必须回报任何大量发送、含有“可疑”内容的简讯,如果政府告诉他们切断使用者线路他们必须照做。

UzACI 到目前为止不愿证实或否认此消息。乌兹别克最大的網絡服务公司夏克电信、萨尔克电信和 TPS 表示他们没有收到以上指示。

博客 Grazy-gunner 将这些措施视为政府自我保护的手段,以防止可能发生的暴动,但他不相信乌兹别克会发生革命。他写道

中亚人民在苏联统治下过了许多年,他们忘记了伊斯兰律法。伊斯兰基本教义 —— 阿拉伯国家革命的主要武器 —— 已不复存在。因此不管西方说我们有多少相似性,大家并不预期这里会发生革命。

对于这个消息,Abdilfazal 引用独立国家国协副主任佛拉迪米尔.札里金的话

[…] 没有必要夸大媒体的角色,假如革命注定发生它就会发生。

虽然没有伊斯兰基本教义,媒体的角色也不太重要,还是可以看出乌兹别克政治发展和中东北非国家的相似性,像是独裁政权、经济恶化、任人唯亲和缺少表达意见的自由,但这些还不是全部。

乌兹别克人民恐惧他们会因要求更多自由而被杀害。一项網絡调查结果显示,将近百分之八十五的人民相信如果他们走上街头,总统会下令以武力镇压。2005 年的安集延大屠杀可以解释大家为何有这个想法 —— 当时总统卡里莫夫下令射击和平集会的群众,其中包括妇女和小孩。

网友 a 认为即使乌兹别克发生革命,人民的生活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革命应该发生在每个人的生活中 —— 在教育、职业和个人发展中。只有这样人们才能影响长远的演变。大批没受教育的人民发动的社会变革无法解决问题。如果一个人自己不想站起来向前走,拐杖是帮不了忙的。

校对:jessieciel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