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科索沃的年轻女子正为了对抗骚扰而撰写程式

Rita Parashumti walks around Pristina similar to the “10 Hours of Walking in NYC as a Woman” video for Prishtina’s Take Back the Night. Credit: Kosova WomensNetwork/YouTube

瑞塔帕拉舒缇(Rita Parashumti)效仿「以女性的身份在纽约市行走十小时」(10 Hours of Walking in NYC as a Woman)影片,在普里什蒂纳的街上行走,以呼应该城市的「夺回夜晚」计划。图片来源: Kosova WomensNetwork/YouTube

这篇由奈特塔巴撰写的文章原于2016214日刊登在公共国际广播电台(PRI.org)的世界新闻版上,基于内容共享协议在此转载。

身为女性,医学系学生瑞塔帕拉舒缇在科索沃大街上有许多糟糕的经历。其中特别令人印象深刻的一个事件发生在科索沃的首都普里什蒂纳,当时她正和她的母亲在一起。

Listen to this story on PRI.org »

23岁的瑞塔帕拉舒缇回忆道:「一个较年长的男人对我说了一些非常无礼的话,像是『我希望能够吃妳的某些部位』,在我母亲面前我觉得十分羞愧。」

尽管这类情况非常频繁,科索沃的女人跟女孩们却几乎从不呈报这类事情。但是,一款新的手机软体有望能改变这个现象,它叫Ec Shlirë,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在阿尔巴尼亚人群间畅行无阻」。

礼拜四推出的这款Ec Shlirë程式启蒙于Hollaback-一个举报街头骚扰的美国运动。这个科索沃的手机程式给予了人们即时上报各式性骚扰的能力。这些事件会在互动地图上显现,并且提交到政府机构。

当个别的犯案者无法被识别的时候,程式上收集到的资讯能使科索沃人直接看到性骚扰的详细内容,这也将同时逼迫政府予以回应。

「在科索沃,遭到骚扰的女人并不会直接向警察汇报,因为警察可能不会认真看待发生在大街上的骚扰事件。」程式设计师阿巴娜.杜拉这么说道。 「如果我们呈报地更多,我相信他们就会更加重视这些事情。」

The forthcoming app Ec Shlire, or Walk Freely, will allow users to discreetly report instances of sexual harassment in Kosovo. Credit: Nate Tabak

即将问世的手机程式Ec Shlire、或称Walk Freely,能让使用者谨慎地上报当下发生的骚扰事件。图片来源: Nate Tabak

杜拉是30名创建这个软体的年轻女子之一,她们是女孩编撰科索沃」(Girls Coding Kosova) 组织中的一部分。

Ec Shlirë研发也指出了科索沃的另一个问题:科技业中缺少女性工作者。这是全球的普遍问题,但是在科索沃,它和各行业中都缺少女性员工的问题混合在一起。据经济发展机构的研究显示,只有十分之一的女性有工作,而另外十分之一正在找工作。

带领「女孩编撰科索沃」的程式设计师贝塔.泰西(Blerta Thaci)正试图透过让更多的女孩有编撰程式的经验来改变这个现象。

泰西说:「她们觉得这不是她们能够做的事情、这是只有男孩能做的,但事实恰恰相反。」

对那些制作Ec Shlirë的女性来说,这变成一个非常切身的计画。

「(骚扰) 正在发生,它每天都在发生,」23岁的程式设计员凯缇娜.穆索(Kaltrina Murseli)说。 「它发生在你的姊妹、你的母亲、你的女儿、还有每一个人的身上。」

根据科索沃女性网上一则新的报导指出,只有4.1%的科索沃人曾经举报性骚扰事件、或者曾听闻有人这样做。而那些举报骚扰的人则会面对含糊不清的法律,还有警察和检察官漏洞百出的制裁。

虽然这款程式拥有紧急按钮能够马上报警,制造者们却不期望它成为一个主要的功能。她们预期的是能使人们态度转变的巨大影响。

最终,程式设计员沃萨潘琪说这款程式会让男人们在骚扰他人前三思,「而且,女人们能从中学到一些事情。因为她们不该允许男人这样做,还一边说:『喔,骚扰不是什么大事,它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医学系学生帕拉舒缇(Parashumti)迎接了的到来。这是她协助促成对科索沃街上的骚扰事件进行讨论、并让人们开始重视这些事件的延续。

2014年,​​帕拉舒缇在科索沃的「夺回夜晚」计划中出演,她在普里什蒂纳行走了8个小时,并从暗中拍摄。它的灵感来自于一个受欢迎的影片「以女性的身分在纽约市行走10小时。」

那是我第一次对于他人说的话语感到高兴,帕拉舒缇说。 「我当时想着,天啊。我们将这一切录下来了。」

在科索沃的影片中,男人朝她吹口哨,并说一些淫秽的话。她说,最糟的片段是两个年轻男子尾随她长达8分钟。帕拉舒缇在那8个小时中经历了多达5​​0次的骚扰。

这引​​起了很大的注意,并且对科索沃的骚扰事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帕拉舒缇说科索沃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街上骚扰的事件已经开始朝正确的方向发展了。

帕拉舒缇说:「我曾想过这必须要经过很多很多年才会改变。但如今我知道有许多人想要改变这个状况,所以它的改变应该会来得快一点。」

Hana Marku contributed reporting.
译者:Aimi Ting
校对:Fang-Ling Hsueh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