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中东欧巡礼之旅

在阿尔巴尼亚人们正采收着橄榄,波兰耸立着约翰.保罗二世纪念塑像,或是莫斯科前苏维埃废弃军舰的坟场等等……那些以中东欧为据点的博客,分享了他们的旅行见闻和照片。

阿尔巴尼亚

博客Stepping Stones贴上了一张上有两名阿尔巴尼亚村落老妇人的照片,其中第一位正以极传统的方式在采收橄榄,另一位则用她的黑色围裙盛满她为当地一间公司所采摘的小雏菊,但所赚到的钱只有每公斤低于一美元。

博客Stepping Stones也造访了阿尔巴尼亚古城阿波罗尼亚(Apollonia)雅德尼斯东正教僧侣院 (the Ardenice Orthodox Christian monastery)

[…]雅德尼斯是一座古老的东正教僧侣院,躲过极权统治时期的摧残被留存下来。如今还有四名僧侣在这居住和工作,但今天由于他们前往神学院,而没有办法在此地遇上他们。在被改造为从餐厅到小旅馆等用途之后,此处近年来已被收回,维持完好且被极为珍视地修缮。[…]

居住在阿尔巴尼亚第二大城斯库台(Shkodër)的科林,在城市中漫游,见识到了所谓的阿尔巴尼亚式的市井生活,并造访了许多当地的陌生地景,用镜头捕捉下通往私人宅第老旧门扉的照片。

[…]一条街上可能就有20几扇不同的门,我真的很喜欢这些由老旧木头制作的大门。我心里这么想着,如果这些门会说话,他们将会诉说出什么样的故事。[…]

波士尼亚&赫塞哥维纳,克罗埃西亚

Balkanology Blog 在其网站上放了一些克罗埃西亚的照片,并且顺着一些博客写手的旅行秘诀(史都华.品佛)写到Google Map对于在南欧一些景点之间往返的驾驶指引,所提供的诡异路线。

首先是从杜布罗夫尼克( Dubrovnik)莫斯塔尔(Mostar)之间的路线:

[…]除却那些缺乏创意的地图软体所建议的传统150公里路线,Google提出了一个更具冒险性的提议。首先坐渡轮到义大利, 行驶一段路,或是坐渡轮到希腊再开车横越整个希腊、阿尔巴尼亚、蒙地内哥罗最后再加上波士尼亚。这套总长1415公里的行程比原先传统的多上了至少10倍 之多,而且是一趟更有意思的旅行。[…]

然后是斯普利特 (Split)到杜布罗夫尼克( Dubrovnik)

[…]毫无疑问,Google地图的答案包括开车沿着亚得里亚海岸,但不幸的是这条亚得里亚海岸路线是在相反的另一侧,介于义大利的巴里 Bari 和佩斯卡拉 Pescara。[…]

另外也有斯普利特 (Split)札格雷布(Zagreb)的路线:

[…]这个答案让我们惊异万分,Googlemap的答案竟然是:“我们无法计算出斯普利特 (Split)到札格雷布(Zagreb)之间的方位。” […]

再来是贝尔格莱德(Belgrade)波多里察(Podgorica)

[…]仔细去探究行驶的路线将会发现许多问题,在最后终于找到通往蒙地内哥罗的正确道路前,Google要我们朝南开150公里,然后掉头再从同一条行驶路线上开回贝尔格莱德郊区。[…]

Balkanology Blog的发起人拒绝采信这些说法,然而史都华.品佛––这位第一个发现这种混淆不清状态的博客––分享了更多Google地图目的地搜寻的结果,贴在这篇文章的意见回覆拦。

捷克共和国

Captain Oddsocks旅游日志网描述了城镇斯维塔维(Svitavy) ,其中提到此地是奥斯卡·辛德勒( Oscar Schindler)的出生地。他在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夕,因解救了数千名犹太人的生命而留名青史。

 

[…]辛德勒先生的家位在波理奇什卡街(音译:捷克原文:Poličská)24号,目前仍为私人家庭住宅因此无法对公众开放,只有在对街公园里,一块纪念小石碑标示这栋住宅的身分。 […] 在城镇主广场南边的一个街区,是斯维塔维城镇博物馆(the Svitavy city museum),馆内其中一整个侧翼被用来展示纪念辛德勒和那群获救犹太人的历史。大部分的展品为文件和照片,在黑色镶版背景的衬托下整齐地展示着。另一些则被置放在玻璃柜中展示,像是犹太囚犯的制服,身分识别卡,脚镣等等。[…]

另一篇文章里则提到Captain Oddsocks旅游日志网对捷克官方的观光资讯处,爱恨交织的情绪,并提供一些实用的旅游指示给捷克的造访者。无论如何多多少少有些人,会拥有一场很棒的旅行,使他们自发地想分享这样的经验。

[…]我认为,尽管捷克已经开放自由观光旅游将近20年了,但是捷克其他地区还是极度地被低估和不受重视,大部分的人来捷克只为了造访布拉格。[…]

拉脱维亚

拉脱维亚的摄影师亚尼斯.巴库斯(Arnis Balcus音译),贴上了1923年建造于里加,拉脱维亚历史最悠久剧院的照片。

[…]这座剧院或许是拉脱维亚境内,唯一一座依旧雇请画师来绘制电影宣传海报的剧院。[…]

波兰

博客 Polandian写到在波兰境内约翰保罗二世教皇的雕像数目快速地增加中。

[…]目前在波兰就有228座约翰保罗教皇的公共雕像(教皇为纪录保持者)。教皇不过才去世三年,但根据我的计算,如果兴建教皇雕像继续维持这样的速率,到了2025年这些由大理石所塑造的教皇雕像总数,将会超越全波兰人口数![…]

[…]对于这些雕像,不幸地我的脑中闪现了这个字眼Kitsch(粗制滥造的物品)。你必须想如果约翰保罗还在世会怎么看这样盲目的偶像崇拜,并且评价绝对不是正面的。[…]

20 east探寻了位在华沙和Heinrich, count von Brühl 有关的古迹,也就是位在萨斯奇广场和米洛辛尼广场的宫殿。

[…]我们经过那些地方无数次,但却从无越过栏横,到里头一探究竟。直到数个星期前,我独自一人外出散步,进入到郊区的广阔地 带,环绕过一座小湖泊接着拾级而上一座陡坡之后,我发现自己和那些宫殿之间,毫无任何界线地彼此面对。我想像着那些宫殿将变得荒芜冷清,但其实宫殿的北翼 住着看守人,因为我看到那边外头停放了一台三轮车,和窗后垂挂的窗帘。那里有着一个大约45岁长相奇怪的男人,在郊区骑着一台为六岁小孩打造的三轮车四处 绕,本以为是当地居住的疯子,但才发现他其实是宫殿看守人。[…]

俄罗斯

Eagle and the Bear 描写了在莫斯科霍登卡广场上,苏维埃时期军事设备集合的奇异景象

[…]听好,孩子们!这样的场景绝不会出现在美国或欧洲任何国家!苏联时期的空军武力集合在一起却处于一种完全无人看管的废弃状 态,像是辛德机和米格雌鹿型战机………这些遗迹曾许何时是攻击阿富汗山羊牧人的杀人武器,而现在他们在战争电玩中任你们支配,或出现在愚蠢的 图片上。[…]

LJ 的用户 akry也分享了一些在霍登卡广场上所拍摄的照片 ,有超过数百张的照片,展示这座军事武器坟场。

[…]我们对于自己眼中所见感到震惊,这些曾几何时崭新美丽的军事武器,如今被遗留在雨淋中生锈,机窗因为机身突起的金属表面而变形破裂,内部被赤裸裸地展现……………它们都是曾经被用来保卫我们的直升机和空军武力。[…]

塞尔维亚

在贝尔格勒的YanKee,描述出一段悠久其中充满动荡的塞国首都历史

[…]当三世纪时斯科迪斯奇人(Scordisci一支赛尔特部落)在萨瓦河和多瑙河交界处建立了Singidunum王国开始,这座座落在世界十字口的城市陆续被拜占庭人、格皮德人、萨尔马提亚人(Sarmatians)、东哥德、斯拉夫、阿瓦尔人、法国人、保加利亚人、匈牙利人、鄂图曼土耳其人、奥地利人、德国人占领统治…………..每一个民族都以尊崇之心给这座城市命名:Singedon, Nandor, Fehervar, Nandor Alba, Alba Graeca, Grieschisch Weisenburg, Alba Bulgarica, Taurunum…然而这座城市的斯拉夫语名–贝尔格莱德,意为白色之城,流传至今! […]

全球之声的记者丹尼卡.拉多凡若维奇(Danica Radovanovic)Balkan Crew上列举她最喜爱的贝尔格莱德景点:

[…]两座露天市集贩售着食物和其他好东西,曾有人这样说:如果你想了解你所造访城市及其当地居民真正的日常生活脉动,一定要先去当地的露天市集逛一逛[…]

Belgraded.com的维多.马可维奇(Viktor Markovic) 写到,上星期他提供给英国卫报有关在贝尔格莱德旅行的建议,乃可以快速地掌握贝尔格莱德城市之脉动及转变。 这是一系列标题为Hundred things to do in Belgrade的文章。维多也邀请读者继续提供有关在贝尔格莱德旅行的小诀窍。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