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马利:战争、独立与冲突

分裂了马利共和国的内战情势演变十分迅速。四月六日星期五,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MNLA)的图瓦雷克反抗军宣布阿扎瓦德独立”。整个萨赫勒地区都有可能被卷入的这场危机中,几个目标相互冲突的角色占有重要的地位。

Valère MBEG 在 camer.be 发表的文章中呈现了这场战争背后的问题:

马利国土面积高达十二亿四千一百廿三万八千平方公里,根据 2009 年的人口普查,国内人口一千五百万并且还在增加中。阿扎瓦德地区占全国面积的三分之二,而人口只有百分之十,自然资源因为缺乏建立运输设施的资金而开发不 足。马利也是南非、迦纳之下非洲第三大黄金生产国,许多跨国公司自然将阿扎瓦德视为下一个南苏丹,拥有稀少的人口和广大的自然资源。

 

Territory claimed by the MNLA by @twitafrika on twitpic

MNLA 宣布拥有的领土。图片来自 @twitafrika 的推特图片。

Sabine Cessou 在非洲评论上写到此处的军事状态:

沙漠中的问题很复杂:图瓦雷克反抗军说他们的目标和 AQIM(马格里布盖达组织)并不相同。他们不是为了伊斯兰阿扎瓦德共和国而战,而是为了建立一个世俗的国家。

Nouhoum DICKO 在 malijet.com 上的一篇文章中检视目前的情况,并且介绍其中几个要角:

伊斯兰运动信仰捍卫者(宗教军)是这个地区另一个武装团体,由设计占领家乡基达尔的主要人物 Iyad Ag Ghaly 领导。他是 1990 年代图瓦雷克反抗军的主要领袖,受到巴基斯坦伊斯兰主义者的影响。信仰捍卫者由激进的年轻人组成,和马格里布盖达组织(AQIM)有所接触。 2011 年十二月新兴起一个伊斯兰团体,一元论运动与西非圣战组织(mujao)。他们自称是从 AQIM 分离出的分支,由马利和毛里塔尼亚的行动份子运作。这个团体宣称要为绑架三名撒拉威难民营的欧洲人权工作者负责。他们也宣称参与了上星期六攻占加奥的行 动。

The blue men of the desert by Aysha Bibiana Balboa on Flickr ( License CC-NC-BY)

沙漠里的蓝衣人。照片来自 Aysha Bibiana Balboa 的 Flickr(创用 CC-NC-BY 授权)

信仰捍卫者的领袖们迫不及待显露出他们的真正面目。maliactu.net 报导

星期一晚上信仰捍卫者的领袖、1990 年代图瓦雷克反抗军的代表人物 Iyad Ag Ghaly 会见了人口约三万的城市廷巴克图的伊玛目,根据市府官员表示他计划在此地采行伊斯兰教法。星期一经过图瓦雷克反抗军在北马利的闪电行动,信仰捍卫者团体和 马格里布盖达组织控制了这个位于首都巴马科东北方八百公里、撒哈拉沙漠入口城市廷巴克图。这里是主要伊斯兰知识中心和古老的商业城,依靠商队来往而繁荣, 有“沙漠珍珠”之称,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Ibrahima Lissa FAYE 在 pressafrik.com 一篇题为《马利:图瓦雷克反抗军和信仰捍卫者的伊斯兰主义者各自宣布控制廷巴克图》中写道

信仰捍卫者的领袖 Iyad Ag Ghali 在让星期天率先进入廷巴克图的 MNLA 图瓦雷克反抗军撤退之后,的确看似控制了这个城市。不像 MNLA 只对北马利独立有兴趣,Iyad Ag Ghali 本人希望在国内和廷巴克图施行伊斯兰教法,而此处甚至有 AQIM 领袖现身。

马利人民对人权是否受到尊重有强烈的忧虑。反抗军治下的几个城镇中传出强暴和劫掠的消息,据 afriquinfos.com 上的报导,北马利居民共同体(COREN)主席 Malick Alhousseini 在巴马科一场会议中表示

这次会议在“我们历史上苦难的时刻举行,我们的国家被占领,我们的土地落入侵略者和恐怖份子之手。” 他回想自上周日起,马利共和国一分为二,因为侵攻者和恐怖份子摧毁了他们占领的社区:银行毁坏、行政建筑遭到劫掠、医疗设施受到摧残,还有其他许多。

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MNLA)表示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在宣布独立前几天结束了敌对关系。

然而证据显示参与战争的团体之间目标歧异:根据 atlasinfo.fr(被占领城市加奥的阿尔及利亚领事馆)表示,当 MNLA 做出声明时,另一个组织将六名官员被绑架至不明地点

攻击在午前发生。一个武装团体攻击领事馆,将阿尔及利亚国旗换成一面书有阿拉伯文、象征伊斯兰原教主义的黑旗。

MNLA 通讯、资料与媒体官 Bakaye Ag Hamed Ahmed 发布的新闻稿中谴责在解放城镇中所有绑架、破坏和攻击平民的行为,他表示:

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和解放以来出现在阿扎瓦德、带来混乱破坏秩序的黑手党组织无关。

军队发动政变推翻总统阿马杜.图马尼.杜尔之后,西非国家联盟(ECOWAS)、非洲联盟和联合国对马利的严厉制裁使混乱情况更加复杂。

在马利之外,邻近国家都能找到面临瓦解威胁的图瓦雷克族。他们的人口结构相同:北部萨赫勒地区是图瓦雷克和其他少数黑人民族的聚集地,其中 许多人采取游动的生活型态,其他人口则定居在较宜人居的地区。在所有国家中后者吸收了绝大部分投资,居民也大多是黑人,因而引起前者的怨恨,认为资源分配 不均。

而对平民来说他们不但面临这种复杂情况的威胁,可能造成危害的博科圣地组织利比亚流出的军火、长期缺水和饥荒的危险也让情势更加险峻。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