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与2012俄国总统大选

昔日纵横政商界而如今锒铛入狱的俄罗斯前首富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再次摇身为政治焦点。俄国总统候选人米哈伊尔・普罗霍洛夫(Mikhai Prokhorov)允诺若未来当选总统,将赦免霍多尔科夫斯基。霍多尔科夫斯基自2003年因涉嫌尤科斯事件及逃漏税等入狱。对于霍多尔科夫斯基被捕,许多人质疑判刑是否公正,他是否成了蒲亭总理角逐政治的一颗棋子?

11月16日在全球之声发表的一则文章,标题马哈奇卡拉安日足球俱乐部与叶尔辛时代财源,描述自苏维埃政权崩解后的俄国经济状况,寡头政治的兴起,以及蒲亭掌握俄国政治的企图:

在叶尔辛时代,即1990年代,俄罗斯身处政权争霸之世,谁要是拥有国家金脉,例如俄罗斯丰富的天然资源,就能称霸政局。这些掌权的富人靠着财力与政力压民,最后造就了俄罗斯的寡头政治。 […] 然而蒲亭(Vladimir Putin)的崛起,却给这些寡头投下一颗震撼弹。在当时,蒲亭可是一个能左右寡头势力,对寡头权力加以限制的威权人物。

蒲亭时代早期,寡头派系分明,一为亲蒲势力,另一为反蒲势力。当时身为石油龙头尤科斯企业执行长的霍多尔科夫斯基,受国际誉为俄罗斯精英的先锋,事业杰出有成。他也与世界各领袖会面,致力减轻国内经济问题,甚至也曾表明要参选2008俄国总统大选。

2003年霍多尔科夫斯基被捕,所有资产遭扣押。

11月15日,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儿子帕维尔・霍多尔科夫斯基(Pavel Khodorkovsky)在CNN上的博客中,对他父亲2003年被捕入狱一事发表看法。

自蒲亭党羽在机上逮捕我父亲入狱至今已八个年头。我上次见他是在他被捕的几个星期前。那时我在波士顿念大学,是他来见我的。当时 他在俄罗斯的安全已经堪虞,而且他的事业夥伴普拉腾・勒贝德夫(Platon Lebedev)在那年夏天早已被捕。在美国友人与同僚的积极规劝下,我父亲依旧坚持回国。

这八年内,他经历两次作秀似的审判会及俄罗斯腐败政体对他无数的屈辱,对国际间的谴责声浪充耳不闻,但他仍旧怀抱希望。

即使他的第一任刑期在两周前已服满,应该将他释放,他还是抱持乐观态度。

近月来,支持释放他的声浪窜升,成了鼓舞他的力量。国际特赦组织在五月将他列为政治犯,而欧洲人权法庭也裁定他在诸多听证会上所受的不公待遇,狱中及法庭上对他也是鄙行尽出。霍多尔科夫斯基二次审判判决不公,俄国法庭所为更与俄国刑法相悖,国际律师协会对此感到不平。

Protesters at a rally demanding freedom for Mikhail Khodorkovsky outside the Khamovnichesky District Court in Moscow. Photo by RFE/RL RFE/RL, copyright © Demotix (12/27/2011)

民众在莫斯科Khodorkovsky地方法院聚集抗议,要求还霍多尔科夫斯基自由之身。照片提供:RFE/RL ,版权: © Demotix 日期:12/27/2011

在2011年的一部纪录片拍摄了霍多尔科夫斯基的生平故事。山谬鲁本佛特在华尔街日报的博客中介绍了这部纪录片:

11月3日,华尔街日报腐败之流专页参加此纪录片的特映会。本片由德国导演希利尔・图西(Cyril Tuschi)执导。一开始,镜头带到一幅正在描绘的画,画的是后苏维埃俄国的政治蛮荒之地。不管过去或现在,这块土地一直受贪污主宰。因俄国政府充斥贪 污、罪而不罚与政治干预等恶行,2011年世界正义计划发表的法规指南(pdf)对此象提出警告,诫示俄国政府制约(衡)失当。

霍多尔科夫斯基事件就是活生生的例子。片中还剪辑了他入狱后首次接受采访的片段。

此片要顺利在俄国各戏院上映也是几经波折,会中导演也应要求说明经过。本文是在11月29日发表的,接着几天之后就发生了极具争议的国会大选,而早先在特映会采访时,导演似乎已察觉到这股不祥之兆。尽管他本身对俄国文化及俄文的认识其实有限,他还是发现了蒲亭与霍多尔科夫斯基之间的紧密牵连。他说:

我很惊讶现在民众能把这种事直接讲出来,而不是关起房门才侃侃而谈。我不认为俄国政府对戏院下达(本片)禁播令,因为戏院老板害 怕政府,要是违反禁播令,政府可能采取报复行动。[是什么样的报复行动?]非常简单,查税。或者,逃生门数目太少,立刻开张百万罚单送给业者。也许俄国政 府天生就拥有使手段的基因。

我非常开心民众的改变,即使不是全体民众。过去72小时以来,氛围也大有不同。俄国改变很多。[这72小时内发生了什么事?]某件事正在发生,并不只是这 部纪录片。这部片只不过是个催化剂,带动原本潜藏的氛围。蒲亭的支持度全面下降。史无前例地,民众在实况节目中抨击嘲笑蒲亭。俄国在改变,我非常好奇接下 来会发生什么。

Russian billionaire and presidential candidate Mikhail Prokhorov at a news conference in Moscow. Photo by RFE/RL RFE/RL, copyright © Demotix (09/14/2011)

俄国亿万富翁也是总统候选人的普罗霍洛夫在记者会上的剪影。来源:RFE/RL RFE/RL, 版权 :© Demotix  日期:09/14/2011

霍多尔科夫斯基与勒贝德夫谈话中心(Khodorkovsky and Lebedev Communications Center)在12月16日的一篇发文中指出,即将到来的俄国总统大选能左右霍多尔科夫斯基未来的命运:

俄国亿万富翁普罗霍洛夫计划参选总统,挑战蒲亭。他提到,当选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赦免霍多尔科夫斯基。[…]

此文也引用华尔街日报网站中蒲亭对于当选后是否释放霍多尔科夫斯基一事作出的回应。蒲亭说:

释放霍多尔科夫斯基是总统的权力。谈到赦免,霍多尔科夫斯基必须写请愿书请求赦免,并且实际为所犯之罪服刑,而他的刑期至今仍未服满。但他若采取请愿行动,根据法律是有可能得到赦免。若霍多尔科夫斯基真的写了请愿书,我会好好考虑赦免一事,但前提必须是我顺利当选。

一个为霍多尔科夫斯基专设的俄文博客引用了12月2日在Gazeta.ru网站上的一篇发文:

俄国最著名的囚犯(霍多尔科夫斯基)表示若蒲亭胜选,展开他第三次总统任期,那他将面临最主要的考验就是新起的经贸问题。霍多尔科夫斯基说,俄国当局目前正慢慢失去如实评估经贸环境的能力。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