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印度公司掠夺非洲土地?

当外国公司及政府开始购买或租用非洲土地时,其争议随之而来。究竟此行为将促进非洲发展,或仅仅是一种土地掠夺──迫迁非洲当地人口、威胁粮食安全?

印度报驻地非洲亚的斯亚贝巴市的记者亚曼塞西(Aman Sethi@Amannama)最近正在报导印度公司在埃塞俄比亚马里共和国的投资案,并在5月19日参与了脸书社群网站上,针对印籍人士掠夺非洲土地的问答

拉萨露(Susanna Myrtle Lazarus)首先提问

掠夺非洲土地的目的是什么呢?是为了土地价值,还是为了占取资源,如水资源等?

赛西表示,「土地掠夺」这个词是有争议的

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争议点仍是在「土地掠夺」这整个问题上。例如,联合国已经想出了一套「土地投资」的准则,地主国倾向于租赁土地,而不是变卖土地。所以「土地掠夺」通常不是关乎土地价值,因为承租者不能出售土地。那么这项投资必定是为了资源,可能是矿物质,可能是木材,可能是土壤或种植农作物的水资源。然而,最大的问题当然是──地主国能从「出租土地」及「当地人被外国人取代」中,获取足够的回报吗?

Sai Ramakrishna Karuturi, Managing Director of Karuturi Global Ltd., Gambella, Ethiopia. Photo by Flickr user Planète à vendre (CC BY-NC-ND 2.0).

卡鲁丘里(Sai Ramakrishna Karuturi)是埃塞俄比亚甘贝拉州的卡鲁丘里环球公司总经理。照片来自Flickr用户Planète à vendre(CC BY-NC-ND2.0)

史巴乐年(Jayakarthik Sabarathnam)的问题是:

你不觉的非洲的土地问题乃是因为所有权界定不明而产生的吗?不论对个人或是政府而言,个人在过去长久居住的假定下认为他们是土地的所有人;然而政府却认为土地是国有的。

赛西回答:

我认为这是一个重大的关键点, 至少针对我所我写的埃塞俄比亚和马里两个国家,当地的土地所有权的确非常混乱。以埃塞俄比亚为例,所有土地皆归国家所有,并出租给个人和公司。而像甘贝拉这个地方,一如我刚刚提及的故事中的第二部分,小区常常主张长久居住的土地是小区公共所有,但国家并不承认。这造成相当严重的问题。埃塞俄比亚政府认为,村落公社发展计划将简化土地使用的程序,根据该计划给予人民土地居住权。然而,这绝对会彻底改变小区对于土地所有权的思考。

迈乐克斯(Roybath Mylaks)则想知道,印度的投资能确实增强当地的技术吗?

印度公司将协助当地的建设吗?他们将雇用当地人,还是引进印籍劳工?

赛斯回答:

一旦谈到劳动力,埃塞俄比亚政府的立场很清楚,他们希望企业培训本地劳工。去年,印度酒业巨头彭帝查达 (Ponty Chadha)提出了一个计划,预计从旁遮普地区引进农民到埃塞俄比亚,但被埃塞俄比亚政府否决。大致上,政府允许企业带来高阶主管及技术人员,却尝试说服企业训练在地的基层操作员。

塔瓦(Samiksha Srivastava)则在同一则响应中,提出问题:

难道您不认为印度公司能使非洲发展得更快速?

赛西认为,印度卡鲁丘里环球公司因为操作埃塞俄比亚的土地,长期以来受到严重的批评,而该公司所引发的争议并不如塔瓦所提出的那么简单。

我想,很多的发展中国家仍正在思考,「发展」意味着什么?应该采取什么样的途径?什么样的资源分配?国家和市场的角色又应该是什么?因此我认为藉由参与这些发展中的经济体,印度公司已经成为争端的一部分。对于外资公司取得如此广袤的土地,使得很多埃塞俄比亚居民感到不开心。但也有一些人相信企业将协助国家赚取外汇,例如卡鲁丘里公司即是。于是掀起这番争论。

辛哈(Pranay Sinha)问:

您认为政府必须严格限制外资公司的最低标准,以确保当地人不会在这些投资过程中被剥削吗?或者它应该是企业自我约束的守则?

再次针对卡鲁丘里环球公司,赛西响应:

我认为大多数的政府拥有法律体制,以保障受计划影响的小区所应有的权利。然而,很多的国家(像是印度)无法有效地监督这些企业。在卡鲁丘里环球公司的例子中,它没有违反法律,但这个计划策划时,却似乎有着结构性的问题。因此我觉得我们可能需要思考超越法律制度的思考层次,也许尽我们所能地开始试图去了解这些过程。我们可以很轻易说,这是「新殖民主义掠夺土地」,然后结束讨论,但是这并不能帮助理解世界,反而是限制参与,因为讨论的确有效地结束了。

译者:Chou, Hsiu-Hua
校对:pm5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