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網絡安全守则?

2011 年对俄罗斯外交部(MFA)来说是多事的一年:政府想要把網絡控制系统拓展到国外 —— 而俄罗斯博客们认为这个行动要不是现任政权的自我保护本能,就是更糟的对網絡有不当想法。

将網絡规范拓展到国外

2011 年五月,独立国家国协会员国的跨国会集会公布了示范法“关于網絡渗透之基础”(非硬性法规,推荐给独立国家国协会员国立法机构的范本)。

United Nations flag. Source: Wikipedia

联合国有办法对抗这些不当想法的诱惑吗?(联合国旗帜。来源:维基百科)

九月十三日俄罗斯和乌兹别克、塔吉克及中国一起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了一份题为“资讯安全国际守则”的文件。

十天后商业报报导,俄罗斯安全委员会和外交部及五十二个国家的代表拟了一份十八页的联合国“保障国际资讯安全”协定草案(英文版)。

这份文件的概念是国家政府拥有对国内網絡区域的统治权。守则提案表示签署的国家必须承诺:

合作打击利用资讯及通讯科技的犯罪及恐怖活动,包括網絡,以及抑制煽动恐怖主义、分离主义或激近主义的资讯,破坏其他国家政治、经济和社会稳定,精神及文化环境等的资讯传播。

俄罗斯官员指出,提出这样的守则主要的论点是网际網絡的军事化(例如美国成立網絡司令部,执行“为了在所有领域都能采取行动的全面網絡军事操作”),以及反政府抗议的大量动员。

“不当的(原始)想法”

然而资讯科技论坛 Habrahabr 的讨论却突显出外交部近日行动背后不同的动机。用户 whoozle 写道

首先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官员在乎自己的福利。政治情势的改变显然十分不利(政权改变就更不用说了)。他们一辈子都在偷鸡摸狗,或单纯是效率极度低落,而且似乎没人在意。他们压制媒体,取消示威和选举。一切都稳定而美好,现在只剩下網絡了。

在这种情形下能怎么做?你可以开始思考,开始工作,不要再偷鸡摸狗。但俄罗斯官员选择的不是这条绝地武士的道路。他们选择和批评的人开战。目前为止他们成功了 —— 媒体撤下批评的报导,有些执照被吊销。这是面对威胁最容易,最单细胞的(原始)反应,我认为当社会进化,便会找到有效的解药。

用户 dimakey 表示

跟儿童色情没有任何关系,真奇怪……

Warrior127 回应

根据官员们的逻辑,在恋童癖患者喊出“普亭下台”之前,不需要去对付恋童癖。

不过博客 CLR 注意到这份文件提到了一些重要的问题:

它的目标是增进联合国会员国的安全部门之间的合作,因为现在即使是最普通的查询 —— 例如从 hotmail.com 取得资料(比如说有人用它下达杀人指令)都只能透过国际刑警组织而花上数个月的时间才能得到回应,依我们的现况,除非是很受注目的罪案,早就被归档到“无 法解决”的事件里了。这一点都不正常。

博客 tachidi 写到问题不在于控制本身,而是官员们对網絡和这个时代本质的拙劣认知:

其实这个问题有两面。今天的一般“網絡用户”并不真的那么在乎自由、资讯的透明度与存取。他对这些基本上不感兴趣。即使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他也不会注意到什么重大的改变。
其他人或许会想办法绕过这些控制。

最悲哀的是,我们的政客们跟时代和世界秩序完全脱节。

本文使用的缩图来自Flickr用户crazyinthenight(依据创用CC BY-NC 2.0授权使用)

校对:Soup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