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中亚与高加索地区 來自 十二月, 2007

哈萨克:政制符合欧洲标准?

哈萨克部落格圈最近主要话题仍是政治,当地政制屡见争议,也愈来愈像苏联时期制度,人权记录也仍旧低落,但然欧洲主要推动民主的“欧洲安全暨合作组织”主席,却由哈萨克担任。 外界许多人揣测,独立国家国协愈来愈像个“独裁者俱乐部”,成员国领袖不时相互交换处理媒体与选举的方式与经验,b-ryskulov指出,俄罗斯总统普廷(Vladimir Putin)数周前的电视访谈中,两度特别赞扬哈萨克的发展,尤其支持哈国总统纳札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 他表示[ru]:“为了某些原因,普廷在与其他邻国比较时特别将哈萨克提出来,这个画面会在精心策画的电视节目上播出,让我怀疑这并不是脱口而出的即兴言论。” Slavasay回顾[ru]哈萨克高层官员的资历,注意到许多官员都是遭总统大规模任命与撤换,他认为:“如此调整内阁比较容易”,他也提到,哈萨克与俄罗斯不同,现任或前任情报机关官员较少进入行政单位任职,他指出:“情报人员入政府,最著名的例子是现流亡在外的前总理卡赫泽汀(Akezhan Kazhegeldin),据传现任总理马西莫夫(Karim Masimov)也出身情报组织,不过他完全否认。” 尽管哈萨克2005年与2007年选举显有瑕疵,“终身总统制”等修宪结果也受人质疑,但该国仍赢得欧洲安全暨合作组织主席之位,Kzblog指出:“这已是正式结果,哈萨克先前争取2009年主席未果,却将于2010年担任主席,官方通讯社也只报喜不报忧”。“人权观察组织”亦发布新闻稿,谴责这项决定,认为哈萨克并未达到该组织的要求。 Joshua Foust也分析此事,一方面哈萨克人权与民主记录贫乏,却能担任欧洲安全暨合作组织主席,确实具有争议性,他认为这种所有有关此事的外交协调是桩“丑陋的交易”。Slavasay也认为[ru]:“2010年主席之位已底定,哈萨克现在得非常努力,才能让外界未来相信他能荣之重任”。Adam-kesher则觉得,“这是哈萨克外交人员的大胜利,也是该组织的大挫败”,Adam-kesher看法很悲观: 哈萨克又承诺在2008年要改革,包括媒体法规、诽谤罪除罪化与选举法规自由化,不过人们对此新闻的反应通常是失望与迷惑,哈萨克以前也曾承诺改革,但后来没落实,此次机会也不大,但欧洲安全暨合作组织的声誉已毁于一旦。 Epolet以不同的观点看待[ru] 此事,认为哈萨克现任总统很在意形象问题,他指出:“2010年哈萨克担任欧洲安全暨合作组织主席时,正好也是总统纳札巴耶夫的七十岁大寿,届时将有大规 模庆祝活动,而2008年的主要活动,则是国家迁都阿斯塔纳(Astana)十周年,这将形同是2010年的预演,而且十周年庆祝日也选在总统生日当 天。” 本文英文版同时刊载于neweurasia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校对:Portnoy

(短讯)乌兹别克斯坦:劳动移民的困境

Nathan 看了一份关于人口贩运的调查报告,是由Rapid Response Group (RRG) 所发布,探讨乌兹别克斯坦的劳动移民(labor migrants)所受的待遇。报告中指出,这些被仲介带往俄罗斯或哈萨克斯坦的工人,他们的劳动条件都要靠运气来决定,如果遇到恶劣的雇主或仲介,护照会被扣留,让他们无法脱身、只能一直工作下去。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哈萨克斯坦:经济危机之后

作者注:除Steve LeVine之外,本文其余所有超连结均连至俄语文章。 无论是小型经济或金融危机,或是政府所言的「导正市场行为」,哈萨克斯坦度过此次事件后,部落客仍不断讨论后续效应。 Sarimov表示,哈萨克斯坦金融业年会已无限期延后,国家银行主席Saidenov解释:「因为总统下了指示,所以情况很明显,银行业的任务也很明显,不需要再开会讨论」。这种抑制言论的决定让Sarimove很担心,「银行家都吓得不敢说话」,也预估明年政治还会倒退。 syndikator 探讨政府把贫穷线订为日常支出百分之四十的水准。很明愿的,如果赚不到维生薪资的40%,我是难以维持生计的。,若我勉强赚到薪资43%好了,按政府的标准,我仍不能算是穷人,可恶的法令! 而WOndernews 质疑近来哈萨克斯坦房地产风波的根源。他听到了一个网络上偶然走漏但已被查禁的资料,一段窃听的电话录音。2007年8月间,某位政府高官为执政党招募国会竞选经费。捐钱的企业正巧都是国内主要的二大建设公司。「也许这就是房贷市场破产的原因?」他愤怒地质疑。 Xxrock讨论另 一项议题,政府最近查缉哈萨克斯坦最大城市阿拉木图(Almaty)附近国家公园的违建别墅,他表示:「官员贪污早已是个公开的秘密,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所 有证据都显示,土地任意赠予高层官员明显违法,可是只有威胁权力核心的官员遭到法办」,检察官竟然决定不起诉部分犯案官员。 Steve LeVine总是热衷于观察哈萨克斯坦等里海国家的石油业发展,他指出,最近雪弗龙(Chevron)与艾克森美孚(ExxonMobil)等大企业陆续让步,代表石油大公司在哈萨克斯坦的影响力逐渐下滑,他表示:「多年来两家公司都展现强硬态度,如今却立场软化,乖乖付出3.09亿美元的环境污染罚金」,他也认为,义大利的Eni代表全球许多石油大公司与哈萨克斯坦谈判,将尽力满足政府要求,以取得该国广大油田的开发权。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校对:nairobi

中亞:重新思考歐盟策略

Bordersca分析了“欧盟对中亚的策略”,欧盟自今年夏天采用这项策略,Bordersca认为,欧盟似乎并未将中亚视为优先处理地区。 这是一份名为“欧盟中亚策略”的文件,欧盟自今年夏天开始采用,你能在这里(pdf)看到全文。有些专家认为,这并不是一套策略,因为它并未提供对中亚地区的任何专业分析、或是欧盟的策略转变。 主旨在于: 1)安全与稳定 辩论之点: 在中亚,什么叫安全与稳定?是指投入警力与军力、或是设立强大的社会安全机构? 在社会制度贫弱、在位者却具有强大性格的国家内,出现任何政权转移,这就叫不稳定、不安全。 2)人权、法律制度、管理良好以及民主化 辩论之点: 该看政府还是市民社会?中亚的政府很强势,市民社会相当弱势 推展民主或是只与民主国家合作?有些人认为,民主与法律制度是欧洲进入该地的前提要件,所以如果没有法律制度,欧盟很少进入,所以值得问 欧盟何时会介入中亚吗?中亚常以美国为良好范例,美国花费了两百年,才有今天的位置,这代表欧盟必须要等到两百年后,才开始和中亚的民主政权打交道吗? 3)青年与教育 够清楚了,孩子就是未来,如果我们不喜欢当前的菁英,我们会等待下一代来到,如果有机会在大学体系中教育他们,如此一来他们就能知道我们是谁、并在稍晚几年支持欧盟的政策。 Erasmus Mundus(译按:中文版可见此)和Tempus对你们来说可能会有用 4)经济贸易发展与投资 这的确是神奇的字眼 欧盟的承诺:支持中亚加入WTO,支持各种财经改革,也会提供贸易相关的技术协助,以及针对特定物品提供一页长的贷款 5)能源与运输 欧盟-多样化的能源供给与能源安全 中亚-主要贩卖能源 发展地区基础建设-运输 中亚地区如何从这整个交易中获利?只有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拥有足以自夸的天然资源,乌兹别克斯坦可能少一点,吉尔吉斯斯坦与塔吉克斯坦则几乎没有天然资源,欧盟所提出的这项能源安全计划会不会反而增加中亚国家与欧盟之间的歧异? 6)环境永续与水资源的管理...