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印度:喀拉拉双年展的艺术震撼

自捷克画家Frantisek Kupka于1912年初次公开展示抽象画作,至今日Damien Hirst、Andy Warhol等人的艺术商业化与量产,当代艺术领域发展快速,不断冲击艺术爱好者与信徒的感官,不断影响与挑战世人对美学与智慧的极限。

印度南部的喀拉拉邦为在艺术史占有一席之地,张开双臂拥抱当代艺术世界,自2012年12月12日起,主办印度首次的双年展,创作媒介包括涂鸦、装置、绘画、音乐、录像、雕塑、表演艺术,汇集国内外艺术家,为期三个月内的活动包括演讲、讲座、放映会、工作坊等。

Kochi Muziris Biennale Logo此次参展艺术家共来自40国,包括Subodh Gupta(印度)、Ariel Hassan(阿根廷)、艾未未(中国)、Ernesto Neto(巴西)等,这项双年展策展人为印度知名艺术家Bose KrishnamachariRiyas Komu,恰好都出身喀拉拉邦。

许多初次尝试的事物都会引发争议,双年展亦不例外,在社群媒体上,好议论的当地民众都在讨论双年展官方经费分配问题。

UN在博客上说明双年展存在有其必要:

在欧洲及其他国家,艺术透过涂鸦、街头艺术等而变得普及,也改头换面,在公共空间里,持续藉由艺术对话及交流,不仅有助于公共论述、抗争与发表言论,亦在大众形成文化空间,艺术也因此渗入路边摊贩与蓝领劳工的感性中。

A screenshot from the album http://www.facebook.com/KochiMuzirisBiennale

双年展影像:http://www.facebook.com/KochiMuzirisBiennale

Chandran TV在长篇博客文章里,质疑这种展览与艺术背后商业化手段粗糙:

地方政府展示众多五颜六色的怪异物品,并称之为艺术,利用这场双年展吸引门外汉,并在观光业创造安全空间,幕后操盘手认为,双年 展可帮助喀拉拉邦艺术文化发展与茁壮,就像冰融化为水一般扩散,这种短视的商业眼光在许多国家都相当盛行,若双年展动机真是为了宣传与提升喀拉拉邦艺术 界,就该仿效法国马赛、西班牙毕尔包、英国利物浦等,但类似精神完全未在此次喀拉拉双年展出现。

Riya Ad则在Google+提到:

这场双年展真是为大众举办吗?直到目前为止,政府从未出面向大众说明,这些艺术背后的技巧与复杂性,为何突然举办双年展?真是为了我们吗?

另一位博客Niraksharan则支持举办这场活动:

双年展或许引发诸多争议,但这三个月应该先搁置争议,每个人、每位印度民众及艺术家都有权享受这场艺术盛宴,纵然争议确实存在,地方政府已花费大笔税收,为了我们缴纳的每一分钱,你我都该充分利用这次双年展。

虽然各种意见不断,但从双年展每天张贴的照片看来,学童与年轻人都热情参与,享受陈列的装置艺术与涂鸦,可见他们心中已开启另一项感性世界。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