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小孩生小孩:失学的尼泊尔年轻新娘

Girls from Newar community wearing traditional wedding dresses take part in Bael Bibaha, a practice where a girl is wed to a bael fruit, representing one of the gods, before her marriage. Image by  Nabin Baral. Copyright Demotix (3/12/2011)

穿着传统新娘服的内瓦尔女孩参加嫁给贝尔果的贝尔果婚(Bael Bibaha)仪式。他们不是儿童新娘,这个传统仪式象征当他们(成年后)结婚,永远不会成为寡妇,因为他们小时候已经嫁给了神的象征(贝尔果)。Demotix 版权所有(3/12/2011)。

盛行童婚的南亚,虽然政府和公民社会努力对抗,未成年生子依然是严酷的现实。在这种环境中尤其女孩子会因为教育突然中断而陷入贫穷的循环,而他们的下一代也将受困于相似的命运。

去年尼泊尔有四千名新娘不满十五岁,虽然男女的法定结婚最低年龄都是廿岁,如家长允许是十八岁。

常见于历史上被忽视的贱民阶级(渐渐消失的种姓制度中分类为「不可接触」的一群人),在南部带状特赖低地童婚通常是秘密进行,一方面是惯例一方面也因为经济上的需求。2012 年的数据显示,在东特赖某些地区一半的婚姻中女方年龄不满十二岁

失去的童年

一旦结婚,儿童新娘必须立刻担负起小区加诸在他们身上作为成年人的责任。对这些女孩最主要的期待是生育 ── 尽管他们生理和心理都还没有准备好。

根据联合国人口基金(UNFPA)报告,怀孕的未成年新娘因生产而死亡的风险是廿几岁女人的五倍。

生了小孩之后这些女孩多半不会再继续接受教育,使她们身心受到摧残,陷入不识字和贫穷之中。

根据全球教育合作组织 2014 年的报告,尼泊尔女性识字率只有百分之五十七,男性则有百分之七十五,主要是由于女性的高退学率。另外研究指出十五岁前结婚的女性平均比廿到廿四岁结婚的女性多生育三个以上的小孩。

女孩年纪轻轻就结婚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他们必须付给男方家庭的嫁妆。

女孩年纪越大教育程度越高,所需付出的嫁妆也随之增加。嫁妆金额通常在两百到两万美金之间,依新娘的年纪和其他条件而有不同,使贫穷的家长失去送女儿上学的动机。女性嫁入的家庭即使受过教育,仍会强迫她专注于家务。因此有些专家提出对抗童婚最好的办法是起诉这些家庭,但是在政府力量有限的地区要确实执法可能不容易。

要脱身很困难,但像是这名被绑架的十三岁贱民女孩,在勇气和幸运的帮助下得以重返学校。

男孩子也在受苦。洛杉矶时报的南亚通讯记者 Shashank Bengali 说明童婚是控制男孩性行为及大家庭抛弃他们的普遍方法。

许多人未满十三岁便越过边境到印度做外籍劳工,留下他们的妻儿在家自己照顾自己。

打破循环

这些习俗都有详尽的纪录,许多人质疑对这些行为的对抗明显没有进展:

尼泊尔政府和社会运动者尝试对抗嫁妆系统:

这些努力也遇到其他现实中的困境,例如学校超收儿童,更不要提它们通常离村庄非常遥远,使得上学更加困难。

但依然有希望。

自 2009 年开始,女生到十年级的学费全免,这也给女孩带来意料之外的力量,像是踢足球或成为自己婚姻的主动一方。

有些人观察到透过手机和印度宝来坞文化的渗透,渐渐增加的「约会」成为可能:

西部做为代表的青少年建议在尼泊尔这样的家族社会,给予女孩改变的力量无比重要:

然而阻止童婚需要更多的努力:

2014 年十一月南亚区域合作联盟(South Asia Association for Regional Cooperation,SAARC)跟进 2014 年八月采用的禁止童婚区域计划,在加德满都呼吁终止亚洲未成年婚姻。

这些针对童婚的计划透过法律手段和策略提升终止儿童婚姻的责任。

大家期望这些新措施能产生有力的影响。

最后这则推特给我们带来希望,不管一个人年纪多大,永远都有可能接受新的观点:

翻译:HLLee
校对:F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