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气候变迁对尼泊尔的动植物造成显著影响

Rhododendron and Himalayas, Image from Flickr by Andrew Miller. Annapurna Sanctuary, Nepal . CC By-NC

杜鹃花与喜马拉亚山。图片来源:Andrew Miller。尼泊尔安娜普纳峰群。 CC BY-NC

当全球195个国家于2015年底在巴黎举行联合国气候变迁纲要公约第21次缔约方会议(COP21) 总算做出决议时,全球有点为之疯狂。各国政府同意限制温室气体排放,希冀能将暖化现象控制在气温上升不超过工业化前的摄氏两度,以避免科学界称可能发生的灾难性气候变化。

该次决议特别强调对开发中国家以及最低度开发国家的援助,后者包含尼泊尔,一个几乎没有造成温室效应的国家,却已经是气候变迁明显影响的受害者。

尼泊尔喜马拉雅山脚下的的木斯塘县以苹果闻名,然而六年来莱代区及昆邹区发展委员会的果园已不见苹果收成。专家指此现象与气候变迁有关。

Republica:因为气候变迁,苹果园从 #木斯塘 消失了…

— 尼泊尔英语新闻 (@Nepal_News_En) November 21, 2015

2015 年十月时,通常栖息在尼泊尔南部平原地区的秃鹰开始在布满丘陵的米亚格迪县出现。根据鸟类学家的说法,平原鸟群可能为了躲避逐渐升高的气温而飞往较凉爽的地区。

印度特莱地区(Tarai)的鸟在尼泊尔境内卡斯基(Kaski)的湿地被发现。

— 加德满都邮报 (@kathmandupost) October 5, 2015

同样的,赏鸟人士也首次在海拔900米充满丘陵的卡斯基县观察到黄苇鹭(yellow bittern)。这种候鸟一般出现在海拔250米的平原。

无独有偶,通常在海平面高度栖息的棕头鸥最近也发现出现在卡斯基县的飞瓦湖。

《郭尔喀日报》也报导,尼国的杜鹃花的花期也由常年的二月中提早至一月中开始。

然而所谓「常年」也并不是太常;近年杜鹃才开始在二月盛开,之前的杜鹃花期一直都是三月或四月开始。

在喜马拉亚地区,一朵花的绽放总是预告着春天的到来,然而,现在开得有点太早了。

— GlobalChangeBiology (@GlobalChangeBio) July 5, 2014

喜马拉雅地区杜鹃花期不正常与气候变迁有关一事,就更不用说了。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 World Wide Fund of Nature) 研究指出,阿波罗绢蝶及鼠兔也由于全球暖化,逐渐往喜马拉雅山区更高海拔地方迁移,此现象也引发科学家关注。

你知道鼠兔是气候变迁的指标生物吗?它们也很可爱。

— Beers at the Bottom (@Beersatb) March 29, 2015

在海拔3000米发现的阿波罗绢蝶已经高过原栖地500米,鼠兔也迁移至较原栖地高100米的尼国蓝塘地区。

该研究同时也指出,纹白蝶也从海拔1800米移动至2200米,纹白蝶的生活史也开始产生明显变化。

这些明显可见的现象就如同气候变迁的早期预警系统,但是尼泊尔政府为了面对印度的非正式禁运(请见全球之声报导),正以惊人的速度自森林中砍伐木柴,令保育人士愤怒不已。

当来自全球的领袖们为了 #气候变迁 齐聚巴黎时,#尼泊尔的政府正将木柴作为替代性 #能源。 #COP21

— Sanjay Paudel (@HimalayanSanjay) December 1, 2015


译者:Ian Hu
校对:Ameli、Fang-Ling Hsueh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